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苓在生命最后一刻自愿原则无偿提供捐出所有器官,功德无量深深的感动老天,获复活还附送一个药田空间。却,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升级后空间后傻了眼了。绝传的古医书,不传秘方,针灸之术,这都是些啥。。。“专业不专业对口啊!我不想学中医啊!我只想种地啊!”乔苓摸着下巴看向身姿笔挺坐在桌前低下头写毛笔字的少年。“公子,我看你骨骼精奇,是万中无一的医学奇才,拯救他们万民于水火的重任就靠你了,我这有几本医书…”少年抬头,目光恬淡,“你有病吧。”乔苓重重点点头,“是的!我不但有病,我除了药!”一滴水砸在褐色床沿上,水渍慢慢晕开。。

乔苓感觉身体一松,内心好像空了一块,原身的那丝执念离开了。

屋后有个小水坑,山壁上会渗一些山泉水,用剖开的竹节接到坑里,生活用水都从这个水坑取。

看着乔苓拿着木盆进来,顾氏手下切菜没停,“苓苓,不是去洗衣服吗,来灶房做什么。”

一下坡就看见顾氏站在房门口翘首盼望,乔苓顿时有些眼眶发热,自从外公外婆过世后,有多久没有人这么在乎过自己了呢。

有人疼的感觉真好啊。

之前乔苓昏迷的时候一直是他背着的,昨天傍晚才找到这个落脚点。

顾氏的喜悦溢于言表,蜡黄的脸上因为高兴仿佛明亮了不少。

顾氏嗔怪的数落乔苓,一边牵着乔苓的手进房。

所幸两个小娃身上没有被漏雨打湿,摸了摸离得最近的乔芸,头发细细黄黄,内心莫名的柔软。

乔苓已经想不起来亲生母亲是什么样子了,两岁的时候亲生母亲跟人跑了。

嗯,也没有无患子。

搜肠刮肚想想以前农村还没有普及洗涤用品的时候是怎么洗衣服的呢。

看着木盆里的衣服,乔苓有些犯难了,衣服有泥浆,没有洗衣粉肥皂,怎么洗?

三十出头,头发枯黄发髻微乱。脸色蜡黄,眼窝深陷,嘴唇有些发白起皮。

床上两个小家伙安静的坐着,不吵不闹玩翻花绳。

胃里火烧火燎的痛告诉乔苓,如果不吃还会再死一次,所以她端起碗认命的开始喝。

说着用小刀把盖帘扎了两个细小口子,拿了两根之前捆柴的细藤穿过去,拉紧之后把盖帘顶在头上细藤绑在下巴。

脸上的凉意令姑娘蹙了眉,睫毛微动,缓缓睁开眼睛。

此时的雨不算很大,淅淅沥沥的,灶房比较低矮。

清洁效果虽然比不上洗衣粉立竿见影,但是慢慢搓洗久一点也可以把污渍洗干净。

书评(165)

我要评论
  • 故让乔&。

    巨大的生活变故让乔苓静静消化了很久才默默接受眼前的现实。

  • 乔苓没&,采到

    乔苓没有菜篮子,只能把衣摆挽起来兜着,采到两大捧那么多的时候就开始往回走了,路边还发现一小片杂草中的田螺菜。

  • 洗衣粉&一点也

    清洁效果虽然比不上洗衣粉立竿见影,但是慢慢搓洗久一点也可以把污渍洗干净。

  • 一旁,&净。

    泡出黄色的碱灰水,把草木灰倒在一旁,用手浇水坑里的水把衣服上的草木灰冲干净。

  • &到晚脚

    顾氏在家的时候一天到晚脚不沾地的干活,根本没机会串门子,路上遇到同村也就是打个招呼就赶着去干活。

  • 行,洗&。”

    “草木灰洗碗洗锅还行,洗衣服怎么洗,不好漂洗啊。走得太匆忙,娘也没记得要带一些干皂角。”

  • 和野菜&饱一点

    乔苓加快了步子,远远的冲着顾氏开心的喊:“娘,我找到一些菌子和野菜,中午可以吃饱一点了,可以少加一点糠吗,糠太难吃了。”

  • ,回身&进灶房

    乔苓甩甩头不去想那晦气的一家子,回身进灶房找了个盖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