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不合闵然免费txt  天作不合全文免费阅读  天作不合txt  天作不合孟晚霁盛槿书  天作不合txt下载  天作不合小说免费阅读  天作不合txt下载百度云  天作不合漫漫步归  天作不合许乘月  天作不合 闵然  


 

 人都说那位不可以说的乔小姐是个不祥之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活物难寻。城中幼童最怕三样东西:吃人的大虫、吓死人的恶鬼和克人的乔小姐。在将最后一个族亲克进大牢后,方家终于等到将她赶了回去。赶跑当天,便举族相告、四处奔走庆贺。***四月春的晚上,那位人尽尽人皆知的“扫把星”乔小姐住入了金陵城外的玄真观。从此,城中鸡飞狗跳不断地……放个书友建的群号,评论交流大家进群玩耍嬉戏:215715120窗外,一个穿着深色袄裙的妇人正透过窗户看向屋内端坐的女孩子。。

坐在椅子上的女孩子一句“只是”之后,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伸手将高领小袄的领口拉下,才继续开口道:“只是这个……你们准备怎么解决?”

……

那座与玄真观隔了一方池塘的小院外贴满了各种各样黄色的符纸,这场景,好似镇压着什么鬼怪妖兽一般!

“还世外人,我呸!”小丫鬟红豆愤怒的朝道姑逃跑的方向踢了踢腿,刚才若非乔苒拉住她,她早冲出揪住道姑动手了。

方二夫人此时也已经明白过来了,脸色微变。

她想起来仿佛有这么一回事:方大老爷和方大夫人出事的消息传到金陵时,她那个好大嫂还带了话“不要告诉苒苒”,真真是将这么个扫把星比亲侄女都疼!她当时气急之下,偏偏不如她那好大嫂的意,让人将这个消息尽快告诉这个扫把星,结果带话的人回来说这扫把星当时就想要撞柱,幸好被他们拦下来了之流的。这副要死要活的作态更是听的她火冒三丈,当时好像说了一句,“你们拦着做什么?下一回那扫把星若是终于想通了,你们不仅莫要拦着,还要帮一帮”什么的。

“乔小姐。”她进门之后连寒暄都懒得说,开口直言,“事情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大夫人和大老爷在京城沾上了官司,我方家是当真不敢再留你了。玄真观那里已经打点好了,请乔小姐体谅。”

还没有从与玄真观的灵签、素斋、糕点无缘的悲伤中抽身,在看到那座她们之后将会呆的小院之后,红豆的悲伤一瞬间转变成了愤怒:“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拿我们小姐当妖怪吗?”

庄子的大门也在此时关上了,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声响,足以代表对她这个人的厌恶。

女孩子抬了抬下巴,露出脖子上那条青紫勒痕,道:“方二夫人,我是个爽快人,希望你也是。”

红豆和这里的下人不太一样,这丫头是方大夫人特地买来照顾她的,同方家没有关系,往日里身契放在方大夫人那里倒也不要紧,可这一次,她这个主子都被赶去玄真观了,这丫头自然也会一起去,身契就断没有再留在方家的道理了。

此时那双往日里总是带着畏惧讨好的眼睛一改往日的瑟缩,正认真的打量着这一切。

《阴阳十三科总纲》。

“给不给是你的事,守不守得住就是我的事了,不牢方二夫人费心。”乔苒不软不硬的将话推了回去,柔柔的声线也硬了不少,似乎没多少耐性了。

真是应了那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自缢一回都死不了,命硬的很。

乔苒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真是个傻孩子,一个“扫把星”怎么能住在玄真观这样的金陵名观中?若是让人知道了,还有香客愿意上门么?毕竟她如此“大名鼎鼎”,想来早成了全城茶余饭后的笑谈了。

真是个傻孩子!不过也怪不了她,试想自小将一个人关在莫大的庄子上,所见所闻只有庄子上的那些下人仆妇,外面的世界几乎是与这个孩子是完全隔离开来的。生活环境对人的影响可不在少数。

这扫把星也本是省油的灯,不吵不闹,等到现在将这件事抖出来。一向与她不合的老三媳妇就在院外,那个叫红豆的丫头更是已经在庄外等着了,若是看不见这扫把星定然会闹,还有玄真观那里也已经说好了,怎么封口都是漏洞百出。这扫把星虽说没死,可她要闹起来,方家世代书香门第,定是丢不起这个人的,休妻还是小的,说不准还会沾上刑罚……

方二夫人气的头疼:女孩子声音轻柔好听,方才在外面已经看出了她的好颜色,如今直面,那份好颜色带来的惊艳感更为直观。明明如此赏心悦目的外表,可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却能气的人火冒三丈。果然什么胆小瑟缩都是装出来的,大嫂不在,她就露出本来面目了。

乔苒觉得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在这具身体原主乔小姐的记忆里:小丫鬟红豆是个听话懂事、出去可能还会被人欺负性子软和的小姑娘。现在看来,听话懂事是只听她的话,性子软和也只是对她的,出去被人欺负更不用担心了。

书评(497)

我要评论
  • 二夫人&气到了

    饶是心里有所准备,可这个数目一出,方二夫人还是被气到了:“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要那么多钱做什么?也不怕出门便被人抢了去!”

  • 难看至&用意,

    方二夫人脸色难看至极,她当然知道这扫把星说一堆的用意,想必一开口也不会是小数目。略一权衡,便咬牙切齿的开口了:“你要多少?”

  • 件事闹&好。方

    不过……方二夫人转了转眼珠,这扫把星既然这么问,看来是不想这件事闹大了,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将这扫把星哄着送走,眼不见为净为好。方二夫人咳了一声,冷笑道:“你想怎么样?”

  • 与乔老&”的说

    只是自此之后,没过两三年,乔家二小姐与乔老夫人便相继去世。流言蜚语传开,那个孩子“八字不好”的说法再次被掀了起来,乔老太爷一怒之下将那个孩子送到了别庄上自生自灭,可没过几年,乔老太爷也病逝了。

  • 题。”&我便是

    “再磨蹭下去,我若是改了主意……想必我在这里喊一声,方三夫人会很乐意知道这笔账目的问题。”女孩子说着不舍的在椅子的扶手上摸了摸,“到时候,我便是想继续留在这个庄子上也未尝不可。”

  • 亲”的&孩子,

    屋里这个女孩子就是那个“八字克亲”的孩子,随了母姓乔,单名一个苒字。

  • 走了进&去。

    站在门口干咳了两声,也不等里头回应,妇人便走了进去。

  • “乔小&,开口

    “乔小姐。”她进门之后连寒暄都懒得说,开口直言,“事情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大夫人和大老爷在京城沾上了官司,我方家是当真不敢再留你了。玄真观那里已经打点好了,请乔小姐体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