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柔媚奸诈的赵姑娘、偏狭自私自利的程太太、逆来顺受的舅舅的作用下,程玲儿远离它了本来困窘但波澜不惊的生活,她带着对因为未来的无限憧憬踏往了未知的电车......而大小商人们交换情报、打听行情的地点多是各色茶楼。在市中心的醉止茶楼每天迎来送往十几批这样的客人,俨然是一所交易协会。大商人们可以上二楼点一两道菜肴烟茶点心,小商人们则多聚集在一楼大厅中,三四人拼坐一座,点一壶苦茶,配自己带的烧饼干粮,倒是正好顺便解决三餐。。

王师傅自然是不愿意告诉他的,便推脱说道:“肖先生的家况,我也不十分了解,再说肖先生也不像是能供得起外甥女上学的,那衣服怕是捡的别人家孩子不要的穿吧。”

“我看她倒像是的女学生哟,想必家里能供得起学生,家境也不错的吧?”

在她将家里的积蓄几乎挥霍一空时,又不顾肖书亭的反对,嫁给了当地银行的程经理当姨太太,当了几年的程太太,愈发地习惯了过好日子。

金胖子举起茶杯,咋了一口,又立马吐到了地上,一脸嫌弃地说道:“如今摩登的太太小姐谁还穿青花布,你这布不好卖,就是新布,也比不上人家时兴料子的旧货,你们找别人吧。”

“你不要这样说人家。”

但是像替人家洗衣服或出去给人家当帮佣这类事,她是断然不肯去做的。

原本呆坐在长凳椅子上的肖书亭,看到外甥女竟找来茶馆子抛头露面,简直是不能再丢脸的事情,本分守旧的他急忙一手抱起桌上的青花布,另一只手不住地挥向门口舞着,让外甥女出去茶馆外头。

“呦,这么巧,王师傅也来啦。”

“王师傅,这位赵姑娘我们并不认识,不知她家里是作什么的,为何愿意资助我家外甥女呀?”肖书亭疑惑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落到他们一家人头上。

程太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穿着一身青花布的长裙,头发高高地盘起,瓜子脸上不施粉黛也自有风情,唯独一双手因为常年染布,变得十分的粗糙。

程玲儿最怕妈妈提学费,妈妈时常念叨着她的学费太贵了,玲儿觉得家里处境艰难,自己是造成这一切困境的元凶。

原本内向怕人的肖书亭,无奈地当起了游击商人。

“我多跑跑......总会有法子的......”

但是她又不想辍学,学校里辍学的女同学嫁给了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人,在街上碰见时,对方已经不再是印象里活泼的十四岁少女模样,双目失神,愁容倦怠,身形枯槁,拐着一口筐,拖着步子如枯萎的落叶在菜市场里游荡。

程玲儿心中想着,明日见到那位“赵姑娘”自己该说些什么呢?

“哎,今日,还不曾有生意,我下午再去那茶楼看看罢,房东那里当真是不能再宽限两日了吗?”

赵姑娘看他接下钱,从小皮包里抽出条绣花手绢,在鼻子上拂了两下,眼眉毛一挑,问道:“王师傅最近生意可好了哇,我刚在楼上看,有位顶漂亮的小美人来你这边,不知是哪家的千金来约你哟。哎呦,她那份清丽,真真是个不俗的美人胚子。”

“呵,王师傅好眼光呢,我呀,这是刚请的洋师傅烫的,眼下摩登的款式哟。”说着,赵姑娘点着兰花指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嗯,我知道的阿妈。”

书评(293)

我要评论
  • &吧。”

    王师傅自然是不愿意告诉他的,便推脱说道:“肖先生的家况,我也不十分了解,再说肖先生也不像是能供得起外甥女上学的,那衣服怕是捡的别人家孩子不要的穿吧。”

  • “是个&着远去

    “是个好苗子,可惜喽,生在这样的人家,也是她的命。”金胖子看着远去的肖家小妹,不怀好意地笑道。

  • &来,立

    金胖子刚正准备想门口走去,一抬头,竟看见一位十三四岁模样的女娃径直向他们这桌跑来,立马停了脚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