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讼师男主什么时候出现  大讼师全文免费阅读  大讼师小说  大讼师男主什么时候才知道女主角  大讼师txt百度云下载  大讼师莫风流txt百度网盘  大讼师跛子是什么身份  大讼师 莫风流  大讼师杜九言免费阅读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那孩子圆圆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婴儿肥的脸颊鼓鼓囊囊的,梳着个冲天的辫子,像个白白嫩嫩的萝卜。。

咔嚓,咔嚓!

杜九言被惊醒,一睁眼就看到一个三四岁的熊孩子,正贴着她,剪她的头发。

那孩子圆圆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婴儿肥的脸颊鼓鼓囊囊的,梳着个冲天的辫子,像个白白嫩嫩的萝卜。

“小萝卜,”杜九言抓住小孩,喝道:“你谁家的,你家大人呢,太过分了。”

地上掉了好几缕,要不是她醒的早,这小萝卜就要将她剪成秃子了。

“娘,乖啊。”没想到,小萝卜一点不慌不怕,还反过来摸了摸她的头,抓着豁口的剪刀,奶声奶气的道:“头发剪了你就会变丑,变丑了我们才能接着去找爹,你想不想找爹啊。”

他这语气,分明就是大人在哄小孩。

“找什么爹,谁是你娘?”杜九言说完,才发现这小孩子穿了一件灰扑扑的短褂,虽然破旧但却是粗麻的,就是一副古代人的打扮。

她像被雷劈了,又低头看看自己,也是一身粗麻的短褂,下面是条松垮垮的裤子,脚上一双圆口黑色布鞋,脚尖还破了个洞。

杜九言僵在原地,脑袋里嗡嗡的响。

她是谁,她在哪里?

“娘长的太美了,”小萝卜还在循循善诱,“出门太危险了哦,头发剪短了才安全,这样你才能找到爹呢,是不是啊。”

“娘乖乖的,”小萝卜笑眯眯的,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摸着杜九言的脸,“一会儿我就带你找好吃的。”

这小萝卜一口一声的喊她娘……难道她不但穿越了,还成了别人的娘?

这简直是一步登天,跨度也太大了。

“我?”杜九言指了指自己,“是你妈妈?”

小萝卜点着头,头顶的辫子一颤一颤的,“是娘,如假包换。”

“我的天!”杜九言捂着脸,靠在墙上闭着眼睛。她上个礼拜接了件案子,为被告辩护。今天刚去法院递交材料出来,在停车场刚打开车门,就出现了十几个彪形大汉。

她专接刑事案件,经常遇到对手闹事甚至动手,所以她拜师练了散打过了六段青龙,一般应付自保没有问题。

这一次不同,对方人多又带了兵器……最后的记忆,背后被人捅了两刀,扎在了要害。

死了,还死的这么不明不白的,杜九言沉着脸,一睁眼又看到肉呼呼的小脸,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的笑容。

很假,但耐不住人家长的软萌可爱。

“娘,你是不是困了,要不再睡会儿?”

杜九言捏着小萝卜的脸,“小子,你是打算哄我睡着了,再接着剪我头发,嗯?”

小萝卜嘴巴一瘪,委屈巴巴的,“娘,您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不会乘人之危的。”

“呃……”杜九言有种被小孩骗了的弱智感。

但这孩子,真是太可爱了,她还没见过这么精明的小孩。

虽然死了,可又重生了,不但如此她还免去了生孩子的辛苦,白得了一个儿子。

这样想想,她死一回也不全是悲剧。

“小萝卜,你几岁了?”杜九言看着小萝卜。

小萝卜挤啊挤的,钻她怀里来坐她腿上,仰头望着她,大大的眼睛跟葡萄似的眨巴着,“娘,我四岁了啊。你都不记得了?要不要找大夫呢,头还疼不疼?”

他说着,去摸杜九言的额头。

受伤了?杜九言自己也摸了一下,果然在发根摸到了黏糊糊的血迹。

看来原主的死是因为这伤。

“没事。”伤口很疼,杜九言皱着眉头。

小萝卜攥着她的衣襟,瘪着小嘴,眼泪啪嗒啪嗒的落掉,“娘啊,你不要死。”

可怜巴巴的。

你娘已经死了!杜九言心软,抱着小萝卜,“我死不了,就是忘事了。我的伤怎么来的?”

“真、真的?”小萝卜抹着眼泪。

杜九言点头。

“我以后再也不丢下你了。”小萝卜抱着杜九言,“刚刚我去找吃的,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赖四在欺负你,他还拿砖头打你的头!”

