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扶着凤冠晃了晃脑袋,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半擎着盖头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这时,众人身后钻出一身影幽幽道:“那要是两个人商量好一起出来霍霍人或者直接谈崩了和离咋办?”

“防……防身!习惯了!”

随着眼前的盖头被慢慢掀开,她就顺着顾寻的动作往上瞟了几眼,怎知……说好的长安第一祸害青面獠牙面目可憎呢?眼前这个眉眼如画温润亲和的男人是谁?她不是最后一个见过他的吗?外面那群人怎么传话都传不明白呢?

然后可怜兮兮,娇滴滴的说:“王爷,您弄疼妾身了!”

“用的,娘子也该了解一下自己的夫君。娘子,为夫从前娶了十八个妻子,最长的那个在府中活了十四天,为夫还第一次见有人在凌迟中能忍下一千三百刀的!所以娘子,你不要骗为夫好不好?”

想来前阵子大司马大败回纥凯旋回朝时也没有收到过这般热闹的喝彩,天子登基封后更是也没享受到这种规格的待遇,今日区区一个骑马接亲都得歪歪斜斜的王爷竟也有如此拥戴,淋着雨都要高喝不止,鞋都挤丢了也全然不知,一时竟不知是民风不正还是朝野不正。

她直勾勾的盯着顾寻咽了下口水,心中更加惋惜,“白长这么好看了,可惜命短啊!”

“恭喜王爷喜得良配!”

楚回嘴角一抽,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你当面指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可关键是……她怎么好好的在王府活过几个月啊?

“娘子果然人如其名,这么急着投怀送抱!”顾寻薄唇勾起,眉眼间含着戏谑的笑。

霎时,周围一片死寂,随之一道惨叫声传出那人便原地横飞了出去。

“今日可是宜祭祀、宜迁坟、宜动土、忌嫁娶的良辰吉日,怎可由你随口胡诌,王爷王妃必须要白头到老!”

想她楚回也是见过不少美男的人,但是如顾寻这种眼衔桃花眉敛翠峰的极品,她倒也是头一回见。

近几日的长安城雨水连绵,连带着整片天都是阴沉沉的,又正值春寒料峭,斜风刺骨,出门的人都跟着少了不少。

忽然,楚回身子一僵,发现腰间多了些什么在探索游弋,隔着嫁衣的布料带来一阵凉意,想要躲开却又没有力气,惊的她心头一颤,整个人也清醒了几分。

“老夫半月前就眼皮直跳,就知将有喜事发生,没想到竟是这长安城第一荡妇被指婚给了长安城第一祸害,真是可喜可贺!”

“祝王爷王妃永世携手,恩爱百年!”

书评(117)

我要评论
  • 着顾寻&,“白

    她直勾勾的盯着顾寻咽了下口水,心中更加惋惜,“白长这么好看了,可惜命短啊!”

  • 还是要&是要等

    不过该走的流程总归还是要走的,这盖头发饰还是要等她那新夫君过来给她掀。

  • 周围一&一道惨

    霎时,周围一片死寂,随之一道惨叫声传出那人便原地横飞了出去。

  • 了两杯&酒出来

    楚回心中数着步骤,纤弱娇娆的身姿盈盈而起,款步移至桌案前,倒了两杯酒出来,“王爷,今夜良辰,该喝合卺酒了!”

  • 她扶着&半擎着

    她扶着凤冠晃了晃脑袋,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半擎着盖头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