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黛再次穿越了!左邻,宁采臣刚把聂小芳领进屋。右舍,许仙他姐正喊他打酱油,断桥相见还待它日。家里,老爹病危在床,老娘牢骚满腹,大哥游手好闲,大嫂非常好吃懒做,再再加事事跟她不干掉的二姐,抬起头望天,自此剽悍的人生不需作出解释!!!!**************这是一个在聊斋的故事里家长里短,发迹致富之路的生活传奇清晨。。

道人说完,又是一晃,便出现在十步开外,再几晃,便看不到人影了。

阿黛边看着风景边沿着水路撒下鱼网,甭管最后能打到多少鱼,终归是能贴补一点家用的。

东屋传来一阵气弱的声音:“他娘,这天还没亮透呢,哪里日上三杆的,你别心里不痛快就拿阿黛出气。”

孟氏气结,一脸胀的通红,恨声道:“大哥,我可是你妹子。”

“大哥,你太过分了。”王靛在边上挥着拳头,一幅愤慨的样子,却又压低着声嘀咕:“买什么酒,买些吃的也是好的呀。”

井台边,那一对母女正亲昵的说着话。

据说当年,孟家人还想悔婚来着,是孟阿霞死活不同意,非要嫁过来的,从这一点来说,这孟氏相当不错。

“子不语怪力乱神,阿成休要再犯痴了,照你娘的话去做。”这时,王继善扶着墙出来,连站都站不稳了,气喘吁吁的道。

终是不甘,看了看天色,还不算晚,咬了咬牙,再撒一网,阿黛想着。

阿黛一下子愣了,不由大急,急步上前,用劲一扯姜氏的袖子:“胡大娘,你把我的酒砸碎了,这可是陈氏酒庄的酒,你得赔。”

随后那道人就将竹筒放在地上,转瞬间,竹筒开始变粗变高,不一会儿就涨到八斗篓那般大小。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呆了。

而大嫂孟氏,娘家也算是薄有资产,也因此她的嫁妆也算是丰厚,只可惜,嫁入王家近两年了,顶不住王家一家人时时的掂记和打主意,最后丰厚的嫁妆全贴进了王家这个无底洞,而孟氏,不知是看开了还是破罐子破摔,总之,嫁妆你们要用就都拿去,家里的事情却是啥也不干,有好吃的那也先下手为强,总之,如今成了人人嘴里,好吃懒做的赖妇。

“你这死丫头,害不害臊,净打听这些东家长西家短的。”做母亲的没好气的点了点王靛的额头。此妇人正是王黛如今的娘亲刘氏。

“哦。”王黛应了一声,老爹吩咐,她自是应从,便去抱王成手里的酒坛子,又接过大嫂手里的当票,然后转身一溜小跑的出了院子。

阿黛不由瞪大着眼睛,昨晚是她烧的饭,她记得还有一把米的,不用说了,定不知是哪一个半夜里肚子饿,起来烧饭吃了,难怪灶头还有一些灰呢。

说实话,这时真让阿黛把这只龟拿去卖,一来不忍,二来因着那股子敬畏之心,阿黛还真有些不敢,正如之前那位嫂子说的,这么大的龟透着邪性呢。

“你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体,出来干什么?找不痛快啊,还说阿成犯痴,你不想想你自个儿痴成什么样了,这天下,不是秀才,不是举人的多了去了,若都象你这样放不下,哪还不个个只得投井跳河了。”看着王继善那病弱的样子,刘氏连忙上前扶着他,嘴里絮絮叨叨的。

一时间,整个院子沉默无语。

再加上阿黛本就不是小气之人,不管这道人真是高人还是神棍,总归不过是一条鱼罢了。部好过万一又惹得这些高人一时兴起,把她剩下的鱼弄没了,那她便哭都没地儿了。

“本店概不赊欠。”孟有良斜睨了一眼孟氏道。

断更说明

2022-05-13

请假一天

2022-05-13

书评(197)

我要评论
  • 由的咋&两银子

    一边那几个洗衣服的嫂子也围过来看着龟,都不由的咋舌着:“这么大的龟还真是少见,到集上,若是遇上识货的人,百十两银子还真说不准。”

  • 觉的,&那竹筒

    此时那道人又从那大竹筒里抽出两张席子铺在地上,接着又从竹筒里拿出一只大的葫芦瓢,然后就从竹筒里开始往来舀米,源源不觉的,没一会儿两张席子上的米都堆成小山状,那竹筒竟好似个聚宝盆似的。

  • ,我几&那竹筒

    众人呆愣之余,也有小市民的算计,知道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过了这村没那店,立刻呼啦的全都围了上来,你几斗,我几斗的,直接将钱丢进那竹筒后,便开始装米。

  • 活蹦乱&醋鱼,

    “哪里,是运气好碰上鱼群了,大叔来一条吧,瞧这多新鲜,活蹦乱跳的,不管是煮鱼汤还是烧醋鱼,都鲜着呢着。”王黛冲着人笑嘻嘻的道。

  • 。”说&话的是

    “阿黛,你这是要出湖打渔啊,如今西湖的鱼可不好打。”说话的是另一边一条渔船上的胡大伯。

  • 望去,&那青黑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却是大出阿黛的意外,才没一会儿,围着她小船的一块水面,那是波光鳞鳞,对,就是波光鳞鳞,而不是波光粼粼,因为放眼望去,全是鱼身上的鳞片和那青黑的鱼背脊,太震撼了。

  • 另一回&事,太

    而王黛自一开始到现在,都瞪大着眼睛,她记得聊斋里有这么个法术,只是记得是一回事,亲眼看到那绝对是另一回事,太震撼。

  • 时,王&病着呢

    到得此时,王黛突然醒觉,懊恼的拍了拍脑袋,老爹还病着呢,咋忘了跟道人求个方子,只是此时,道人已渺渺不知何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