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冯家的千金,复活成家境贫困家庭,一心一意想要凭借美貌步入娱乐圈的新人。一辆辆跑车疾驰而过,夜色下的空中,直升飞机正追逐着,身后还能看到有警车在追赶,“……警方怀疑,飞车党疑来自东方之国,车主身份尚未查清……”。

女主持人话音一落,她身后的屏幕迅速放大,原本被压制的鸣笛声与直升飞机螺旋浆转动的声音传来,夹杂着跑车呼啸而过的声响,房间中顿时一片嘈杂。

“你说那些人到底是谁?”

身旁卢宝宝还在喋喋不休,她却心中想起了裴奕。

卢宝宝拿着手机的手晃了晃,看到江瑟看过来时,小心翼翼的看了讲台上的英语老师一眼,靠近了江瑟问:

“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

周惠默不作声,江瑟起了床时,杜昌群阴沉着一张脸,从楼梯上摸下来时,看到江瑟也没搭理,洗漱完转身就出门去了。

“……欧洲西南部比利牛斯山东段,一群跑车队沿加龙河疾驰,惊动法国警方……”电视里女主持人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身后屏幕里,正播放着今日新闻头条。

杜家在华夏帝都寸土寸金的地方,全家连同杜昌群寡母一共六人挤在不足十五平方米的旧楼里,房间被杜昌群用木板隔了又隔,江瑟的房间在最角落,仅容放得下一张单人钢丝床及凳子,没有窗,白天门一关也是伸手不见五指。

江瑟眼皮跳了跳:“你爸送你手机后悔了吧?”

周惠就不说话了,顺手拉上了门。

江瑟摇了摇头:“别管这些了,还有几分钟就得上课了,下一堂课是数学,别被人发现了你玩手机。”

她随冯中良当初从香港回到华夏时,拜访裴家时认识。

“瑟瑟。”

下课铃声一响,她拿出手机,又拉了江瑟兴致勃勃的道:

她醒来的那天,脸肿了一半,后面据她从杜红红口中套话,知道前一晚原本的江瑟跟杜邮争了两句,被杜昌群一耳光打晕了过去。

为首的配图是一辆造型嚣张的白色跑车,卫星抓拍的照片里,车头的一角有个模糊不清的影子,那是特殊定制的标志,‘裴奕’两个字在江瑟舌尖打滚,她却没有出声。

她已经好久没有想起之前的事了,今夜看到的新闻头条却使她又有些烦闷。

屋里漆黑一片,房间里没窗,床上江瑟忍不住翻了个身。

她说完,见江瑟不为所动,不由又道:

镜头转换中,她看到跑在最前面的一辆白色跑车时,原本准备关电视的动作一顿,身后左侧房门‘嘭’的一声被人拉开了,杜红红怒气腾腾的声音响了起来:

书评(247)

我要评论
  • 请一天&假要扣

    “钱呢?你知不知道请一天假要扣多少工资?一大家人光等着我这点儿工资张嘴,你说请假就请假?”

  • 有话聊&。

    原本的江瑟又一心要进娱乐圈,成为大明星,跟卢宝宝自然就有话聊。

  • 上摸下&瑟也没

    周惠默不作声,江瑟起了床时,杜昌群阴沉着一张脸,从楼梯上摸下来时,看到江瑟也没搭理,洗漱完转身就出门去了。

  • 年纪,&着漂亮

    江瑟今年十七,正是高三下学期的年纪,她却无心学习,一心想要凭着漂亮的脸进娱乐圈,出人头地。

  • 相投的&的明星

    卢宝宝比江瑟大一岁,与原本的江瑟是一对臭趣相投的朋友,她脸稍圆,长得可爱,对各种各样的八卦十分好奇,尤其是娱乐圈各式各样的明星,她是如数家珍。

  • &着,送

    她关了电视回房,五月底的天气已经热了,一台对着单人床的风扇缓缓转动着,送出凉风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