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虽然无法验证,姑且可以推测一下。假设“钱丢了”这个现象是言灵引起来的话,那么就说明自己获得的这坑爹玩意儿言灵能力的运行规则无非就是同音字,望文生义外加断章取义。

偌大的阶梯教室里只有十几个人,且大多数坐在教室后排高处靠墙的位置,借助墙上的插座连接着手机或者笔记本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甄澄并没有念力,手机自然也不可能自己抽风往地上摔。只是手机的主人不知是听到了背后的诅咒,还是出于女性的直觉,突然回过头来与甄澄四目相对。

但是在圣玛塔尔学园那由密密麻麻的眼睛所组成的葵花状校徽下,即便是选修人数寥寥无几的冷门课,即便每节课都需要重新布置甚至破坏掉所有的陈设一遍,校方在接到教师申请后分配人手与资金时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此时讲台上那位在网上颇为出名的任课教师正在讲的案情,可以说令甄澄相当的在意。但当思维随着案情逐渐回卷,大脑逐渐兴奋活跃起来,她却又无论如何也难以再集中注意回去听讲。

这一笑可是把甄澄吓了一跳。她自己十分清楚这种距离下根本不可能有人类听到自己的碎碎念。那三个夹在两人之间的同学毫无反应便是最好的证明。

总而言之,大体就是这么回事儿。搞得甄澄之前很有涵养说话喜欢带几句诗文的习惯都给强行改过来了。所谓言多语失出口伤人一语成谶不外乎如此,嗯,正是望文生义的那种解释。

“下面我们来演示一遍案发现场。死者男性,四十三岁,曾是一家大型公司的老板兼古玩收藏家,有着和睦的家庭和正在上高中的女儿。

说实话甄澄这绝顶聪明的小脑袋那时候真心是纠结了半天没绕过弯来,主要是这种程度的不幸从小就充斥在她每一天的生活中,完全无法验证到底是自然丢啊,还是言灵丢啊……

嗯,虽然甄大小姐不缺钱,但是说丢就丢了归根结底心里不爽。你不是望文生义么?这回总该有天上掉银子让我捡回来了吧?就算多了个“河”字,扣一盆水在头上又有什么?

近日因执着于十年前订下的经营流程不肯变通而债台高筑,虽然仍住在抵押给银行的豪宅别墅中但其实已经倾家荡产,手中唯一有价值的便是大把的人身保险……”

比如她试着念了一句“床前明月光”,然后就没找到任何变化。直到路上想买个奶茶时才在小铺售货窗前明悟到……自己这个月的零花钱丢光了。

就问你这玩意儿和银河有半毛钱关系么?(╯#-皿-)╯~~╧═╧

虽然这么想着,甄澄还是下意识退到了屋檐下。“楼上大概会掉下一盆装满银元的水盆”,她曾经这样天真地以为。

你猜的没错,额角符文带给甄澄的力量,那强大到号称足以直通神祇又铺满了一地节操淡淡忧伤的升华之道,正是——歇……啊呸,言灵!

甄澄此时的心绪不宁,主要还是经过了带点孩子气的报复与实验后,她不得不继续面对自己当前岌岌可危的处境。

那是一张漂亮得让人质壁分离的少女面容。只是那天人般纯净的脸孔却在用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邪异。轻挑眉毛,银发少女对着甄澄意味深长地微微一笑。

结果呢,头顶上三十五层到四十五层那张十层楼高的巨型广告牌就这么砸了下来,当场死亡十二人。

甄澄顿时眼睛一亮,机会来了。

章节小结

2021-08-27

上架感言

2021-08-27

章节小结

2021-08-27

书评(424)

我要评论
  • 景许个&佬天外

    再比如周二的流星雨吧。平日里又不是没见过,看看美景许个愿,上帝佛祖旧日大佬天外飞面保佑我成为大明星什么的不是挺好的么?

  • 侦学》&打算等

    于是就这么半死不活地撑过了性命垂危的一周,总算是在周五等到了和那白毛儿女同一教室的一堂课——《刑侦学》。甄澄便是咬牙切齿打算等下课了捉住那货问个清楚了。

  • 一大坨&后语来

    这么接地气的东西,你让甄大小姐去哪学?好在甄家底蕴深厚,硬是让她几天时间就像赵子龙拿错了金箍棒——临阵磨枪地背下来一大坨足以保命的歇后语来。

  • 这么回&嗯,正

    总而言之,大体就是这么回事儿。搞得甄澄之前很有涵养说话喜欢带几句诗文的习惯都给强行改过来了。所谓言多语失出口伤人一语成谶不外乎如此,嗯,正是望文生义的那种解释。

  • 但其实&家荡产

    近日因执着于十年前订下的经营流程不肯变通而债台高筑,虽然仍住在抵押给银行的豪宅别墅中但其实已经倾家荡产,手中唯一有价值的便是大把的人身保险……”

  • 去上小&然发生

    又比如周三在教学区里,发生在她鼻子底下撞到发生殉爆的严重车祸;还比如昨天周四好端端走去上小提琴小课的半路上甄澄左右两边突然发生了重犯与警方的激战交火……

  • 后最终&锁定了

    之后她难得地小心翼翼尝试了各种发扬自身能力的办法,也就是能想到的所有对语言文字排列组合的方式,然后最终锁定了一种“不那么难以捉摸”的使用手段,那便是让甄澄切肤之痛的歇后语了。

  • 的学校&难以置

    老师一边说着,一边在讲台上的布景中开始翻箱倒柜粗暴破坏。摆满整座宽大讲台的布景巧妙地为学生留出了毫无遮挡的视野,这在通常的学校会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工程。

  • 盆装满&银元的

    虽然这么想着,甄澄还是下意识退到了屋檐下。“楼上大概会掉下一盆装满银元的水盆”,她曾经这样天真地以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