赖四?这名字一听就不是个好人!杜九言拍了拍他的脑袋,柔声道:“没事,以后谁都欺负不了我们。”

“嗯嗯。”小萝卜抽着鼻子,点着头,“那我们把头发剪了好不好啊。”

这孩子,哭的这么伤心还不忘记剪她的头发,“想丑办法多的很,剪头发多麻烦。”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名字,”小萝卜眨巴着眼睛试探的看着杜九言,“你一直喊我小宝。”

小宝?杜九言撇嘴,这名字取的太没诚意了,还不如小萝卜好听。

她左右打量,她们待的地方像是个破庙的后院,她们坐在宝殿的屋檐下,四处残垣断壁杂草丛生,但更破的是,她们母子两人周身上下的衣服,简直惨到衣不遮体的地步了,和乞丐没什么两样,“小萝卜,这什么地方?”

“宝庆,隆安寺。”杜九言没有质疑,小萝卜暗暗松了口气。

杜九言回忆方位地理,应该在湖南境内,但又不知道两个宝庆是不是一个地方,“我们就是宝庆人?你爹呢?家里人呢。”

看这情况,她们母子应该在外很久了。

“不知道。”小萝卜眼睛骨碌碌的转着,“我爹死了,祖父母也死了,至于外祖家……您说不要他们了,就我们两个人在一起。”

爹死了,那原主就是寡妇喽?

一个身体虚弱生存能力更弱的寡妇,带着小孩不回娘家,在外面流浪……古代这么开放了?她觉得奇怪。

“不对,你刚刚明明说要找爹。这么快就死了?”不会哪天蹦出个男人,说是她相公吧?

捡个孩子可以,可她不想捡别人的相公。

小萝卜摇着头,“不,我爹真死了,可是你一直不相信,非要找我爹。我、刚才哄你呢,真的。”

杜九言打量着小萝卜,小萝卜一脸纯真的看着她,点着头,“娘,我说的都是真的。”

蹦出男人来,她也不会认,大不了鱼死网破!杜九言正要说话,忽然隔着一道墙的宝殿里传来砰的一声响,有个男人喝道:“都给老子蹲着别动,否则,将你们剁碎了喂狗!”

她们一直在后院没留意宝殿内还有人,母子俩对视一眼,小萝卜一骨碌站起来,“有杀气!此地不宜久留!”

“走。”杜九言当机立断,甩腿就溜,忽然,有人绕到后院,冲着他们一声爆喝,“什么人鬼鬼祟祟,站住!”

“娘别怕,有我在。”小萝卜停步,原地转身,脸上挤出笑容,谄媚却不讨人嫌,拱着手作揖,像个招财童子,“大爷,我们是路过的人。”

杜九言跟着点头。

“都给老子老实点。”宝殿内,七个身高马大凶神恶煞的男人,簇拥着一位穿着盔甲身形魁梧气焰嚣张的大胡子,此人约莫二十五岁左右,声音宏亮震的人耳朵发疼,“敢偷老子东西,不想活了。”

小萝卜拉着杜九言,警觉的道:“这些人不好惹。”

小萝卜的交涉失败,他们被大汉拿刀逼着进了宝殿。宝殿残破,地上铺着许多稻草,佛像歪在墙边,中间空出的地方,除了这些大汉,还有一群被围困,瑟缩的蹲在一起的乞丐。

“哪个是赖四?”杜九言目光一扫,十四个乞丐,六个少年,四个中年,两个半大孩子两个老人,其中一个人披着打结的长发,长的贼眉鼠眼,“是中间那个?”

“娘,您真聪明。”小萝卜点头,“不过,现在您惦记赖四是不是有点不对,咱们遇到麻烦了。”

杜九言的视线又落在大胡子身上。

“谁偷的,主动站出来。”大胡子的刀杵在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响,骇的所有人心惊肉跳。

乞丐中,一位脸上落了一道丑陋的疤,但气质儒雅的乞丐站了起来。他约莫四十几岁,声音温润,语气孤傲:“捉贼拿赃,你说我们偷了你的东西,请拿出证据。”

“是陈先生。”小萝卜低声道:“他是好人。”

杜九言嗯了一声,没说话。

“跟老子狡辩,这破庙里就只有你们在,不是你们还有谁。”胡子男指着身边的一个穿黑袍的侍卫道:“董大亲眼看见你们其中有人碰过我的包袱。”

“他看到是谁了?”陈先生问道。

董大长的高瘦,手里拿着两尺长的马刀,凑过来低声和胡子男道:“主子,当……当时我没留意,不过,咱们不用跟这些无赖废话,直接杀两个,不怕他们不交出东西来。”

陈先生冷喊道:“不过堂不查证就敢杀人,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

“滚一边去。”胡子男瞪了一眼董大,又冲着乞丐们道:“老子就是王法。从现在开始,老子数到十,偷东西的自己站出来,否则老子就一个一个的砍脑袋。”

说完,他就开始数数,庙里面一片死寂。

气氛压抑。

“娘,”小萝卜有些害怕,却硬挺着胸膛,“娘,你别怕,有我在。”

原主是有多窝囊,才会让一个四个小孩变的这么坚强,“没事,我们没有嫌疑。”

“你们,”董大忽然指着他们母子,“闭嘴!”

