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下载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是一个早夭的人物,乃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而已一句话简单概括罢了,机缘巧合下,她复活为这本书中的路人,凡人修仙缥缈,那就有机缘,便要在这去寻求长生的荆棘路中走出。阮夭没想到今日自己会如此倒霉,遇到这个合欢宗的疯子,倘若平时自然是不怕的,可如今自己身怀六甲且不过月余就要临盆,本该早日回苍穹,只因回娘家等待天阶凝神草耽误了些许时日,又想着顺便将孕婴草采摘再回门派,谁曾想刚采到手,就遇到这二人,一时后悔为何不让朗哥来接。。

大概是天要你倒霉,你就如何也躲不开,只一会便下起了暴雨,电闪雷鸣。

“阮夭,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百年前你杀我兄长,我人微言轻,只得按捺住仇恨,等待时机,今日你遇到我便是你的劫数。”

胎中婴儿感到痛苦,母子连心的阮夭如何感知不到,只得先找个地方打坐调息,稳定自身气息,抚慰胎儿情绪,好在传送符乃是朗哥所绘远距离定向传送符,其中蕴含朗哥精血,如果使用,必定危急,朗哥感知到自会来接她们。

怀孕期间孩子也很乖巧,她修炼时也没来闹腾她,每次和朗哥说些有趣的事情,孩子好像也能听懂似的,轻轻的踹一下肚子,表示自己也在听,她很喜欢,很爱这个孩子,无论如何她也要保住这个孩子。

十方峡谷深处,两女一男皆紧握手中兵器,看其中场景明显是两人在针对另一青衫女子,剑拔弩张,一场恶战必不可少,但青衫女子明显不想动手,又或是在拖延时间,

腹中孩子在娘亲遇到危险时安安静静的,如今安全了反倒是有了症状,阮夭感觉肚子越来越痛,心慌不已,赶快拿出孕婴草和凝神草出来直接吞服,本该细心炮制取得最佳药效的,紧急关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今天是许艾夭第一次感觉到危险,也是第一次清醒时间如此之久,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电视里精神力攻击是真的好疼啊,疼到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快要消散,仅凭着母亲体内突然多出的绿色液体减缓一丝痛苦。

侧身避开对方攻击,取出凤铃随手一挥,无形音波已向对方袭去,随即右手有韵律的摇动凤铃,左手已暗中取出阵旗,见对方二人被铃声迷惑暂停一息,立刻手挥阵旗,已成杀阵,阮夭不敢恋战,立即捏碎传送符,瞬间消失在十方峡谷。

侧身避开对方攻击,取出凤铃随手一挥,无形音波已向对方袭去,随即右手有韵律的摇动凤铃,左手已暗中取出阵旗,见对方二人被铃声迷惑暂停一息,立刻手挥阵旗,已成杀阵,阮夭不敢恋战,立即捏碎传送符,瞬间消失在十方峡谷。

腹中孩子在娘亲遇到危险时安安静静的,如今安全了反倒是有了症状,阮夭感觉肚子越来越痛,心慌不已,赶快拿出孕婴草和凝神草出来直接吞服,本该细心炮制取得最佳药效的,紧急关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而阮夭肚子里的许艾夭,正是原书中的某个只用一句话概括完一声的路人,从母亲怀孕开始,她便慢慢的有了自己的意识,知道自己是在母体里,加上时日久了偶尔还会听到一些声音,她也大概明白是重生了,只是始终浑浑噩噩,有时清醒有时迷糊。

阮夭没想到今日自己会如此倒霉,遇到这个合欢宗的疯子,倘若平时自然是不怕的,可如今自己身怀六甲且不过月余就要临盆,本该早日回苍穹,只因回娘家等待天阶凝神草耽误了些许时日,又想着顺便将孕婴草采摘再回门派,谁曾想刚采到手,就遇到这二人,一时后悔为何不让朗哥来接。

十方峡谷深处,两女一男皆紧握手中兵器,看其中场景明显是两人在针对另一青衫女子,剑拔弩张,一场恶战必不可少,但青衫女子明显不想动手,又或是在拖延时间,

阮夭没想到今日自己会如此倒霉,遇到这个合欢宗的疯子,倘若平时自然是不怕的,可如今自己身怀六甲且不过月余就要临盆,本该早日回苍穹,只因回娘家等待天阶凝神草耽误了些许时日,又想着顺便将孕婴草采摘再回门派,谁曾想刚采到手,就遇到这二人,一时后悔为何不让朗哥来接。

许艾夭可谓是全程提着嗓子眼紧张到不行,注意力全放在感知外界环境时,许艾夭感觉到脑海中传来刺痛,刚开始还不明显,没过一会感知越发清晰,就像是有人在攻击她的灵魂,这种感觉太痛苦了,许艾夭想若是她有身体,此时想必早已奄奄一息。

“阮夭,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百年前你杀我兄长,我人微言轻,只得按捺住仇恨,等待时机,今日你遇到我便是你的劫数。”

随着时间流逝,阮夭的心越来越慌,感觉孩子像是要离开了,她不舍,修士怀孕本就艰难,这一胎是她和朗哥千盼万盼才得来的,她想要自己的孩子,她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小生命有多么喜欢她,怀孕时她是金丹后期,本来孕期修为倒退至金丹下也是有可能的,是她的孩子乖巧不舍母亲受苦,她只跌至金丹中期便不再变化。

随着时间流逝,阮夭的心越来越慌,感觉孩子像是要离开了,她不舍,修士怀孕本就艰难,这一胎是她和朗哥千盼万盼才得来的,她想要自己的孩子,她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小生命有多么喜欢她,怀孕时她是金丹后期,本来孕期修为倒退至金丹下也是有可能的,是她的孩子乖巧不舍母亲受苦,她只跌至金丹中期便不再变化。

书评(232)

我要评论
  • &中兵器

    十方峡谷深处,两女一男皆紧握手中兵器,看其中场景明显是两人在针对另一青衫女子,剑拔弩张,一场恶战必不可少,但青衫女子明显不想动手,又或是在拖延时间,

  • 天要你&雷鸣。

    大概是天要你倒霉,你就如何也躲不开,只一会便下起了暴雨,电闪雷鸣。

  • 识快要&苦。

    今天是许艾夭第一次感觉到危险,也是第一次清醒时间如此之久,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电视里精神力攻击是真的好疼啊,疼到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快要消散,仅凭着母亲体内突然多出的绿色液体减缓一丝痛苦。

  • 只得按&恨,等

    “阮夭,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百年前你杀我兄长,我人微言轻,只得按捺住仇恨,等待时机,今日你遇到我便是你的劫数。”

  • 感觉肚&药效的

    腹中孩子在娘亲遇到危险时安安静静的,如今安全了反倒是有了症状,阮夭感觉肚子越来越痛,心慌不已,赶快拿出孕婴草和凝神草出来直接吞服,本该细心炮制取得最佳药效的,紧急关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 在听,&欢,很

    怀孕期间孩子也很乖巧,她修炼时也没来闹腾她,每次和朗哥说些有趣的事情,孩子好像也能听懂似的,轻轻的踹一下肚子,表示自己也在听,她很喜欢,很爱这个孩子,无论如何她也要保住这个孩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