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门小毒妃 小说  


 

 程昭在乡下二十年,一夕回府,受众人被排挤针对。她医毒双修,可也不是吃素食的!宋阑:我家甜甜娇弱得很,你们别被欺负她。众人:那个谈笑风生间屠人满门的是谁?“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驱虫的药粉,漳州那地方虫蚁很多,我很怕那些,所以走到哪儿带到哪儿,习惯了。”程昭答得简单,余光瞧见夏至的鞋子上沾了泥土。

许府很大,处处都是景观,夏至在前头引路,走了一炷香才到饭厅,里面已经摆了饭,人也到齐了,众人都看向她,意味不明。

许雨菀紧跟着道:“三姐姐快请进来,家里备了好些东西,晚上还要为你接风洗尘呢!”

程昭带的行李不多,只几件衣服,更多的则是瓶瓶罐罐,这其中,有毒药也有治病救人的药,她自小拜师,医毒双修,是难得的奇才。

梳完头,程昭便坐下来看书,这时候便陆陆续续有人来,先是七小姐许雨锦,差了丫环白露来送见面礼,是一个金镯子,纹饰简单,分量也轻,程昭照旧回礼一方丝帕。

送男子便不好送手帕了,程昭回了条扇坠子,香囊配上珠玉,底部再缀上流苏,虽不华贵,但胜在精致小巧,配色清雅。

船行七日便到了绵州。

程昭浑然不觉,冲着曹秋柏微笑行礼:“程昭见过夫人。”

接风宴准备得很丰盛,听说是从天南地北请来的十几位厨子,都是上好的手艺,程昭坐下之后便认真吃饭。

钟嬷嬷接过匣子,程昭抬手打开,里头是一件首饰,明晃晃的璎珞金项圈,垂坠着青白色的流苏坠子,透着富贵雅致。

夏至很积极,要帮她收拾,程昭拒绝了,她从包袱里挑出一方丝帕:“这是我送五妹妹的回礼,你现在帮我送过去,记得,别弄脏了。”

“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白露道是。

“奴婢叫小月,在府里一年了,之前是洒扫庭院的,后来新来了一批人,我就被调到这里来了。”

“差错?我看不见得。”许承源开了口,他是嫡子,跟许雨菀一胎所出,比其他兄弟姐妹都要亲厚一些,往日里处处护着许雨菀。

匣子上绘了瑞兽,累了金丝,嵌了颗小小的红宝石,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钟嬷嬷做事老道,板着脸问她们:“你们叫什么名字?在府里几年了?之前是做什么差事的?擅长些什么?”

许府占地很大,宅子古朴雅致,沿河可听水声潺潺。

许雨菀握着她的手,亲厚热情:“都是自家姐妹,应该的,应该的。三姐姐,那我就先回去了,晚些时候接风宴开始,会有丫环来叫你。”

兽脚香炉里冒出袅袅青烟,那是上等的沉水香,程昭透过窗子,看着漳州离自己越来越远,心里似打了个结,她转身回头,钟嬷嬷正坐在一边儿拿着针线绣帕子,没什么情绪波动的模样。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您不&竟然是

    “爹爹,您不知道,五姐姐今天去给三姐姐送礼,得到的回礼竟然是一条丝帕!”

  • 小月很&院子扫

    小月很规矩,细细把院子扫过一遍,又拿了抹布把院门擦得干干净净。

  • 叹道:&“小姐

    钟嬷嬷正在为她梳头,桂花头油香气浓郁,将程昭的头发映得光滑黑亮,似完美的锦缎,夏至感叹道:“小姐,您的头发真好。”

  • 了,之&人,我

    “奴婢叫小月,在府里一年了,之前是洒扫庭院的,后来新来了一批人,我就被调到这里来了。”

  • 嫡女,&了心,

    许雨锦是幼女,又是嫡女,惯会撒娇,深受许志高宠爱,听见自己最喜欢的女儿开了口,许志高立刻上了心,语气温和地询问:“锦儿,这是怎么了?”

  • 间通透&着几枝

    刚过午后,日头好得很,房间通透明亮,桌上的青瓷花樽里插着几枝桃花,香气清淡。

  • “你们&?之前

    钟嬷嬷做事老道,板着脸问她们:“你们叫什么名字?在府里几年了?之前是做什么差事的?擅长些什么?”

  • &待观察

    这个小月还有待观察,这个夏至铁定是夫人送过来盯着她的了。

  • 了后厨&,不然

    这就是许雨菀说的那两个丫环了,她们午后才来,程昭饿得吃了好几块糕点,最后还是钟嬷嬷去了后厨端了饭菜回来,不然真要挨饿了。

  • 还请妹&”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替我转达一声,还请妹妹不要嫌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