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如此芳邻百度云  


 

 以前有座山。山里有个道观,道观里住着一个谙世事的道士,道士会炼药制符也会算命卜卦。在每一个云卷云舒的日子里,他只会抬起头呆呆地地盯着天空。一个少年去追寻到此,放话他与此山极为若有缘,自今往前便不走了:“小爷苏山云,在此山之巅,行到水穷处,坐看山云时。你说,和这里是也不是非常若有缘?”道士定是无语,笑道:“乖徒,这位公子说与你若有缘。”女弟子凌玥不假思索地扬眉:“乌云蔽月,也不是好兆头,要若有缘也是孽缘。”空荡荡的庭院里,枝头上的薄雪还依稀尚存,是以凉意袭人。男子驻足在这冰天雪地的世界当中,双眉不禁微蹙,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家中的下人基本遣散了不少,只有几个孤苦无依的丫鬟,和自小看着他长大的张伯还在府里,还有,最令人放心不下的她。。

旭日东升为如黛的远山一笔笔勾勒出金边,雾气被稀释得很淡很淡,眼前也终于不再是一片雾蒙蒙的感觉。

丫鬟们相互簇拥着从里屋出来,领头的那个怀中抱着婴儿,“还是个小少爷呢!”

江面上的倒影不仅有在身后远去的重重山峦,还有着她自己。

知秋慌忙整理了皱得不成样子的衣裙,跟在凌玥身后福了福身:“知秋见过大姑娘。”

“娘亲,娘亲!”扶宁一路小跑进了娘的房间,迫不及待地想将它展示给自己的娘。

正发愣间,一双纤细素手不知何时搭上了他的肩头:“扶宁,天气冷,披上点吧!”一件织锦大氅转眼间已将他捂得严严实实。

山道夜路不好走,若说了夫人的事情,只怕老爷急火攻心,一个不慎会出事。

知秋怎会那么快察觉出凌玥的心思,依旧不依不饶,还挠起了凌玥的痒痒。

整座厅堂开始摇晃,房梁摇摇欲坠,众人的双腿也软绵绵地迈不动步子。“地龙,地龙翻身了。”扶宁苦笑,终究还是比天慢了一步。

水中的倒影随着身后的响声越来越清晰,已经多出了一个人影。但很显然,那人影的主人还没有发现。

“是”,下人们得了命令立刻出门。

“你的父亲那天再没有回来过,我派人出去找了三天三夜,才在山崖底下找到了他的尸首。”即使过去了很多年,妇人回想起来那段往事仍是自己心中最大的忌讳。

下雪了?他不敢收回视线,却更不敢直视这漫天飞舞的雪花。生怕它们会演变成自己最怕的噩梦。

轻烟未霁,就那样淡淡地散在江面上,随着一艘画舫的缓缓前行,江波迤逦成一片雾蒙蒙的白色。

木板微微颤抖,和她之前踩上去是一样的情形。不用说,定然是有人和她一样,来到了这里。

他勉力地笑了笑:“张伯,您能告诉我,雪是什么颜色的吗?”

稳婆不多时就来了,是个年迈一些的老妪,不过据她自己所说,她是十里八乡最有经验的那个。

原本步履蹒跚的干瘦身影此刻艰难地匍匐在土墙砖石之间,抚宁只能看到一片尘土四起飞扬又缓慢消散在视野里。

果真,稳婆进去没有多长时间,屋里就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楔子

2022-07-21

书评(300)

我要评论
  • 后果给&遍。

    凌玥不做声,但心底早已把凌瑶出现在此的前因后果给想了一遍。

  • 不接下&反击这

    被挠痒痒是凌玥的死穴,她一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还得分神来反击这个没大没小的贴身丫头:“就,就知道,平常是对你这个丫头,太,太好了一些。”

  • 的长姐&!”长

    凌玥对这个姨娘所生的长姐并没有多么深的感情,说反感倒也谈不上,她不卑不亢施了一礼,微微颔首:“大姐姐也起得这么早啊!”长幼有序,这些规矩她向来遵守得很好。

  • &在身后

    江面上的倒影不仅有在身后远去的重重山峦,还有着她自己。

  • &不依不

    知秋怎会那么快察觉出凌玥的心思,依旧不依不饶,还挠起了凌玥的痒痒。

  • 水面发&来一直

    她静静地望着水面发呆,是啊,她就是这样一个娴静的女孩,至少在外人看来一直都是这样。

  • 的长发&青山绿

    他眉目俊朗,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显然没有来得及打理,就那样随意披在身后,和两岸的青山绿水融为一体,如果不是出现在势如水火的此情此景下,还真是一副难得一见的画面。

  • &的一瞬

    这么一想,下定了主意来找茬儿的凌瑶更是火气大增,直接扬起右手,朝着凌玥身侧的知秋就扇过去,掌风刮过面颊的一瞬,却硬是被凌玥一把抓在了半空:“大姐姐,你这是干什么?”

  • &的事情

    哎……凌玥垂下了头,叹了口气,像是遇到了多么无奈的事情。

  • &的长女

    “玥妹妹说得好。”一个细腻温柔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画舫上,原来是平阳侯的长女凌瑶来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