• 穿书后,带着甲方系统去逃荒

    作者:灿刀刀

    类别:职场 | 连载

    编辑:山川湖海 | 在读:25536 人


穿书后带着甲方系统去逃荒免  


 

 【种田+逃荒+轻松沙雕】 穿书后的周欢想手握系统在古代大展拳脚,带着全家奔小康。 不曾想竟被甲方系统狠狠拿捏,在种田文里玩起了过家家?过家家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大冬天的跟着全家一起去逃荒。 大雪纷飞的逃荒队伍中只有最穷的一家能见到欢笑,路人看了都纳闷说是一家奇葩肯定活不过大年初三。 结果盼着盼着,懦弱的老舅成了镖局的领头人,贤惠的舅母成了京城成衣铺的老板娘,可爱的妹妹是医馆首席的大夫,书呆子的弟弟成了千古流芳的贤臣。 周欢哭道:我可是个重要北风卷着土房子上面的枯树叶沙沙作响。。

幽州地界没有春秋,红叶一落便算入了冬。

北风卷着土房子上面的枯树叶沙沙作响。

茅棚下面,一个满脸通红、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儿的小男孩猛地推开了门,噗通跪在了地上抓着男人的裤脚不撒手。

“舅舅,求求您别卖我姐别卖我姐!我们周家我就只有我姐了求你别卖她!”

十二岁的男孩嗓音已经开始变得硬朗了起来,哽咽的声音尤其的响亮:“舅舅我能砍柴还我能抓野鸡上城里去卖!我有钱还给你!我们不给您家添麻烦!求您别卖我姐当童养媳!”

一边嚎啕一边在地上磕头,不一会儿额尖上就磕出了血红的印子。

男人别过头不耐烦地甩了甩腿招呼着人道:“他舅母快点的把这孩子拽走!等会儿耽误了时辰钱没到位以后日子苦的可是你们!”

妇人浑身一激灵拉起袖子抹了一把泪,着急忙慌的半蹲在地上捏着男孩的肩膀劝道:“好孩子快让你舅把你姐送走吧,给大户人家当童养媳能怎么地,人家能给她治病咱能吗!

你舅和我为了给你姐姐治病是真的没钱了,再这么腾下去,咱们就是饿死也治不好你姐!”

“可我不要姐姐离开我我不要——”

耳边嘈杂的声音一浪接一浪的打在周欢的脑袋里,第一反应是完了、这是走夜路挨了一棒子被卖山沟里了。

不知道这山沟里有没有信号得赶紧拿手机报警啊。

一摸兜,我兜呢?

着急睁开了眼,惊呼声还没喊出来就卡在了嗓子眼。

眼前东倒西歪的房梁跟要塌了一样,破败潦倒的茅草刮的满地都是,身上的花棉被散发着一股黄豆水的恶臭。

怎么回事?

“欢迎来到《我的首辅大人》,系统233为您服务,请周欢小主签到。”

嗯?哪位大哥在说话?

还没得到回应,随着几声官方的介绍音,属于这本书的线索剧情已经冲入了周欢的耳海。

“《我的首辅大人》是一部古代经商种田励志文。

在这里主角会遭受到来自亲人的背叛、敌人的阻挠、还有王朝的颠覆。

在这样一个风雨动荡的年代,他非但没有向恶势力低头,相反他越挫越勇。

通过自己的智慧和勤奋种田、经商、入仕、遇到转折路上的贵人,相识托付信任的朋友,牵手结伴一生的爱人,最终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一代为国为民的首辅大人。”

系统说话的功夫,周欢的眼睛始终瞄着身边穿着古色古香衣服的几个人,她所看到的别人看不到,她能听到的别人也听不到。

自己在现代社会留下最后的一点记忆是脑袋挨了一棒子。

心里确定了,这是她咽气了,魂走了,穿书了,在古代重活了一次。

同时心里不确定的也有很多。

比如脑袋里的是什么,比如她还能不能再回去。

“这位看不见的大哥你好、让我当、首辅是吧?这任务我要是没几年就做完了还可以重生回现代吗?”

