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乐珊是个赫赫有名的幽暗女巫,是那种彻底毁灭世界当家常便饭的坏种。一次黑魔法试练让她自身受诅咒之,再次穿越进了死亡……的女人身体里,替代她活着。麻瓜们的生活折磨着她,工作,养娃,教娃,投金币练娃号,忙的她都后悔当初会出现在这世界。小祖被她养的白白地胖乎乎,每日爱和她在魔法童话故事书里冒险的,我以为麻瓜一辈子就这样了。突然间晚上,普普通通女人的糟粕前任登门拜会拜会,还带着另外一个小祖要再次熬死她。他悲情,他有钱的人,他家财万贯,他懊悔,他梦想是死在她怀里,因为他尤其带个脑癌病准备好在她跟前归天。两名小祖,一位可定向撒盐驱霉气,一位抱着亲爹当即哭坟车里哐当作响的药剂瓶,在颠簸的路程里快要摔在地上。。

马车一眨眼就消失不见,爆炸的冲击力依然把她打向臭水沟里,摔了个底朝天。

他抱着的孩子长的和夜羽凡一模一样。

妙音市里的设计公司可不止是plo集团,各方势力都争着这杯羹去大放异彩,人人一口还好,抢不好只能选择普通然后宣布破产。

准备好空的试剂瓶,高压锅架着燃气灶,熬着臭气熏天的一锅黑,戴着防毒面具,在自己画好的隔绝法阵周围里忙忙碌碌。

黑色的乌鸦在芃乐珊的肩膀边站都站不稳:“主人!什么时候才会好?”

夜羽凡好奇的看着她划燃一根火柴并嘱咐他:“灯光一灭,你就要睡觉咯!”

他给芃乐珊的感觉就是听话懂事,年仅四岁就会知道帮她做一些事,经过昨晚的故事书旅行他更加沾着她。

白言希也才知道孩子的父亲为什么会不出现,巨大的阴谋摆在眼前。

“妈妈!讲故事!”

他再出来的时候,鸦鸦立马跳进屋里的隔绝阵法里躲避着:“小孩儿都是吃人的小恶魔!”

次日:

她刚进入员工设计部里,他们都冷不丁的挺直了腰,交头接耳说她今天吃错药的下属,马上回到位置上。

她的母性是被突然激发了,忽的她跟吃了听话水一样,想离开的心思抛到九霄云外,抱着他就不得撒手的那种。

前提是,用的多了,魔力将会消耗过大,再次使用的话,后果一定是坏的,现在的办法要么找到解咒的方法,要么就乖乖的等待这具身体的生命耗尽,重新施展转生魔法。

而她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勺子挖满模糊的东西往嘴里塞,她的嘴乐意,胃不乐意,吃一口就呕的不行,捂着胸口在地上乱弹。

她小时候最爱看这稀奇古怪的书,因为里面特别有趣,现在拿来哄孩子是刚刚好。

这里的房间挺宽阔,三室一厅一卫一厨,里面就住着她和他,宽阔的小家里,他每天最期待的就是躺在床上找母亲讲故事。

“妈妈!”空洞的孩音在她耳边回荡:“妈妈醒醒!”

医院撒谎骗她说双胞胎里的其中一个已经死亡,夜羽凡是最后一个,慌言终于有天被拆穿,上个月她再次看见那个男人。

夜羽凡坚定的点点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闹声,&”

    寂静的房间里只有钟摆的吵闹声,还有夜羽凡无力呼喊母亲的叫声:“妈妈!你起来啊!”

  • &然后捧

    夜羽凡虽然才四岁他也出奇的懂事,爬上凳子给她倒凉白开,然后捧着水走进厕所。

  • 芃乐珊&身体空

    芃乐珊就觉得身体空落落的,麻痹感让她喘不上来气,意识逐渐恢复如初。

  • 过来,&副样子

    “主人!”鸦鸦被她一道魔法穿送阵呼唤过来,看见她这样子,吓的鸟毛飞一地:“可怜的主人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

  • &瑶的童

    “妈妈给你讲一个,关于尼古拉斯.凯奇.伯爵.月华瑶的童话!”

  • 俊不禁&我咬一

    鸦鸦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忍俊不禁的流口水:“主人借我咬一口呗!”

  • 在别人&的身体

    一本厚实的故事书出现在她的手边,芃乐珊一惊,她还以为待在别人的身体里魔力会消失,没想到自己的魔力依然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