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上锦绣娇  


 

 上一辈子明容至死都不明白了,为何自己知恩图报图报,全力以赴付出过,却最后换得的是他们的肆无忌惮被践踏,没想起老天爷开眼,叫她复活回去,这一世,她要彻底摆脱吸血鬼的爹娘兄弟,追上那闹心的亲事,自己做自己的主,活出个肆无忌惮的人生!等她睁开眼,明白自己重获新生了,吃力的扑到镜子跟前。。

越发的认清这些人当着她面做戏的真面目!

她连忙扑过去,刚要伸手去救人,一下子反应过来——这河水不深啊!

只是没想到,身为常氏女的弟妹却恨她不死,污蔑说是她偷汉子被人撞破,所以放火杀人。

别的双十年华的女子肌肤细腻,面容白皙,而她呢,活的猪狗不如。

又说:“徐家难不成是什么天上仅有地上绝无的好人家?有这样的好事,你娘家哥哥的闺女不是也到了岁数,你怎么不给你侄女说亲?”

临死之际,她怨愤难忍,最大的心愿就是当面质问质问那些人,她李明容做人做事难道报答的还不够么?

她为何要自责不已?她是被人教傻了!父亲跟继母打小就灌输她要孝敬长辈,要报恩,所以她吃得少,干的多,再苦再累不敢叫苦,可是这换来了什么?

等叫那人头露出水面来,咳嗽几声,她连忙在他耳边高声说:“别害怕,水不深。”

她被教傻了。

说时迟那时快,明容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当口,一个影硬是从斜刺里头撞过来,把她一下子撞回了岸边!

明容一觉醒来,只觉得身子沉重,身体的记忆还停留在那最后的痛苦挣扎之中。

他是李家隔壁的秀才,名字叫晏闻。

李三爷只好道:“大哥说的是,也是她三婶娘脾气急性子直,亏得这是在家里没有外人罢了。”

说起来是个笑话,出嫁的时候她竟然还松了一口气,觉得终于离开那个阴魂不散的人了!

她刚才是预备下水先捉条鱼来着。

说完噗通一声掉到了水里!

关氏冷笑:“你满嘴喷粪,前头的是死了没入祖坟?还是逢年过节不用我儿子去给她上坟上香?怎么有好处就落别人头上,干活使力的事就成了我们的了?”

这个枕头是一只青布枕头,乃是他前头妻子一直用着的,后来福薄的走了,他把东西收起来,见明容傻傻呆呆的,这才把枕头留下给了她。

而关氏作为明容的继母,虽然是继室出身,可因为嫁进李家就生了儿子,说话的分量自然很重,丝毫不惧作为元配正室的三弟妹。

如今一看明容这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想娘了。

上架感言

2022-06-23

书评(280)

我要评论
  • 啦,你&傻?是

    晏闻:“当然啦,你是不是傻?是你叫她们俩吵架的吗?如果不是,又关你什么事?”

  • 一下子&岸边!

    说时迟那时快,明容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当口,一个影硬是从斜刺里头撞过来,把她一下子撞回了岸边!

  • 她早晨&也不吃

    她早晨饭还没吃,要是午饭也不吃,本来身体就虚弱,早晚非要饿死不可。

  • &在刚经

    若是往常,她拿了镰刀之后还会去灶房拿一个窝头,打猪草耗费时间,中午回来吃饭是来不及,再说家里也没有她的饭,这个窝头是她的午饭了,可现在刚经历了继母跟婶娘的吵架,她不敢拿。

  • 满腹怒&了叫谁

    李大爷满腹怒气,想起前头妻子的温顺勤劳来,也不由的心下叹气,过了会儿才没好气的说:“做出这一副模样是为了叫谁看?还不赶紧起来去打猪草?”

  • 情况,&进去拿

    关氏抽抽噎噎的哭,却时刻关注着外头的情况,见她在灶房那里犹豫着,到底没有进去拿窝头,顿时心里一阵舒爽!

  • &心狗肺

    估计那一对狼心狗肺的爹娘就是指着砒霜说是糖让她吃,她也能吃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