系统233:“。。。。。。”

回你特么的骨灰盒。

“小主误会了,你现在所处的朝代名叫大徵,这里和古代大多数的朝代一样是不允许女子入仕为官的。”

“那你为何选择我当主角?莫非是要我女扮男装?”周欢在脑中打出了一个问号。

系统233:“。。。小主并不是本书的主角,本书的主角是哭跪在那个男人的脚下的小男孩周满。

小说中周满自幼失去了父母身边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亲姐姐,为了保护唯一的亲人他可以上刀山下火海,姐姐被卖他来赎,姐姐病了他来养,姐姐被拐他疯狂。

可以说在周满未来许多的人生转机中都是因为他姐姐的存在他才会开启不同的人生剧本。”

“。。。所以小主醒醒,这不是一部大女主文,这是一部大男主文。”

“。。。至于我为什么选择了你,你可以认为是命运的安排,也可以认为是你实力的体现。。。

我对你的生前做过了调查,检测到在你二十四年的人生中你平平无奇、一事无成。

在学校里你的成绩高不成低不就,毕业了既不联系同学同学也不联系你,在工作上你不思进取和同事之间social极少。

在那个没人注意你的世界里你和他人的依赖程度被检测出是候选人中最低的一个,还有你的父母在你高中的时候已经离婚各自组成了新的家庭顾不上你的生活。

因此你可能还渴望着能拥有一份温暖的亲情,综上所述,你这样的人设很适合在这本书中、、、做NPC。”

“什么?NPC?”周欢的身体虽不能动,血液里的颤抖却是流向了四肢百骸,她歪头看着趴在地上哭的满脸泪痕的小男孩,又将刚才耳边听到的对话重复了一遍。

她不是主角。

她只是个工具人。

她甚至就是主角周满那个体弱多病、命运多舛、只为了推动剧情而存在的、姐姐。

周欢的哭声卡在了嗓子眼。

不等人从身份中适应过来,系统233提示道:

“叮!激活系统任务开启:直起身,迈开步,跪下磕头,哭着喊出‘只要舅舅肯收留我弟弟,让我做什么都愿意’这句话,点亮主角对姐姐的保护欲,开启我命由我不由天剧本。”

“等一下我没准备好呢!”

“请小主准备,5、4、3、2、1、走剧情!”

“阿姐醒了!”

周满撒开了抱着他舅臭脚的手一个箭步跪到了床边搂着他姐,大叫了一声:“阿姐别哭,阿姐就算是病了残了小满也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周欢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水珠儿在眼眶里打转的往外冒,她说什么了就开始了。

周满哪里看的了他姐受罪,眼泪扑簌簌的就往下掉,死死攥着他姐的胳膊不撒手,转头恶狠狠的瞪着两人。

“不许你们卖我姐!我和我阿姐死也要死在一起!”

屋子里的一男一女傻了眼,人醒了,事儿还没办,他们在俩孩子眼里彻底成了坏人。

“怎么还不起来。”系统见她只哭不动,又开口发话了:“别耽误大家的时间,你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以后怎么助你弟弟披荆斩棘。”

周欢收不住了,谁是她弟弟呀,这些人和她有什么关系。

呜咽声涌了出来。

再说了她确实是想起来的,下跪磕头走剧情本也没什么难的。

可只要她的身体一动,她的眼睛、鼻子、胳膊、腿就跟没长在自己身上一样,麻酥酥的很。

压根不受自己的控制。

周满看着周欢虚弱惨白的嘴唇和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心里跟刀扎似的,颤声问道:“姐,你好点没?还能起来吗?”

“我。。。”

周欢感受这嗓子里的沙痒,忽然想起了自己在现代社会时候得的一种病——过敏性鼻炎。

最严重的的时候她上不了班出不了门,天天嗑药,整个脸肿的像猪头一样,尤其是一双好似被蜜蜂蛰红了眼睛紫的吓人。

那感觉和现在就很像。

“233,我起不来。”

系统233看不下去了:“谁都能起来还用你干嘛呀!这时候就是要让主角看到姐姐病死垂危的时刻心里还记挂着他的模样!让他记一辈子!”

“这辈子你是不是没有为别人拼过命?来!咱给他拼一个!”

周欢咬着下唇,“可。。。你是我的系统啊,你难道不应该为我提供一些辅助什么的吗?我很会演戏的,你先把我的病治好,我保证把姐弟情深演的入木三分。”

“哎呀年轻人呐,不要老想着别人为你做了什么,多想想你能回馈给这个世界什么。

看看地上为了你头都磕出血了的小男孩,你不心疼吗?你不惭愧吗?你渴望已久的亲情近在咫尺了你不想伸手够一够吗?”

听着系统浑厚的大佬嗓音,周欢忽然意识到这系统不但没有任何的附加功能,还极其擅长画大饼。

既然这样,你不仁那就别怪我无义了。

系统233感知到了什么,“你、、、你要干什么?”

脑袋里缓了能有三分钟周欢视死如归的摇了摇头。

就是周欢的这一摇头,潜意识里的系统和周满小小的身子都微微一震。

不到万不得已他姐绝不会是这种模样,姐平时是多么坚强的一个人,现在又是多么的脆弱,姐她这是一心求死啊。

可他不能让姐姐死!

