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这荣华富贵啊,可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命,有那个福可以享的!”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轻家先祖乃是开国功勋,圣祖皇帝亲赐“护国柱石”四字,历代在朝中威望甚重。

“赵大夫?玉儿怎么样?”月少堂急问

“哎呀,可怜的大小姐,这知道是大小姐自己摔了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嫂照顾不周呢!”二房夫人沈氏和三房夫人祁氏闻讯过来

“娘,怎么办?祖母发现了怎么办?”月如媚话音发颤

这般想着抬抬胳膊,完好的手,完好的脚,脸,也是滑滑的。。

“姐姐,如媚就知道姐姐定能吉人天相!”扑上前来,确认,真的活了?

“赵嬷嬷你在外面守着,姑娘身子不好别让闲话传出去!”赵氏故意挑高了嗓音

“哎,我看这月轻玉摔得不轻,到现在都没醒会不会是。。死了?”

继母赵氏?还有自己的“好妹妹”月如媚?

“姐姐一向不喜人多跟着,每日进出只允冬香一人跟着伺候着!”

“啊?小姐!”冬香一把瘫坐在地上

月轻玉运功闭气,听赵氏母**狠对话。

“冬香?你怎么伺候的大小姐?”

“姐姐~你怎么忍心丢下我和娘呢?呜呜~”

赵氏敛住哭声,压着心中的欢喜道:“娘,玉儿顽劣从湖心桥上摔了下来,怕是。。我的女儿啊!”

当年轻衣嫁入定国公府后,月少堂一年内连升三级,虽说自己的儿子争气,但背后若无轻家的扶持和提携,决计不会平步青云如此之快。

“都别拘礼了,这院子里的奴才好不懂事,怎么不请小姐们去偏厅用茶?在这吹着冷风,不成体统!”

“胡说!一个孩子都照看不好,玉儿若是出事,看我不剥了你的皮”月少堂暴怒,一把推开赵氏,丝毫没有顾及老夫人满脸的不满

书评(329)

我要评论
  • &皱,却

    老夫人眉头狠皱,却一脸笑道:“吃药的时间到了,老身去去就来!”

  • 你就不&!就该

    “别说,还挺有你母亲的狐媚样子,若是再过两年不知得勾了多少男人的魂儿呢。可惜,你就不该回来!就该烂死在那腌臜地!”赵氏冷瞧一眼,嗤笑一声。

  • 人,您&顾了!

    “老夫人,您慢点,千万小心,别摔了,大夫人已经在房里照顾了!大夫人!老夫人来看大小姐了!”赵婆子扯着嗓子,生怕里面的人听不见似的。

  • 瞧着赵&还不忘

    眼缝里瞧着赵氏母女整理好床被,还不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呵,真是轻车熟路啊。

  • &是侯府

    老夫人最为重视的就是侯府的脸面,只要大小姐安然无恙,自然能能息事宁人。

  • 可转脸&便七嘴

    众人附和着行礼送了老夫人出去,可转脸便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