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更天过,莫要出门时。死了更夫,又来打手,刘老板了缩在墙角瑟瑟发颤……千筹智,千般谋,也抵但是小小一个乔今春。阔别两年,乔二小姐借尸归来时。留证惩恶,报死后的血海深仇……秋夜风凉,没坐一会儿,他便被嗖嗖的巷风吹得紧裹衣袍。。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知府的眼睛瞠开,看了高也一眼,“这一点,高捕头已经同本官讲过,你查这么久,可查出了些别的可疑之处?!”

令史的话落,知府漫不经心嗯了声,高也重新站起,神色严肃:“大人,如果令史所说不假,那此案便不好办了!”

这在宜兰城乃至整个高禾国,都不甚稀奇。

奈何高也身型高大,令史根本够不着他的脖子,高也只好半蹲下身子。

稀奇的是他们挑花眼后招回府的上门孙女婿,一个更比一个不是东西。

没有得到应话,妇人们不仅没有觉得阿香无礼傲慢,反倒摇着脑袋怜惜起来:“母女两个,都是可怜人呐!”

一边说,令史将目光投向高也,道了声得罪,便绕到高也身后欲为知府比划掐勒的动作。

即便如此,仍旧没能还清,赌坊老板又步步紧逼,乔府上下,都只能卖身为奴,为人当牛做马,从此世上便再无乔家。

“这左二郎身高七尺,要想从背后偷袭,甚至将他勒死,那行凶之人,身长必定在七尺甚至以上……

一群捕快应声而动,匆匆领命就沿着街巷去寻。

高也目光凛冽,扫一圈在场的所有人,继续问:“既是打更人,身边怎么没有打更的器具?!”

午时将近,日头高悬,知府郝明堂神情怏怏地坐在公案旁,半瞠着一只眼不耐烦地觑堂下的高也等人。

但阿香没有半点不适应。

阿香背着背篓回家,开门一进去,就将门紧紧反锁。

“大人,请看,当时应该就是这样一种情形。”

根据邻里口中的证词,昨夜三更敲响过后,没多久,便听到了死者几声尖锐的呼号。

……

“脖子上这么明显的指痕,你跟我说他是死于女鬼之手?!报案的妇人头发长见识短也就罢了,她看不清,你难道也看不明白?

书评(208)

我要评论
  • 翌日清&。

    翌日清晨,推着粥车贩卖早点的中年妇人,路过一条临河的侧街,叫卖声刚起,便被声嘶力竭的惊惧之音取代。

  • ,三天&西偷,

    好赌的,名何胜豹,夜里睡觉都得抱着骰盅,输红了眼,三天两头回家东摸西偷,被赌坊里的人打,被乔家上下唾骂,愣是不改死性。

  • &,忘了

    “日子过得安逸,你们莫不是都把那件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 自己已&咬了舌

    乔今秋一边嘶嚎求饶,一边涕泗横流地向乡邻们呼救,都一无所应后,再看自己已经被撕扒撩开、暴露出每一寸皮肤的躯体,绝望之下,当场便咬了舌头自尽。

  • 一年前&甚至宰

    一年前,宜兰城大户乔老太爷府上,出了一桩轰动全城的大丑闻,乔家祖宗十八辈的脸,都丢到了知府甚至宰相大人的面前。

  • 人他惹&就好借

    活着的人他惹不起,就好借梦编排些鬼怪异谈逗趣解闷,乔家孙二小姐,自然也在其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