周满坚毅的转过了身,咬了咬嘴唇,眼睛一闭一头磕在了地上:“求舅舅舅母行行好再收留我们姐弟几天吧,只要等我姐好一点了我们就立刻搬出去绝不给你们惹麻烦。

钱我也会赚来还给你们的,求你们别赶我们走也别卖了我姐!只要给我俩一个地方住,你们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咣咣咣三个响头后。

系统233鄙夷的鼓了鼓掌:“诶呀出息,真有出息,你真是我带过最有出息的一届宿主。”

工作两年,周欢的脸皮早已经练得刀枪不入,想PUA她门都没有。

你就说吧,随便说,大不了又是一死。

床边上周满话一出口,屋里他舅朱五六舅母孙佩芳纷纷低下了头,互相踢皮球,谁也不敢正眼看谁,尤其不敢看这俩孩子,太心疼。

沉默了好一会儿朱五六没了办法才开口了:“孩子你先起来,听舅把话说完。”

“对对对,别跪着,大冷天的膝盖再冻怀咯。”孙佩芳在边上附和。

“舅舅舅母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瞅瞅这孩子咋这么犟呢!

朱五六叹了口气,不起拉倒吧,不起来他的话也得照样说。

“我和你们两个孩子说,我朱五六对不起谁我也没有对不起过你俩,家里啥情况你们也看到了,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咱们小老百姓的更是一年到头手里没几个子。

我家算上你俩表妹还有四口嘴吃饭呢,就这处境了还收留你俩又是给做饭又是给看病的我俩图什么呀,不就是因为你们娘、我亲姐以前照拂过我吗。

你们外祖家也是八辈贫农了,没钱!我俩爹娘也没的早!那家里我是被我姐一手拉扯大的!长姐如母!啥这不爱吃那不爱吃啊,她是舍不得吃怕我胃口大吃不饱,天黑了趁我一睡她掏自己衣服里的棉花塞我棉袄里,第二天自己冻得直打哆嗦!

外面的女孩别管有没有钱的过了年都穿的花枝招展,就我姐蓬头垢面的赚的钱都给我交学费买书本了,就这样我还是辜负她了,我连个童生都没考上我!”

朱老六想劝人,结果把自己说的心里越发不是滋味,搓着脸扭到了一边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他姐对他那么好,他不但没成为他姐的依靠,现在还要卖了他姐的孩子去给大户人家当童养媳。

真是人畜不如。

孙佩芳心里也疼。

朱五六是家里一脉单传,她却没有给朱家继续香火连生了俩姑娘,就这样她大姑姐一句狠话都没说过。

还有头几年自己怀老大那会大姑姐挺着大肚子也快生小满了,数九寒天的从地窖给她拿苞米吃自己却不舍得吃,这些个数不清的好还有很多,她都记得。

“欢丫头都醒了,兴许这次也是虚惊一场呢?孩儿他爹,往常我都听你的了,今儿听我的一回。。。就再留俩孩子几天你看行不行?”

朱五六手心攥着空拳,眼角挤出了皱纹,“万一这病不是虚的呢?再这么腾下去这孩子非死在咱家不可呀。”

周满擦干了泪爬着上前,“不会的舅舅,我答应您决不让我姐死在舅家里惹晦气,要是真有那天、、、我背着我姐也能走!”

朱五六眼角的细纹更深了,他是怕晦气的人吗,他是怕姐的孩子活不下去呀。

孙佩芳推了推五大三粗的男人道:“虚不虚就这样了,今天都听我的,没钱了咱上城里赚钱去!生病了咱们能医就医,不能就、、、呸呸呸!反正我今儿不卖咱欢儿了!”

扭头又拽着周满从地上起来,打扫打扫了一身褶皱的小衣裳,拍了一下孩子脑袋说道:“你姐这病来的急来得快,你可看好她,今儿你们就还住在这偏房里有事儿一定喊我俩,晚上舅母给你俩送饭啊!”

周满心里欢喜,转身又趴在了周欢的耳边,像他姐以前抚摸他的时候轻轻的缕着他姐的头发。

“姐你听见了吗,舅不卖你了,你要快点好起来等弟弟长大了给你赚钱治病,买新衣裳买大房子。”

买你最爱吃的糖葫芦和樱桃煎,带你看你想看的江南戏台子。

朱五六眼眶一热,这些话他也答应过他姐。

到底没能实现。

咬了咬嘴唇,一甩膀子故意硬气道:“都给我活好咯,要不然咱该咋地咋地!就这一回下回谁劝我也不好使!”

