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包青天之沧海月明珠  海月明珠夜惠美  海月明珠听书  海月明珠有  海月明珠txt  海月明珠小说  海月明珠百度云  海月明珠txt下载  海月明珠全文免费阅读  海月明珠  


 

 演绎出一段幸福和快乐完美的的爱情故事。尤其非常感谢念爱爱的封面72374289(改扩建的超级群,招人中)非常感谢瑶提供更多,敲敲门砖是作者名。另注我的推荐夜的新书《汉武晨曦》,封闭状态金手指的再次穿越女,陈阿sa女儿的奋斗史。“海澜,你不能有事。”被人抱起,肖逸已然没有大队长往日的威严,睿智沉稳的眼眸中只余下慌乱,他一万次后悔为什么要让海澜来探亲,怀中人呼吸已然微弱,经历过生死的肖逸又怎么会不明白,不断的呼唤着海澜的名字,不信神佛的他祈求上天,能让海澜平安渡过此劫,哪怕落在他身上也心甘。。

“海澜····”肖逸高声叫道,旁边显示心脏跳动的仪器已经是一条直线,海澜纤细修长的手也低垂了下来,谁说男儿不流泪,刚毅果敢的肖逸此时眼已然红了,眼泪在眼圈中转动,拂过自己妻子脸上的头发,低沉唤道“海澜,海澜。”

海澜虽然听不懂,但却能感受到小姑娘的善意,虽然心中暗自嘲笑自己没用,但那分温暖,却让降临在这个陌生时空的海澜,很是眷恋。

吴克善此时才从萨满那不同寻常的表现中回过神,惦记刚刚清醒过来的妹妹,来到近前,见榻上的人脸色好转,欣喜的说道“妹妹,你总算醒了。”

蒙古包外面传了震天的惊呼,好像很是嘈杂,“生了,生了,福晋生了一个格格。”

“到底如何?你倒是说话呀。”吴克善又嚷嚷起来,那名汉人离得海澜很近,自然察觉出她的异样,敛去眼底的一抹沉思,缓缓的用蒙语说道“这位格格恐怕是患了离魂之症,前尘尽忘,所以才不再言语,依我瞧,格格的嗓子无碍,多休息几日也就好了。”

海澜很是紧张的手心冒汗,由于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又担忧看出破绽来,只能合上眼。落入旁人的眼中,就见娇弱的哈日珠拉睫宇轻颤,透着有别有于蒙古女孩的那分脆弱受不住风浪。中年男人暗自叹气,这个女儿还是太过娇弱,前景堪忧,蒙古草原可是容不娇嫩的小花。

“你的意思是哈日珠拉忘记了怎么说话?才会这样?”中年男子看着海澜,察觉不出有任何一样,心中虽有疑惑,躺在榻上的人确实是自己的女儿,大祭司也曾见过,若是有不妥,大祭司一定会明言。

那人微微皱起眉头,虽然不愿,可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在别人手中,只能听命的来到海澜身边,伸手搭在她的手腕上,片刻功夫,喃喃自语“奇怪,真是奇怪,脉象平和有力,怎么面像却···”

海澜思念着承诺会永远爱她保护她的特种兵大队长,想念着自己的父母,挂念自己的哥哥嫂子,她的母亲是早婚,二十岁就同父亲结婚,先后三年生了两个儿子,直到三十五岁时才生出来爱如珍宝的海澜,她的哥哥由于比她要大上十几岁,对她呵护备至,那个幸福的家···没了,再也回不去了。

乌玛看着自己的主子如此,心中也很难过,听见外面越发热烈的欢呼声,在蒙古草原,女儿是尊贵的,尤其是在以美女闻名的科尔沁,乌玛眼圈红红的,半跪在榻上,将缩成一团的海澜揽在她还很稚嫩瘦弱的怀中,轻声安慰“格格,乌玛在您身边,不会离开您。”

“原来是这样,这有什么叫乌玛重新教哈日珠拉好了。”吴克善觉得自己妹妹才四岁,平常也不爱说话,也没什么值得就记忆的,所以并不在意海澜前尘尽忘。

“前两日不是抓了一家子汉人为奴吗?仿佛那家的男人就是大夫,既然部族的大夫看不好,那就让那汉人来瞧瞧。”

泪珠从眼角滚落,这个陌生的地方,未知的命运,一向明快的海澜不知所措,这个身体究竟是谁?为什么这么重的病,父母不在身边?多年的经验告诉她一看就是不甚得宠之人,此猜想对被父母哥哥娇宠着长大,没受过委屈的海澜来说更是难过上几分,甚至不敢开口,不会说蒙古话,会不会将她当成妖孽?

英俊的少年也很焦急,跺跺脚怒气道“怎么这么久?”

乌玛瞧的明白,轻声安慰着“格格,您别往心中去,您也是科尔沁尊贵的哈日珠拉,没人会不善待您。”

“妹妹,妹妹,你又不舒服?”吴克善很紧张的问道,赛桑也关切的凑近,海澜含笑望着他们,断断续续的说道“阿···阿爸···哥哥,哈日珠拉。”

老人嘴唇动了动,来到榻前,坐在一旁,嘴中念念有词,半晌之后,眼底划过一丝无能为力,刚要摇头,突然他浑浊的眼里闪现一丝光亮,“咦,这是···这是···”

“让你来不是发愣的。”吴克善推了那人一下,指了指榻上的海澜,喝道“若是医治不好我妹妹,你也不用活不了。”

第十二章

2022-07-14

上架感言

2022-07-14

书评(212)

我要评论
  • 度被掀&澜咪咪

    蒙古包内光线一亮,帐帘再度被掀开,海澜咪咪眼睛,就见当日自己清醒时那名少年和陌生的中年汉子走进。

  • 女儿,&吴克善

    赛桑听见哈日珠拉说出了蒙语,最后的那丝疑惑尽去,他就是自己的女儿,不会是旁人。吴克善大笑“妹妹果然聪慧,一句话就想了起来。”

  • 眼神一&格格的

    “格格···”乌玛眼神一暗,看来格格还是没有想通,其实哪怕是福晋又生了一个小格格,以格格的尊贵,哪会不得疼爱?

  • ,这有&忆的,

    “原来是这样,这有什么叫乌玛重新教哈日珠拉好了。”吴克善觉得自己妹妹才四岁,平常也不爱说话,也没什么值得就记忆的,所以并不在意海澜前尘尽忘。

  • 睛,成&。”

    “哥···哥哥。”海蓝重复道,吴克善兴奋的直眨眼睛,成串的话吐了出来“哈日珠拉,等你痊愈,哥哥一定带你去骑马。”

  • 喝道“&”

    “让你来不是发愣的。”吴克善推了那人一下,指了指榻上的海澜,喝道“若是医治不好我妹妹,你也不用活不了。”

  • 端着来&格格,

    乌玛将铜壶中的奶茶倒在瓷碗中,端着来到近前,轻声唤道“格格,格格。”

  • 佛那家&看不好

    “前两日不是抓了一家子汉人为奴吗?仿佛那家的男人就是大夫,既然部族的大夫看不好,那就让那汉人来瞧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