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底的核心思想  苏格拉底式提问  苏格拉底的思想主张  苏格拉底的老师  苏格拉底为什么不是智者  苏格拉底不是底  苏格拉底的教育方式  我的苏格拉底  我不是苏格拉底什么意思  我不是苏格拉  


 

 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沈合而为一不知所措,除了一些人的长相姓名与前一个世界基本上完全相同以外,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但在漫漫的时光中,她丧失了质疑世界真假的能力,堕落其中,一直到她遇上一个人—那是一个神秘的的男人,她的那段记忆才就苏醒过来。“醒了,感觉怎么样?好好躺着别动啊,麻药药效过了的话是很痛的,你的左手骨折了,脸上的伤也要过段时间才好,后面好好擦药的话是不会留疤的。”她一边看输液袋一边对她说。。

沈合一茫然的盯着医院的天花板,回想着事情的经过,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到医院来,她只记得自己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一条小巷时,一阵白光闪现且直射她的眼睛,莫非是背那白光刺晕在了地上,她正在思考着的时候,护士进来了。

“不,我不是啊,你是谁啊?”沈合一的声音带着点哭腔,神情茫然,“你到底是谁啊,我真的不是什么小姐”。

很少有人拥有与世界对敌的勇气,她也不例外,她只是个普通人,他们也都是普通人,他们都只能选择那个看起来比较合理的问题来解决,他们的区别也只是时间长短而已。沈父沈母他们从知道他们的女儿不对开始就只是觉得她生病了,他们或许也产生了一丝怀疑,因为她说得实在是真实,但还是被现实击破了吧;而沈合一呢,她坚持了两年,在日复一日的治疗之中,她不断的挣扎怀疑,她的那种荒唐的想法也许更强烈一点,但日月更替,现实给她的感觉也更加深刻,她也不得不对现实妥协。

正在这时,门又被推开了,一男一女两个人走了进来。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沈合一在两年的治疗中不断撕扯,到底是我病了还是过去就是真的,那个荒谬的答案是正确的,她不知道,她也只能接受现在,在这个似真似假的世界里继续活着,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她总是会醒的。

治疗一直在继续,沈合一也慢慢了解到她“从前”的模样。出生在一个有钱的人家,现今不满17,但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常年不在家,家中还有一个哥哥,与她哥哥一样,都叫沈知行,兄妹俩关系还好,但总是吵架——这位哥哥在她治疗时也来看过她几次,但很多时候因为她不愿意就算了,因着家中人的宠爱,脾气很大还爱打架,成绩处在中游,还没有上高三。

沈合一刚接受心理治疗的时候是十分排斥的,她知道自己没病,只是那个恶作剧的人没有来宣布游戏结束而已,她一直在等,但始终没有人来。

她的回答着实让沈父沈母他们大吃一惊,有些符合现实,有些根本就荒唐不已。他们也曾怀疑这是不是他们女儿故意说的,但看着她陌生的眼神以及那日渐消瘦的身体,他们不得不相信,他们的女儿是真的“病”了。

“被你们老师背过来的啊,你父母可能也快到了。”

她不相信自己生病了,她可以清楚的捋清她从小到大的所有发生有意义的事——只要给她时间,若是跟她谈起某一个熟悉的话题,她也可以回忆起,她知道自己18年来一直生活在一个比较幸福的家庭当中。爸爸妈妈虽然没有很多钱,但是不忍心把她和哥哥丢在老家一直带在身边,她和哥哥也争气,学习成绩也都处在上游水平,生活中虽有点小吵小闹,但不算什么,而且,哥哥去年也考上了一个比较好的大学,全家人都很高兴,这一年就到她了,但谁曾想却发生了如此变化。

治疗结束是她主动跟沈父沈母提的,出人意料的是,他们竟也答应了,或许他们也想着换一个环境看看,让她有事可做,就跟正常人一样。她十分配合的做了许多检查,对沈父沈母他们也主动熟悉亲近,熟悉这对她来说是陌生但“从前”熟悉的一切。虽然沈合一的性格前后反差大的明显,但沈父沈母还是庆幸的,他们生怕女儿成了一个精神病,沈母还特意把工作放到一边,打算在家陪着她。

这时,门开了,一个胖胖的阿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她看到沈合一醒了,显得十分高兴,她轻轻地把门关上并对她说:“小姐,你醒了,来,喝点粥吧。”

打架,什么打架,我不是晕倒了吗,而且我怎么会打架,沈合一愈发茫然了,她抬了抬她的左手,真的有一种刺痛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在心里大叫。

“醒了,感觉怎么样?好好躺着别动啊,麻药药效过了的话是很痛的,你的左手骨折了,脸上的伤也要过段时间才好,后面好好擦药的话是不会留疤的。”她一边看输液袋一边对她说。

“你还哭,怎么好意思哭,我说错了吗,一个学期,被叫了八九次家长,都是打架,还打到医院来了,你怎么就不可以学学你哥哥,听话一点啊。”沈德阳指着她的脸,对她大声喊到。

两年快要结束了,她慢慢地收起了她的忐忑和迷茫,将那些疑惑和不解收在心底,装作自己已经痊愈,回归到家庭学校生活中。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这时病房里已经没有人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透进外面的灯光,沈合一的记忆也在慢慢回笼,那是在做梦吗,她想。这时手部的痛感已经很显了,她撑着身子看了看她的左手,发现用石膏固定着,那不是梦,可是爸爸妈妈怎么会那样对我呢,我又怎么会打架呢,她十分苦恼。

“一一啊,好了好了啊,不哭了,爸爸妈妈会替你解决的,一一宝贝乖,不要动了啊,下次不要再打架了哦。”宋非荷坐到床前,安抚着沈合一,话落又对着沈德阳说:“你出去跟老师了解一下情况”。沈德阳只得收起怒容,走了出去。

宋姨看到她这个样子,都被吓坏了,她急急地安抚她,又急忙去叫医生,联系宋非荷。小姐肯定是出事了,她这样想着,眼睛都红了。

沈合一茫然的听着,为什么手骨折,脸也受伤了,不就只是晕在地上了吗,她的运气不会这么不好吧。

第一章

2022-06-24

第二章

2022-06-24

书评(491)

我要评论
  • 两年快&了,她

    两年快要结束了,她慢慢地收起了她的忐忑和迷茫,将那些疑惑和不解收在心底,装作自己已经痊愈,回归到家庭学校生活中。

  • 说的,&体,他

    她的回答着实让沈父沈母他们大吃一惊,有些符合现实,有些根本就荒唐不已。他们也曾怀疑这是不是他们女儿故意说的,但看着她陌生的眼神以及那日渐消瘦的身体,他们不得不相信,他们的女儿是真的“病”了。

  • 刚接受&来宣布

    沈合一刚接受心理治疗的时候是十分排斥的,她知道自己没病,只是那个恶作剧的人没有来宣布游戏结束而已,她一直在等,但始终没有人来。

  • 的人却&人安排

    但这真荒诞,没有做的事却说是做了,不曾相识的人却说相处已久,,沈合一也搞不懂,究竟是自己忘记了很多东西,还是这只是一场别人安排好的恶作剧,亦或者是这个世界出现了问题,但没人替她回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