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楚的口鼻被狠狠地灌了一口水,她意识模糊不清,身体却清楚地认识到她此刻正在水里。

皇后有些不悦,跟旁边待候的丫环说了什么。

但是,这个疑惑,很快,陈楚楚就知道了。

看着她娇弱的身躯不断颤抖,墨赢之右手摸上了腰侧的剑。

不过,看他对她的称呼,陈楚楚用手扒拉了一下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大反派墨赢之,手段狠辣,为达目的无所不及,前期乔装成待卫待在男主身侧,暴露身份后直接逼宫当上了皇帝,后期被手下背叛,皇位这把交椅才坐了不到三天,就死在了男主的剑下。

这下轮到周天送愣住了,这东西这么丑,墨赢之从哪里得来的?而且,为什么还要给自己?

小说的背景是架空的设定,虚构的朝代借鉴了女子要缠足的规定,三寸金莲的恶俗让陈楚楚走路走得不是很舒服,特别她要跟上墨赢之的步伐,更显得吃力。

这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周天送松开手,手里的香囊就掉在了地上,这还不够,他抬起脚往上面使劲碾了碾。

开口的是一身红衣华服的女子,陈楚楚半眯着眼睛盯了她一会儿,突然想到小说里嚣张跋扈、一直和女主做对的女配裳红衣。

“是的,主子。”

宴席上歌舞升平,中途,四皇子借故离开,痴缠四皇子的草包大小姐自然注意到了,她藏着自己的心思,避着众人跟了上去。

墨赢之的个子很高,修长的大腿一迈就是陈楚楚的好几步。

不过,女子不知道的是,她在四皇子的印象里一直不太好,甚至于到了极度厌恶的程度。

“可惜了!”周天送凝望着远方,又似叹又似说。

这摔得也太丟脸了!

“陈大小姐行事勿勿,可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哎呀!原来你里面的衣服都湿了呀!穿着披风,我倒是眼拙,没能一眼看出来!”

“陈家是皇商,要是搭上这条线,对主子会是个极大的助力。”

陈楚楚脸色苍白地看着他,很难忍住身体上的颤抖。

书评(231)

我要评论
  • 就是草&姐的贴

    她的眼睛亮了亮,想毕,这就是草包大小姐的贴身丫环绿意了。

  • 寒气,&“果然

    周天送一听到陈楚楚,脸上顿时就布满了寒气,“果然是个草包,连个香囊也不会绣!”

  • 来你里&了呀!

    “陈大小姐行事勿勿,可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哎呀!原来你里面的衣服都湿了呀!穿着披风,我倒是眼拙,没能一眼看出来!”

  • ,要是&去,他

    这次商谈,可是要事,要是消息被透露出去,他定讨不得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