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由心生随遇而安小和尚图片  


 

 

后来我才明白,他不是真的没有时间,他只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老子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如果不是因为当初杀鱼受伤,也许我就通过了艺考,也就没有后面的殊死一搏,和最后成功地实现最初的梦想了。

记忆中最美的晚霞总是出现在高中那三年,陪伴着闪闪发光的岁月,其实比晚霞更浪漫比天空更绚烂的是,那些时光里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人。

我们要去参加他堂哥程英颂的婚礼,程英颂是我们学长,比我们高两届,我和英颂学长之间,除了我是程英桀的同桌,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但梦里的我,竟然接到了他的婚礼请柬。

不过在这件事上,我并没有听他的,在上交文理分科表的最后一刻,我坚定地修改了志愿,因为学医需要选理。

也许是所有的精气,都在我们身上耗尽了,所以他整个人看起来,干瘪干瘪的,像一具风干的白骨。

程英桀忽然唱起《十年》,那是毕业晚会上,我们一起唱过的歌,我唱歌严重跑调,他总说,我一唱歌,就把他带偏,所以我练了好久,他才愿意跟我合唱。

那些年,时间很慢,夏天很长,一首老歌唱了又唱,青春真的很好,有些事永远被惦念,有些人也会永远放心上。

每个人的青春里,也许都有那么一首歌,是专属于我们的青春。

他就偷换概念地问我:“你和程英桀在一起了?”

其实,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妈一直都希望我报师范专业。

“阿桀,你帮我在这接待一下宾客,我进去招待下,那个...弟妹,你自便哈,别拘束。”程英颂说。

我妈说,它被抹了太多的辣椒酱,辣死了。

报道那天,我爸坚持送我去医院,即便医院离我家并不远。

慢慢地最后一点红渐渐消失在天边,只剩一片晚霞染红了整个山头,火红的霞光,像被打翻的颜料,肆意地洒落在天空中。

他说,他刚上来的时候碰到胡老师了。

它的尺寸,穿在我身上,正好像件白大褂,他们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常常把它披在身上,假装自己披上了白大褂。

下楼的时候,我们还是没有坐电梯,我发现还把自己当学生的,除了他,还有我。

程英颂的婚礼在户外举行,太阳落山后的夏日黄昏,有一种气定神闲的舒适。

第一章元尹

2021-09-11

书评(103)

我要评论
  • 剧,情&未可知

    但是,人生有时候就像电视剧,情节跌宕起伏,结局尚未可知。

  • 宥大一&论是给

    那一年,我高三,李宥大一,但每次,无论是给他打电话还是发消息,他都说他很忙。

  • 在河东&村,村

    小时候,我住在河东村,村庄很小,但风很温柔,到了傍晚,我就搬出红木油漆的小板凳,坐在院子里,吹着凉风,摇着爷爷的蒲扇,看着萤火虫从茭白田里,成群结队地飞进院子,环绕在我身旁。

  • 保送北&学广为

    新娘是歆甜学姐,高中的时候,她和程英颂,一个在1班一个在2班,一个是学生会主席一个是副主席,后来又双双保送北大,在他们毕业之后的很多年,他们的故事都是单海中学广为流传的一段佳话。

  • 还是先&。”他

    “如果见面了,你和程英桀在一起的事,还是先别让他知道了。”他叮嘱道。

  • 他,他&我不要

    但那一次,我去北京,并没有见到他,他说他有事,让我不要等他。

  • 天色好&下来,

    我正想追问,他到底生的什么病,天色好像就是在那一瞬间,完全暗下来,月初的月亮,不亮,星星也很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