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来临之日,大门将再度再打开,幽暗将褪尽,纪元将被历史改写,瑞脑消金兽再临。” 老人说的一番话让我冷汗直冒,却他并也没停下来,他灰蓝的瞳色完全消失了,大声地唱: “幽暗之神伊希亚啊 仅有我认出来了你的宿敌 白耀之女就在此地 为永远不会腐化的灵魂 为永远不会腐化的灵魂 为永远不会腐化的灵魂 ……我们必须赶在你费莉姨妈的车来之前离开,你如果也不想去那个蠢得要死的地方钓鱼,就赶紧把你的东西装进箱子里。”。

斐先生长叹了一口气,这动作让他看起来老了不少,或许他比我想象的要活得久。

我鬼使神差的从他手里接过这串东西,因为它简直是太好看了,透明的棱锥串在一起在我手腕上闪耀着紫色的光。

听完翻译机同样生硬的回答,老人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从怀里拿出一串晶石串成的手链。

“阁下到来之日,大门将再次打开,黑暗将褪去,纪元将被改写,永昼再临。”

“注意脚下!”

路过一片潮湿的房间,墙角里有几只受伤的黑狗,它们呲着牙凶狠的望着我,时不时发出一两声自卫的低吼。

“哦,宝贝你当然可以去,我刚才在想事情呢!看见前面那个台阶了吗?爬上去吧,我在这等你。”

“若思?我先去楼上了,斐先生会安排好你的。”

“不要钱,阿卡斯永远属于阁下。”

“快回去父母那吧,暴乱就要来了。”

为永不腐朽的灵魂

妈妈仓促地说。

作为一家之主,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应该如何安排,显然在老婆和女儿面前,他的意见并不重要。

斐先生已经背过身去。书签实在太精致了,我爱不释手,想都没想鬼使神差的说了句:

“这位就是?”

“这是第一次有人问我这么有趣的问题,阁下。”

老人看着我伸出的手,淡淡的说,

我不由得猜测是什么伤害了它们,虽然在我眼中他们只是块头中等的猎犬罢了。这条通道究竟是为谁准备的?它又会通向哪里?我一无所知。

白曜之女就在此地

上架感言

2022-07-16

书评(193)

我要评论
  • 还不知&产,这

    “当然可以,原来您还不知道这座公馆是谁的财产,这似乎不该我来说,我想明天您就知道了。”

  • &们马上

    “别紧张,孩子,你的问题会解决的,我们马上就到了。”

  • 渐地我&。

    我们沉默地前进,渐渐地我看不清脚下的路,鞋子踩在地面的触感变得有些不一样。

  • 已经背&句:

    斐先生已经背过身去。书签实在太精致了,我爱不释手,想都没想鬼使神差的说了句:

  • &偻着身

    我学着妈妈的样子佝偻着身子前进,慢慢地前方的地界宽阔了起来。

  • 普王的&,然往

    “是的,德里厄斯把他们赐名为守卫军,在守卫军的帮助下德里厄斯很快推翻了赛普王的统治,与新王为敌的旧王族被一一屠杀,也有的通过然往镇四散人间,然往镇是唯一连接阿丘坦和其他未知世界的地方。”

  • 一族的&人做过

    “这可是赛普一族的耻辱,是半兽人做过最亏本的买卖。”他说道。

  • “大约&战无不

    “大约四百年前,半兽人首领赛普王的堂兄德里厄斯与黑暗之神做了笔交易,用一样东西来换取一支能够统治帝国的战无不胜的军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