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不想耽误你。你大可以用初次换恩客为你赎身。”

温泉内,萧晨越难受的扯着玉碎的衣服,唇嫣红,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只剩下半分残存理智,而玉碎就乖乖的坐在边上任她作为。

噗!

玉碎的声音让晨越回过神,而唐炎丹凤眼轻眯,利索的抽出剑狠狠盯着玉碎手臂上的伤口,“你就这么在乎她?”

这个时间的大堂只有几个醉客,大半客人此时都歇在了温柔乡里。

萧晨越不会游泳,在冻死人的水里挣扎了几下就沉下去了。晨越惊的瞬间清醒,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湖面越来越远。

妈,别打鞋子了,抽空看看手机玩玩多好?

唐危,当今皇帝。晨越见都没见过,但如今她也只能信口开河随便诌了。

“这巴掌是玉碎的。”

第一次看到真实的脑袋搬家,和在电视上看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晨越惊得忘了呼吸,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

“唔,吓死宝宝了。”后怕的拍着胸脯,萧晨越一张脸都皱成了表情包。差一点就小命不保了,好在原身的爹爹是权势滔天的丞相。

晨越理智已经快要崩盘,却还是强行扯着最后一丝理智。

“一上来就杀人,你有病吧。”她咬牙切齿,不顾一切的扑过去,将玉碎从他脚下拯救出来。

药效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如果再忍下去,萧晨越觉得自己会爆体而亡。成为第一个穿越而来,最终却死于媚药的奇葩。

面无表情的关上门,萧晨越腿一软生生跌在阶梯上。

“主人好厉害,主人大概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晋王的人。”

这人的古相和皮相都美到了极致。

数字十的面具人直接无视唐炎,恭敬的朝着萧晨越行礼,“三小姐,属下来迟,请三小姐恕罪。”

如果大冬天的清晨,你睡得正香,房门突然被超大力的踹开,然后一群人二话不说连被子带着睡眼朦胧的你,一起裹巴裹巴扔进还有冰碴的水湖里,你会不会直接骂娘?

书评(308)

我要评论
  • 个你绝&对惹不

    任人宰割的感觉太差了,萧晨越脑子飞速运转,“你敢动我一下,不仅相府不会放过你,还有一个你绝对惹不起的人,一定会宰了你。”

  • &身边,

    她想回家,想回到父母家人身边,死亡的气息包裹着她,她几乎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脑海中闪过爸妈和姐妹的脸,如果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 妹的糗&后合,

    年长的女子嘲笑着妹妹的糗事,一家人笑的前仰后合,被嘲笑的小女孩儿憋着嘴。

  • 甚至没&压住了

    然后手一挥,身后的人鱼贯而入,甚至没有给唐炎反应的机会,唐炎已经被压住了。

  • 过神,&?”

    玉碎的声音让晨越回过神,而唐炎丹凤眼轻眯,利索的抽出剑狠狠盯着玉碎手臂上的伤口,“你就这么在乎她?”

  • 里有多&。再说

    越是张狂有底气,唐炎就越吃不准自己手里有多少底牌。再说了,如果真的要死在这里,那怂死不如嚣张死,好歹落个有骨气的名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