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不赦的犹太资本家犹太间谍  罪恶不赦近义词  罪恶不赦的犹太资本家犹太间谍嘲笑国安干警是软蛋  罪恶不赦拼音  罪恶不赦读音  罪恶不赦是成语吗  罪恶不赦txt  罪恶不赦 起点  罪恶不赦是什么意思  罪恶不赦小说  


 

 《罪恶》系列之二。 也没了兽性的兽, 会变的温驯驯服。 丧失了人性的人, 会深陷疯狂的的深渊。 邪念犹如病毒, 无迹可寻,又没处他不在。 一步步蚕食灵魂,消泯人性, 一步步令人垂涎犯下滔天罪行。 【本文案情严谨认真正剧向,感情线轻松向,摸良心确保,请安心生食!】 ————————————————— 新书古言逻辑推理《提刑大人使不得》双开中,感兴趣的也可以去瞄一下哟~!一辆出租车奔驰在马路上,出租车司机开着车,扫一眼路两旁热热闹闹的路边摊,还有各色各样逛街、散步的人群,再从后视镜里偷偷瞄一眼坐在后排正在看着窗外出神的那个姑娘。。

康戈快速的打量了一下那个女人,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带着几分惊讶:“年轻?我么?你今年多大年纪?方不方便说一下?”

原因就在于他实在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也不管对方是个什么类型,只要遇到了,他总能用最短的时间化解陌生带来的尴尬,很快同对方热络起来。

那对中年夫妇还没有开口,旁边一个年纪相仿的长脸女人倒是先把颜雪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看起来似乎是有些不满意的:“怎么弄了两个这么年轻的警察来啊?我们文瑞可是高材生,高端人才!你们公安局就这么不重视么?”

只可惜后排这位姑娘并不会读心术,所以对于司机因自己而引发的诸多感慨浑然不知,还在努力消化方才出发之前收到的一连串信息呢。

“你好,请问你们是徐文瑞的父母吗?”她走过去亮出自己的证件,同那两个人打了个招呼,“我是负责徐文瑞这个案子的,我叫颜雪,这是我同事康戈。”

“我今年四十三岁,怎么了?”长脸女人说。

徐文瑞的家属已经到了局里,这一点康戈和颜雪之前就知道,只不过他们以为来对的应该是死者父母,顶多再有那么多一两个亲属陪同,没想到回到办公室,那里一个外人也没看到,一问在办公室的同事才知道,因为来人太多,在办公室里面实在是有些不方便,所以被安排去了会客室。

多好的光景啊,外面那么多年轻的大姑娘小伙子都在开开心心的约会,这姑娘年纪轻轻却一个人打车去公安局!看这从上车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一直看着窗外发呆的架势,恐怕是遇到什么难事儿了!

“行了,没关系,被人说年轻比被人说老了强。”康戈大气地笑着摆摆手,“行了,误会解除,咱们现在还是说一说徐文瑞的事情吧。”

“有人装神弄鬼,趁机杀人?”她本能的做出了这样的猜测。

在对他的胃内容物进行了一番检查之后,我们在死者的胃中找到了残留的酒精成分,除了酒精之外,我们还在他的胃内容物里面发现了一些黑色残渣,和一些黄色的类似于碎纸片一样的东西。”

到了局里,颜雪本应该先去找一下董大队的,不过很不巧,董大队被叫去开会,先行一步,临出发前给她留了个话,说已经安排好了人选,对方先去法医那边,让颜雪到办公室里面等着就好。

纵然不算是个彻头彻尾的颜控,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么一个帅哥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倒也挺养眼的。

那几位师兄倒是还算客气,只是调侃说颜雪恐怕生错了年代,这要是生在古代,绝对一个风风火火、嫉恶如仇、锄强扶弱的女侠客之类。

颜雪看了他一眼,不知道康戈这是要干什么,这家伙一开口就不按套路出牌,别说对面方才质疑他们资历的长脸女人有点懵,就连她也很是摸不到头脑,心里面略有几分惴惴,生怕康戈激化了矛盾。

收到董大队的留话之后,颜雪二话不说就朝法医那边去了,毕竟如果能够心安理得的在办公室里面坐等对方带着法医报告回来,那她可就不是颜雪了!

从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了四年多,虽然不敢说有多么资深,至少也已经不是青涩的小菜鸟了,这几年里作为刑警队中颜值与实力并存的“四朵金花”之一,出现场、做调查那些事情颜雪做得一点不少,但这一次她久违的产生了那么一点忐忑的情绪。

和她打招呼这位名叫康戈,论资历其实是自己的师兄,但是因为刚到刑警队屁股还没坐稳,就因为是个隐藏的技术高手而被网监那边给直接借走,这一借就好多年没有还过,搞得队里所有人都自动自发的认为他就是那边的成员,完全忘掉了只是一个漫长的借调这件事。

颜雪和康戈之前没有怎么共事过,倒是因为她的好朋友夏青和康戈的好兄弟纪渊恰好是一对,所以也算打过一点交道。

请假

2021-10-08

请假一天

2021-10-08

书评(298)

我要评论
  • 还有组&子里起

    这到公安局协助调查还有组团来的?颜雪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康戈,康戈也一脸茫然,二人赶忙到会客室去,推门一看,好家伙,屋子里起码八九个人。

  • &“我们

    “我们是徐文瑞的父母,”徐文瑞父亲忙不迭帮忙介绍情况,“这是文瑞的爷爷奶奶,还有这个是文瑞的姑姑,这个是文瑞的大姨。”

  • ,所以&注意力

    这七八个人里面有两个看起来七十多岁的老人,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剩下的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女,其中有一对夫妇看起来神色最为哀伤,应该就是徐文瑞的父母,所以颜雪当即就把注意力先集中在了他们的身上。

  • 息一下&父母跟

    “那要不然这样吧,不相关的人在会客室这边休息一下,等一会儿,徐文瑞父母跟我们到办公室那边,咱们把笔录做一下。”颜雪试图分流一下这些人。

  • &才质疑

    颜雪看了他一眼,不知道康戈这是要干什么,这家伙一开口就不按套路出牌,别说对面方才质疑他们资历的长脸女人有点懵,就连她也很是摸不到头脑,心里面略有几分惴惴,生怕康戈激化了矛盾。

  • 绪激动&过来陪

    “对对,我也是,我是怕我妹妹情绪激动,身体吃不消,所以过来陪陪她。”徐文瑞的大姨也忙不迭在一旁说,一边说还一边挽起徐文瑞母亲的手臂,就好像徐文瑞母亲会随时随地就昏倒过去似的。

  • 轻比被&人说老

    “行了,没关系,被人说年轻比被人说老了强。”康戈大气地笑着摆摆手,“行了,误会解除,咱们现在还是说一说徐文瑞的事情吧。”

  • 也还是&题。

    颜雪听了她的话,眉头微微一皱,这种质疑她倒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就算心中不悦,也还是打算按照惯例来回应这个问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