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上路了!”

她只是没了记忆不代表变成了傻子,男人的意思她懂——这是一群前途未卜,即将被没入教坊的女犯,身上哪怕藏有银钱也被搜刮干净,还能用什么东西换肉汤?

抽出腰间匕首,弯腰将男人右半边接近耳朵的皮割了下来,随手丢入脏污布袋。

“就是!”第三个官差趁着酒意也来凑热闹,“教坊不是有银子就能去消遣的地儿?兄弟几个又不是出不起秽银。一人出不起就凑一凑,买不起一夜就买个半夜,你来半炷香,我来半炷香……”

陶瓮中的肉干已经煮软,再撒上香料,催化成浓郁霸道的香气。

在这个世界,女性身体犹如破了口的袋子,虽能感悟天地之气却无法聚拢于丹府,自然没有所谓文心武胆。

【发生了什么?】

甭管啥开局,小命最要紧。

沈棠:“……淦!”

内心刚咒骂完,便听为首的官差语气严肃地敲打下属。

“老三你瞧不起谁呢?谁半炷香谁是孙子!”

她正捂着头缓和刺痛,头顶阳光被道高大人影挡住。

她吃痛地蜷缩起小腿,睁开虚弱的双眼。

还是选择跟着队伍到目的地,再伺机逃跑?

她也饿。

姓龚,族中老小甚至连仆从婢女都没能逃掉,通通被抓。

沈棠抬手捂着微微绞痛的肚子,饥饿让她不断分泌涎水。

顶着烈日赶路,中途又有几个犯人晕死过去,直到晚霞晕染天际,才被准许原地休息过夜。

毫无预兆,一阵尖锐到无法忽视的刺痛从脑海深处传来。

咕哝一声:“疯子……”

001发配

2021-09-11

007文心花押

2021-09-11

009望梅止渴

2021-09-11

010诸侯之道

2021-09-11

012投宿

2021-09-11

013雨夜

2021-09-11

015四等不更

2021-09-11

020瞎落户口

2021-09-11

022下毒

2021-09-11

023田师

2021-09-11

024孝城

2021-09-11

025面善

2021-09-11

027入城

2021-09-11

028小娘子~

2021-09-11

029做赌

2021-09-11

030救我!

2021-09-11

031市容

2021-09-11

032交谈

2021-09-11

033褚老先生

2021-09-11

040纸上布阵

2021-09-11

046赎买

2021-09-11

书评(293)

我要评论
  • 因为她&刚刚猜

    因为她刚刚猜测自己是几品文心或者几等武胆,哪怕被废了也比普通人体质好点儿,兴许能利用逃跑。谁知刚起这一念头,脑中便跳出一小行信息绝了她的奢望——

  • ,男人&,即将

    她只是没了记忆不代表变成了傻子,男人的意思她懂——这是一群前途未卜,即将被没入教坊的女犯,身上哪怕藏有银钱也被搜刮干净,还能用什么东西换肉汤?

  • 不管是&发馊发

    犯人们顶着烈日戴枷徒步一整日,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被压榨到了极限,那一个小小的发馊发臭的饼子也成了人间美味。

  • 枭能将&打簪枭

    三等簪枭能将他们这群末流公士打得哭爹喊娘找不到北,五大夫属于九等,打簪枭也是爷爷打孙子。若那名五大夫来劫人,他们怕是逃命都来不及……

  • 的肉干&料,催

    陶瓮中的肉干已经煮软,再撒上香料,催化成浓郁霸道的香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