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将军府养在乡野的四丫头。为查身世之谜、报刺杀之祸、诉生母当初之冤案....陡然回府。在这暗潮汹涌的京都将军府里,她多次被牵涉进各类诡异奇案之中,险象环生。万幸,能有一人一直站在她的身后......——————问:

少年消瘦的下巴、即便是从下往上这种死亡视角,也挑不出什么不妥的。只是他的表情太过冷毅,很容易让人想起,他杀人时的模样。

马车内,夏悠悠蜷缩在一处,刚想咳嗽,听到外面李怀的话,又硬生生的把这咳嗽给忍了下去。

“正因如此,才更要带她回去。”萧恒看向好友,又看了眼四周的人,这才压低了声:

英挺剑眉,黑眸锐利,轮廓分明,看年纪也应该不到二十,身上却有种冷傲孤清的狠绝之意,不像个少年。特别是那双眼睛......

声音更柔缓了几分:“我是问你,这般帅气英俊好看的我,和抱着你的这位凶凶的哥哥比,谁更好看?”

“何为......瓜皮?”李怀的笑还挂在脸上,幽幽道。

他们应该是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将军府,她正被萧恒半托在怀里,从一处府宅的后门往里走。

很难想象,会是什么人在算计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

她看得太过投入了,忽然察觉到哪里不对。

“我等此行去安云曹府,奉的是将军密令,并未走漏半点风声。而夏悠悠并非曹府之人,更与此次案件无关,却偏偏在你我动手的那晚被人打晕,丢进了曹家柴房!又偏偏,带她来安云的那位嬷嬷几天前意外死了......李兄可知,从云州到京都,是不需要路过安云镇的。”

这一觉很长,她感觉包裹着自己的不再是硬邦邦的马车,而是变得温暖坚实,像被人托在怀里,小心翼翼且急促的移动。

萧恒近在咫尺间,也紧跟着低头瞧了她一眼,眸中疑惑更深!

这到底得是多么自恋的人才会问出这种自恋的问题?

“云州?”李怀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听说陛下当年还是潜龙之势时,就是在云州和夏将军打了一架,俩人这才成了好友的。那可是夏将军的老家!

这还是夏悠悠第一次这么近的去看萧恒。

对夏悠悠而言,既已被人盯上,那去京都,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心跳顿时就慢了一拍。

夏悠悠心里一个劲的翻白眼,表面上却依旧是一副差点没缓过来的模样。目光在这二位都很好看的少年之间来回转。

第八章误伤

2022-05-14

第九十九章

2022-05-14

书评(441)

我要评论
  • 那宅子&。

    “不过萧兄,你当真要把这病怏怏的小孩带去京都,送进夏家那宅子里?”马车外,李怀仰头喝了口水,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突然变得正经。

  • 又硬生&这咳嗽

    马车内,夏悠悠蜷缩在一处,刚想咳嗽,听到外面李怀的话,又硬生生的把这咳嗽给忍了下去。

  • 恒的眼&会抑制

    这种初印象,使得接下来的每一天,只要夏悠悠看见萧恒的眼睛,就会抑制不住的想躲想逃。

  • 萧恒语&气肯定

    萧恒语气肯定:“她既是将军府的人,我自要安全把人带回去。”

  • 给任何&都闻到

    夏悠悠从未见过那样冷漠的一双眼睛!一如萧恒手中那柄溢着寒光的剑,不给任何人机会。数米之外,她甚至都闻到了血腥气。

  • 说,她&的女儿

    即便如外面那俩人所说,她是什么夏将军的女儿,身份贵重。这种害怕也不减分毫。

  • 你察觉&到不对

    他顿了顿,继续道:“那晚若不是你察觉到不对,及时收手救下了她。李兄觉得,她此刻会是何种下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