杜九言暗自呸了一声。

“十!”胡子男数到十,还是没有人站出来,他大怒起身,将刀架在最近的少年乞丐脖子上,“还没有人承认,那老子就先砍了你。”

“是他,”少年乞丐吓的尿了裤子,想也不想就指着陈先生,“是、是他偷的,我看到了。”

陈先生气的发抖,“你信口雌黄,我没有偷。”

“就是他。”身后赖四带头,三四个乞丐也跟着附和,一起指着陈先生,“我们都看见了。”

另外一个少年乞丐骂道:“赖四,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敢污蔑陈先生,我和你拼了。”

杜九言发现,这个少年乞丐的右手有点僵硬,还带着一只奇怪的手套。

“按住了。”胡子男话落,几个人上去就讲戴手套的乞丐压住,他则盯着陈先生,冷笑一声,“有胆子偷,没胆子认,刚才不还言辞凿凿!把东西交出来,老子就饶你一命,不然就先砍你的胳膊,再砍你的腿!”

“我没有。”陈先生被侍卫拖出来,依旧昂着头,“我虽为乞丐,却从不做偷鸡摸狗之事,你们没有证据,休要冤枉我。”

“一个乞丐还文绉绉的。”董大道:“主子,肯定是他拿的,这种人最虚假。”

小萝卜动了动,杜九言看着他低声问道:“怎么了?”

“娘,陈先生是好人,他还教我认字。”小萝卜皱眉秀气的眉头,“他不会偷东西。”

杜九言挑眉,问道:“你都了解?”

“我们来宝庆六天,一直住在这里,赖四是坏人,可陈先生和银手他们都是好人。”小萝卜眼睛骨碌碌转着,“娘,你别动,我想办法救陈先生。”

“东西不交出来,谁都走不了。”杜九言拉住小萝卜。

小萝卜道:“金子很显眼的,我们大家一起找,一定找到的。”

“真想救?”杜九言看着小萝卜,小萝卜点点头,“想!”

胡子男没了耐心,举刀冲着陈先生胳膊一挥,刀锋卷着寒光……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喊道:“等下。”

刀一顿,大家都朝杜九言看去。

一个穿着灰麻短褂的人出来,模样长的虽清秀,可却留着一头雌雄难辨的披肩短发,很怪异。董大先一步,抬刀一挡,喝道:“吵什么,想死是不是。”

杜九言神色不变,悠悠推开挡在面前的刀,大摇大摆的站在胡子男面前,“东西丢了就找,何必大动干戈要人命。”

胡子男刷的一下将刀架在杜九言的脖子上,“你站出来,东西是你偷的?”

“小九,”陈先生去拉杜九言,身后十几个乞丐也是一脸惊诧的看着她。

这个叫小九的女人带着孩子来了好几天了,一直疯疯癫癫说自己是皇妃皇后的,她来宝庆找夫君,今天赖四哄她,说带她去找夫君,本来想将她卖青楼去,没想到这疯女人有股子蛮力,纠缠中赖四失手用砖打了她,她当时就没气了,还以为已经死了,没想到居然又活了。

现在站出来,肯定是有发疯病了。

“小九,和你没关系,”陈先生劝杜九言,他身后立刻有人趁机喊道:“是她,是她偷的东西,你们杀她就行了。”

什么人这么无耻?杜九言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果然是赖四。

行,我记住你了。

“丢了什么,我帮你找。”杜九言道。

胡子男看着她,眯眼露着杀气,“一锭金子,你这是明知故问和我装傻?”

“我没拿,但我能帮你找到。”杜九言眉梢一扬,负手看着胡子男,“不过,金子找到了,你得把这锭金子给我做酬劳!”

胡子男笑了,不但他,屋里头的人都笑了起来,人家费劲力气就是为了找金子,找到了却给你做酬劳,那他还找个什么劲。

“果然是疯子。”赖四啐了一口,乞丐们也嗤笑着,这样的疯子没根没底,杀了也不会替她出头。

“小宝,”戴手套的少年乞丐冲着小萝卜喊道:“快让你娘回来,她又疯了吗,这是送死。”

小萝卜摇头,“银手哥,我娘不是疯子。”

“这还不疯?”银手简直不敢置信。

小萝卜崇拜的看着杜九言,“我娘真好看。”

银手无语,翻着白眼鄙视道:“一会儿死的更好看。”

上架公告

2022-06-20

书评(178)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