周满顾不上回头,看着他姐渐渐红润的嘴唇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好好活,我和我姐都要好好活!”

“叮——系统激活完成,剧本已开启,恭喜小主获得5积分。”

周欢顶着死鱼眼。

所以呢。

一个啥也给不了我的系统,到底这5积分能干啥用。

——

入夜,朱五六家那头俩孩子轮着打喷嚏,主屋里孙佩芳忙着脚打后脑勺顾不上过来送饭,只能让周满过去取。

睡了一下午,周欢身子轻盈了许多,足以让她从床上坐起来细细的打量一下自己所处的环境。

并且有力气捏紧小拳头暗示自己:无论环境怎么样,都要好好活下去。

别去试着死回去,npc啥能耐没有,但就是死不了。

环顾四周。

大徵。

幽州凤台县松树村。

虽然不知道这地方到底是哪,但听口音她脚下应该还是炙热的黑土地,挺好,别管穿哪都没离开过家乡。

再看看镜子里自己现在长啥样。

娃娃脸,头顶一边一个小髻子,和自己十四五的时候长得差不多,就是肤色看起来不大好。

“咕噜~”

周欢摸了摸肚子,她一个工具人为啥还要有折磨人的七情六欲啊。

“233?”

“老子在呢。”系统233伸了个懒腰,“系统233为您服务,请小主指示。”

“我饿了。”

“一会儿饭就来了着什么急。”

“这的饭能吃吗?”周欢来了精神头,“这被子都是馊巴的,饭菜肯定连饭店地沟油都比不上。”

系统233:“那你就不吃。”

“不吃我饿呀。”

“那你就吃。”

“。。。。。。”

“我不管,我今天得了5积分我想换口粮。”

“对不起,本系统不提供饮食、住宿、休闲、采集、修仙、技能提升等服务,如有此类需求请小主自行解决。”

“啥?”周欢气的家乡话彪了出来:“你啥啥都没有画饼第一名,你凭什么做系统?你除了开局送我一条命到底能干点啥?”

系统233叹了口气:“从专业的角度说我这款系统学名叫做寿终正寝,主要任务是在不影响主线进程的情况下让生命戛然而止的宿主走过完整而有意义的一生、安详的走进时间尽头。”

“寿终正寝?”周欢不敢相信,什么是生命的意义?不该是她儿时的女侠梦吗?她想做的不应该是成为像黄蓉那样的大女主吗?

系统233:“难道你觉得这还不够?难道你觉得平平安安过一生很轻松?年轻人,做人不要太贪心了,做个简简单单的俗人不好吗?”

他说的口干舌燥,面前的人却无动于衷。

“可是这里也不简单啊,寿终正寝的话难道不应该给我分配到侯门大院或者宫廷王室吃香的喝辣安安稳稳过一生吗?”

“。。。。。。”

“你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滚回你骨灰盒去,这个世界没了谁都一样转!多少候选者排队要再活一次呢,我单单选了你,你不知道勤奋工作也就算了还要这要那。”

系统233没骂够又呸了一声,“今天咱俩就说明白了,第一、我交给你的任务你怎么做是你的事儿你给我完成了就行,看你下午那表现我对你也不敢有多大期待。

第二,每开启一个剧本都会有累计积分,这个积分就是主角对你的亲情值,现阶段我们总积分要打到一百才能开启下一个剧本,达不到的话‘流水线’明白吧,你就呆在一个情景反复锤炼直到晋级为止,小样儿累不死你。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没事别老叫我,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咱们俩互不干涉。”

“还有什么问题了吗?”

周欢半张着嘴。

他是系统吗。

他是甲方爸爸吧。

第五十六章

2022-11-25

书评(182)

我要评论
  • &过敏性

    周欢感受这嗓子里的沙痒,忽然想起了自己在现代社会时候得的一种病——过敏性鼻炎。

  • 是想起&没什么

    再说了她确实是想起来的,下跪磕头走剧情本也没什么难的。

  • 定了,&了,穿

    心里确定了,这是她咽气了,魂走了,穿书了,在古代重活了一次。

  • 欢的这&子都微

    就是周欢的这一摇头,潜意识里的系统和周满小小的身子都微微一震。

  • “欢迎&统23

    “欢迎来到《我的首辅大人》,系统233为您服务,请周欢小主签到。”

  • 缝,水&往外冒

    周欢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水珠儿在眼眶里打转的往外冒,她说什么了就开始了。

  • 误会了&代一样

    “小主误会了,你现在所处的朝代名叫大徵,这里和古代大多数的朝代一样是不允许女子入仕为官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