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芳这个周末自驾游,原本开开心心的游山玩水。谁明白在一座无名的山窝里去探险时,踹踏空就再次穿越到了这个洪水泛滥成灾的地方,徐芳的幸福和快乐指数更是从高始终跌究竟,回不去了就没办法跟着难民往其他城镇走去。一步一步,脚都磨了血泡,也没办法一咬牙前进......秦芳感觉脚下突然塌陷,只来的及“啊!”一声。。

正在秦芳打算转身离去时,听到了少女传来的惨叫声,那声音悲惨至极,真不像是装的。

在山里七转八转的,废了老劲儿,终于把人都甩掉了。秦梅独自坐在杂草丛里暗暗的思虑,最终得出一个疑问,“自己这是穿越了吗?”

秦芳以为自己真相了,就朝离自己最近的人群走去,“你们是哪个剧组的?在拍什么戏?”

是呼救声不是找自己的声音,秦芳的心里有些失望!

秦芳周末自驾游,本来开开心心的和老公一起游山玩水。谁知道在一座无名的山窝里探险时,一脚踏空......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发现坏人留下的一只受伤的野兔和一只死了的山鸡。可能是上天看自己救人有功犒劳自己的,秦芳心安理得的收下了这些礼物。

“看来,一切还得靠自己!”秦芳慢慢地起身,来到刚刚的案发地,探寻了一会儿,还是不明所以。

学了一阵狼叫声,不知道是自己学的像还是‘土匪’做坏事心虚,居然真被自己吓跑了。少女躺在地上有些怔怔地发愣。

气氛莫名其妙的变了,秦芳也意识到了不妙,转身又朝山里走去,身后还跟了几条尾巴。

秦芳感觉脚下突然塌陷,只来的及“啊!”一声。

要不是手机放在车里充电,自己至于这么孤立无援嘛!

秦芳自然是不服,还从来没有人这样骂过自己,是可忍熟不可忍,“我哪里赤身裸体了?我的衣服虽然脏一点,但也好好的穿着,怎么就勾引男人了?”

秦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短裤、衬衫、凉鞋。再正常不过了啊!”

又转了很久,终于在天黑的时候找到了一群人,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小声的说着话。秦芳以为是寻找自己的人,便大声的呼喊:“我在这里!老公,我在这里!”

空间最后一圈涟漪也消失了,时间重新归于平静。

“啊!”也许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也许是一瞬间。秦芳终于落地了,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就晕过去了。

当秦芳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烂泥坑里,半个身子埋在水里,浑身脏兮兮的都湿透了。稍微一动,全身都痛!秦芳艰难的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把手伸到眼前看了看,又摸了摸两条腿,“自己还活着,不缺胳膊不缺腿。真是太幸运了!”

妇人翻了一个白眼:“胳膊,腿都漏着,赤着脚,伤风败俗!真不要脸!”

重复了无数次,秦芳终于爬出了身处的大坑。出来的秦芳又傻眼了,“这里哪里?草怎么这么深,树怎么这么高大?”低头看了看大坑,应该是人工挖的陷阱,上面还盖着树枝野草。只是被自己砸出了一个洞。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山鸡,

    看了看手里的野兔和山鸡,秦芳心里了然,“这应该是道具吧!看来这个剧组挺有钱,用的居然是真的。”

  • 个人朝&来。秦

    人们惊奇的朝自己看来,却没有一个人朝自己走来。秦芳感到奇怪,朝人群看去:“我的妈呀!怎么都是身穿古装的人,看着像难民!这个美好的时代哪来的难民,定了定心神,这一定是在拍戏,应该是某个剧组吧!”

  • 气氛莫&,秦芳

    气氛莫名其妙的变了,秦芳也意识到了不妙,转身又朝山里走去,身后还跟了几条尾巴。

  • 在山下&?”

    在山下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人家,“难道是自己迷路了?”

  • 劲儿,&人都甩

    在山里七转八转的,废了老劲儿,终于把人都甩掉了。秦梅独自坐在杂草丛里暗暗的思虑,最终得出一个疑问,“自己这是穿越了吗?”

  • 山玩水&...

    秦芳周末自驾游,本来开开心心的和老公一起游山玩水。谁知道在一座无名的山窝里探险时,一脚踏空......

  • 还得靠&自己!

    “看来,一切还得靠自己!”秦芳慢慢地起身,来到刚刚的案发地,探寻了一会儿,还是不明所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