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眼看一场暴雨随时落下,轿夫们本就飞快的脚步这会又加快了,都跑起来了。。

“娘,不是我,真不是我。”沈雪竹被盯的心里发毛。

这是她穿越过来的第四天。穿越的梦她做了很多,都是想着穿成皇上皇后宠妃,谁成想会穿成个落魄家族的二小姐。空架子一个,啥都没有。想哭!

顿了几秒,她缓缓转过头,抬起右手撩开额前遮挡住眼睛的碎发,盯着她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眼里露出欣喜的光芒。

沈雪竹脱口而出:“你是穿越过来的吗?”

“夫人,别伤了身体,小姐年纪尚轻,不会有人怪罪的。”李婆婆柔声相劝,“小姐,你去歇着去吧,夫人的话可要牢牢实实记在心里才是。”

“这口气要我怎么忍的下去。”沈雪竹自说自话。

“确实没什么教养,得好好管教啊。唉,不知沈兄什么时候能康健。这样下去不行啊,沈家啊,要败喽。”

“作死!胡说什么呢!”春桃厉声数落。

“快走,快走,反了,反了天了。这女子乱了纲常,不得了了。”顾兆丰催促着轿夫快走。

叶语茶忙不迭满脸歉意:“顾老爷您多担待,我这丫头缺管教,还请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秋风卷着落叶在地上打着滚转着圈,像一个无赖。

“谁?是谁,给我滚出来?”沈雪竹捡起沙包在厅里走来走去嚷起来。

眼泪从白皙的脸上滑落。不得不说,顾盼薇这张脸真是精致。美人落泪,看的沈雪竹的心也不自主揪起来。

“唉,小姐,你还真当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看开点吧。”

沈雪竹还不解气,想接着追上去,被李婆婆一把抓住,“小姐,不要惹事了,夫人才好些。”

“许是这场病来的凶险,体质不如以前了。”有人煞有其事的分析解释。

沈老爷的病说起来也没有太特殊的症状。就是没有精神,一天到晚怕冷,无精打采。歪靠在一切能躺的地方,总是一副将睡未睡将醒未醒的状态。一个月前连碗都拿不动了。

沈雪竹紧闭双眼开始深呼吸。

真是,只要有热闹看,就算天上这会子下的不是雨,下刀子下地雷这些人估计也不带怕的。

书评(339)

我要评论
  • 红梅刺&的长衫

    她扯了扯身上的那件红梅刺绣淡蓝色缎面的长衫。以为春桃是担心自己穿的少会不小心走光。

  • 口气,&招呼春

    沈雪竹舒了一口气,环视了一下四周,想招呼春桃搀扶顾盼薇回轿子上。

  • &住。连

    “我一个人怎么拉的住。连小姐的话你都不听了是吧!”春桃压低声音,火药味十足。

  • 薇走过&去。

    沈雪竹一把拉过挂在春桃胳膊上的罗裙就朝顾盼薇走过去。

  • 一小会&。猫猫

    才这么一小会的功夫,只怕这街道四周只要长了脚的活物都围过来看热闹了。猫猫狗狗也在人群的空隙间,双腿间钻来钻去,这街上现在已是锣鼓喧天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 头,死&心像是

    她低下头,死命眨着眼,拼命想要将往外涌的泪水逼回眼眶。心像是一把铁锤一下一下砸在胸口,隐隐作痛。

  • 看,记&的五官

    正想细看,记清此人的五官时,沈母叶语茶的声音传了过来,只几秒钟分神的时间,再回看时,他已挤出人群,留下一个高大的仓促离开的背影。

  • 搀扶起&。

    这些话像是炸雷般从她的脑海炸裂开来。她不假思索地要伸出双手想要立刻搀扶起她问问清楚怎么回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