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于望族

    作者:Loeva

    类别:都市 | 完本

    编辑:执伞青衣袖 | 在读:15671 人


生于望族可柔的结局  生于望族小说  生于望族百度云  loeva的小说生于望族  生于望族找小说  生于望族无弹窗全文阅读  生于望族好看吗  生于望族讲的什么  生于望族txt  生于望族全文免费阅读  


 

 可伶朱门绣户女,独卧青灯古佛旁。出生于望族,柔亮了一辈子,只落个个青灯古佛、死于非命的下场。那就复活了,她就得她坚强,彻底彻底摆脱以前的噩梦!但是,上一世错身而过的他,为什么总是会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外地来的客商从人群中穿行而过,望着眼前的繁华景象,不由得感叹:“不愧是京城啊!帝都气象,果然不同凡响!”忽而见有尼姑在路边化缘,他是个虔诚的信佛之人,忙从袖中摸出几个大钱,买了数个素菜包子,送给了尼姑,得了一番称颂感谢。。

汤很香,火候恰到好处,鸡肉也嫩,咬一口便化在嘴里。文怡只觉得肚里死了多年的馋虫又活过来了,待喝下最后一勺汤,才惊觉自己居然将全部汤喝了个精光,鸡肉也都吃尽了,不由得脸一红,心中又念“阿弥陀佛”。

三人见是个尼姑,稍稍松了口气。只是那贵夫人见这尼姑一直盯着她,有些不悦:“你是哪里的女尼?!”

文怡无奈,只得丢开了原本打湿了的手帕。她好不容易有了第二次人生,自然不希望自己久病,不但自己难过,还会连累家里花钱看大夫吃药。

文怡再不敢大意,忙走到赵嬷嬷身边,依着她的指示,用烧得温热的水洗了脸、漱了口,又听话地在衣服外头添了件薄马甲。

静虚躺在地上,身体渐冷,目光渐散,可她不甘心,为什么……好歹给她一个理由!

赵嬷嬷取了温水,沾湿了手帕给她擦手,叹道:“看到小姐如今吃好睡好,嬷嬷才算是放心了。前两天凶险得紧,差点儿没把嬷嬷的心肝都吓破了。若是小姐有个好歹,可叫老夫人怎么办呢?熬了几十年,只剩了你一个血脉,从小小的婴儿拉扯到如今这么高,又乖巧又贴心,心肝儿似地宠着,眼看着再有几年便成人了,若这时候出了什么差错,别说老夫人,就算是嬷嬷我,也没法活了……”说着说着她就伤心起来,泪水也止不住了。

文怡认得这妇人是自家执役多年的厨娘张婶,祖母去世后,赵嬷嬷也没了,她被族长家收养,这张婶便与她丈夫张叔一同另投了长房,弃自己于不顾,致使自己孤零零地寄人篱下,连个助力都没有,她心中有些硌应,只勉强笑了笑,说了句客气话:“这些天辛苦张婶了。”

文怡忙拦住她:“不用了嬷嬷,我……我自己来。”拿起勺子,心想:“我如今不是出家人,无所谓戒律不戒律的,若是不喝,只怕还要引得祖母与嬷嬷忧心。”久违的亲情与关爱,以及迫切想要长久留下这种温暖的心情让她抛开了对清规戒律的顾虑,心中默念了几句佛,便喝了起来。

白天曾在那外地客商面前露了一面的中年尼姑正歪在榻上,拿根细竹签挑着牙,抱怨道:“这大报国寺的斋饭听闻是极美味的,不然我也不会劝师父到这里来挂单,没想到庵堂是另行开伙,做的饭菜难吃死了,出门化缘又没化到好东西,真真倒霉!”

这时,门开了,昨夜那位老妇赵嬷嬷捧着正散发热气的水盆手巾走了进来,见状惊道:“哎哟!我的好小姐,你怎么自己起来了?!如今天气虽热,早晚却清凉,那水是井里打的,太冷了,当心冻着,快放下吧!”

文怡哽咽道:“文怡不孝,让祖母忧心了……还叫嬷嬷也跟着担忧,是我不好。往后我一定会好好保重自己,孝顺祖母的……”

默默回想着记忆中的童年,她翻身下床,自行穿好衣服,发现头发散落在背后,颇为碍事,叫她很不习惯,忙寻了根绸带绑了,随便往头上一盘,便就着墙角水盆里的冷水洗漱。

忽然,街尾处的人群一阵骚乱,惊慌失措地向路边躲去,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六匹高头大马载着穿着一致、全副武装的护卫,急驰而来。后面还跟着一辆华丽的大马车,马车后,又是一辆小些的马车,同样装饰着珠玉璎珞,车后还有另六位骑士护卫。这一行十二骑两车,仿佛不知道自己所走的是人来人往的街道似的,只顾着往前冲,惊得行人争相走避。

那摊主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她夫家本就厉害,但最厉害的是她的靠山!你不知道吧?她背后站着好几位贵人呢!听说连当今皇后娘娘,见了她都是以姐妹相称的!”

她的名字……还是顾文怡。

文怡抬头笑道:“赵嬷嬷,不妨事的,冷水洗脸更精神些。”

是佛祖在保佑么?这是做梦还是真的?她居然重生了!

静虚沉默不语,中年尼姑急了,便上前来催她,她起身避开,转身出了庵堂,却没往前头寺庙走,只在树林边上徘徊。

这时候的她,还是个十岁许的女童,家业还未败落凋零,祖母还未去世,她还不是无依无靠只能任人摆布的孤女,还未出家……

出场人物表

2022-07-17

书评(180)

我要评论
  • 笑,一&己了么

    静虚苦笑,一别不过数年,她已不认得自己了么?便开口喊了一句:“文慧……”

  • 重归平&又何必

    静虚眼皮轻颤,复又重归平静,淡淡地道:“那都是前尘往事了,我已忘却,师姐又何必还记着?”

  • 个暧昧&害的是

    那摊主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她夫家本就厉害,但最厉害的是她的靠山!你不知道吧?她背后站着好几位贵人呢!听说连当今皇后娘娘,见了她都是以姐妹相称的!”

  • 是唳气&尽早表

    静虚一阵心悸,忙走了出来。那男子身上虽是华服,眼中却满是唳气,绝非善辈,她还是尽早表明身份的好。

  • 醒过来&仿佛有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炙人的灼热中醒过来,只觉得身上仿佛有火在烧,辗转反侧,痛苦低呓。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她耳边呢喃:“一定要平安无事,一定要挺过去呀……”

  • ,小小&妇惊喜

    “醒了醒了!老夫人,小小姐醒了!”老妇惊喜地直起身,往外奔去。

  • “这尼&省得麻

    那华服男子却冷笑:“这尼姑知道你的名字,谁知有什么企图?倒不如抢先下手,省得麻烦!咱们快走,只管将杀人罪名丢给后头的人就是!”文慧闻言也不再纠缠,急急随着他们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