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棠补水仪  娇棠侍安  娇棠轻舒导入仪  娇棠复合型奶味片  娇棠复合型清脂奶片怎么样  娇棠初露朦胧月  娇棠焕颜沁肤礼盒  娇棠剃须刀  娇棠夜纤雪  娇棠小说  


 

 

三月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官道旁的小店十分的简陋,几间泥坯房前搭着宽敞的茅草凉棚,时近晌午,草棚里坐着不少客人。

宝剑啊!

黎洛棠站在草棚外,吹了一个响哨,跑出去了一段路的马儿驮着偷马贼转而往回跑,那偷马贼使劲勒马绳,想要控制住马儿,然而黎洛棠没有给他机会。

“谢谢公子打赏。”伙计笑得合不拢嘴。

“你以为想看就能看得到?得有铸器山庄发的请柬才行,要不然,连门都进不去。”另一个江湖客哂笑道。

几人鬼哭狼嚎,闹得动静比较大,引来了围观的路人,“是城东力爷。”

“我听说,奸杀的不是婢女,是小郡主。”一个江湖客压低声音不想让其他人听到,可黎洛棠是习武之人,五感灵敏,她听得很清楚。

这一夜,赶了一天路的黎洛棠没有出客栈,吃了客栈提供的晚餐后,让伙计送来了两大桶的热水,舒舒服服地泡澡;水汽中带着淡淡的花香,这个时代男子也爱簪花和熏香,即便她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也不会有人怀疑她是女扮男装。

“嗬嗬嗬,估计是力爷想捏软杮子,却不想栽了。”

四人坐在黎洛棠的邻桌,高谈阔论,说得都是江湖事,铸器山庄新铸出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铸器山庄要开鉴宝大会。

就在黎洛棠享用美食时,从外面走进来了四个江湖中人。

几个男子本以为抓黎洛棠那是手到擒来的事,没想到黎洛棠会朝他们撒药粉,虽然他们立刻屏住呼吸,可是黎洛棠所用的药粉,不是不呼吸就行的,只在沾上露在外面的肌肤就会让人发痒。

黎洛棠平白得了三十万两银票,不过她没有打算据为己有,侠义者,当劫富济贫。

黎洛棠在福源客栈住下了,那个小偷儿将这事告诉了他的头目,“绝对是一只肥羊。”

“来三斤猪脸子肉、半斤炸小鱼干、两碟兰花豆、一盘豆干,酒来,哎呀,一会还有事要办,我们少喝点,来五斤烧刀子。”江湖人士都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公子,您给得太多了。”伙计掂量了一下,喊道。

黎洛棠扫了眼那个江湖客,这什么人啊?居然掀她的底,算了,路人而已,不必理会,翻身上了马,掏出一块碎银子,抛给伙计,“饭钱。”

小男孩脸色发白,结结巴巴地道:“你骗人。”

黎洛棠最擅长的兵器有两种,鞭和剑,听到有宝剑面世,啃着鸡腿的黎洛棠不由心动,正考虑是不是拐去铸器山庄参加一下鉴宝大会。

书评(349)

我要评论
  • 那人不&,后面

    “强龙不压地头蛇,那人不过是得意一时,后面会吃大亏的。”

  • 沿着长&花。

    进城后,黎洛棠照旧先找住宿的客栈,牵着马,沿着长街缓步而行,路上没有经得住诱惑,买了一包鱼皮花生、一包千层酥、一包藕丝糖、一包蛋黄麻花。

  • 明显一&,黎洛

    等在一条小巷子内,被几个明显一看就不像好人的男子拦住时,黎洛棠不惊反喜,嘴里还念叨着:“江湖历练,江湖历练,没有经历,那来得锻炼。”

  • &这里逗

    黎洛棠接过匣子打开,满满一匣子的银票,随意地翻看一下,全是升昌银庄的,“行,第一次做买卖,我就少收点,下回可就不行了,我还会在这里逗留几日,欢迎你们继续找人来与我做生意。”

  • 们到是&就逃不

    话音落,黎洛棠动手了,“啪啪啪”一鞭接一鞭,抽得几个抱头打转转,他们到是想逃,可是鞭子就跟长了眼睛似的,准确无误地抽打在他们身上,他们根本就逃不走。

  • 配出来&捉弄人

    是的,黎洛棠撒得不是毒粉,是痒痒粉,是她调配出来捉弄人的,现在拿来一用。其实以黎洛棠的武功,要解决这些人很容易,可有更简便快捷的法子,还能让他们更难受,为什么不用?

  • &不要做

    “闭嘴,我才不要做你们祖宗,要是有像你们这些不孝子孙,我倒八辈子血霉了。”黎洛棠打断他们的话,忿然道。

  • 洛棠笑&,她起

    路边摊的小吃就是实惠,黎洛棠笑盈盈地掏出铜板付账,她起身要走,却见女摊主欲言又止,眼神还往她身后瞄。

  • ,可越&吧?要

    痒,很痒,痒得几个男子不停地挠,可越挠越痒,越挠越痒,恨不能生出八只手来挠。黎洛棠笑盈盈地问道:“很痒吧?要不要我帮你们止痒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