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成了女霸总职场小白一不小心穿书成了女霸总。这次的故事怎么不一样?但顾清黎是谁,这种小问题难不倒她的,诶? 不对,怎么又冒出一个花花大少,还对她展开猛烈的追求。“拜托,我好不容易当个霸总,我可不想当别人鱼塘里的鱼。”(大哭.jpg)............某天,顾清黎看着壁咚自己的男人“你干嘛!”(大哭.jpg)男人看着被圈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揉了揉她的头,笑着说,“宠老婆呀。”顾清黎内心一顿mmp,周倾礼你个腹黑男,说好的一片鱼塘呢,怎么你24小时都粘着我。(ps:男主前期为了伪装身份,是个无所事事的“噢,好。”。

“顾璃,帮我倒杯咖啡。”

“噢,好。”

“顾璃,帮我打印一下资料。”

“噢,好。”

“顾璃.......”

看着同事们个个把她当跑腿小妹,顾璃叫苦连天,大哥大姐们,放过我吧,我只是个刚毕业不久的职场小白,不是你们的保姆!(大哭.jpg)

......

“顾璃,来我办公室一趟!”艾莉丝高傲地踩着高跟鞋扬着头冲顾璃喊道。

艾莉丝是部门的经理,也是人人都怕的女魔头。

“顾璃居然又被她找上门了,看来,我们的这位跑腿小妹,又要被骂了。”几个同事在背后嘀咕道。

“好,马上就来。”顾璃低下了头,垂头丧气地走到艾莉丝的办公室门口,停住了脚步,调整呼吸,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牵强的微笑,这才抬起手敲了敲门。

“叩叩叩”

“进”

“经理,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觉得呢?我找你能有什么事?”艾莉丝顿时火冒三丈,仿佛顾璃再多说一句,她就要爆发了。

“难道......我又被投诉了?”顾璃低着头小声嘀咕。

“对!你还挺有自知之明啊,这是这个月第十次了,你怎么回事?”艾莉丝咬牙切齿地询问顾璃。

“我......我只是说了一些实话啊。”

“实话?你有没有想过你所谓的实话,置公司于什么境地?你得罪的那些老板,都和我们公司有合作,现在你搞这么一出,是想我们公司明天就倒闭吗?”艾莉丝对着顾璃训斥道。

“这些大人物,你顾璃惹的起,我们惹不起。我们公司已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你现在就去办理离职手续,马上收拾东西给我走人!”

顾璃的手揪着衣角,强忍着眼角的泪水,对艾莉丝说:“对不起啊经理,给你添麻烦了。”

顿了几秒,顾璃又开口道:“但是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如果那些人连实话都接受不了,那么又怎么能够运营好一个大公司呢?离职手续我会去办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错了。”

说完,便朝着办公室门外跑去。

收拾完东西,顾璃低着头走出了公司,一路上没有同事跟她告别,也没有一个人挽留她。也对,他们都把她当成跑腿小妹,跟工具人似的,又怎么会在意她的去留呢。

她在这家公司,总是格格不入,她不懂他们的规则,他们也不懂她的坚持。在众人看来,她所坚持的正义,不过是无用的反抗,不管怎样,最后的结果都不会因她而改变。

“算了吧,也许这里真的不适合我。”顾璃心想。

......

回到家,把东西整理完之后,顾璃倒头就睡了过去,这一睡,就睡了9个小时,睁开眼睛再看时,已经是大半夜11点了。

“完了,我的小说还没更新!”她急匆匆地从床上下来,跑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开始码字。

她是个写网文小说的作者,但是她的文章一直不温不火,没什么人看,但是她依旧坚持每天更新,而那仅存的几个读者,也给了她一些写下去的动力。

她的手指在键盘上不断地敲打着,为这寂静的深夜,添了一抹生气。

别看她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但是心中却住着一位女强人,她幻想有一天自己能够成为跟小说里一样强大的人,所以她写了自己的第一本小说。

她边码字边念叨着:“顾清黎掌握着一家公司的经济命脉,是个了不起的女企业家,于此同时,面对公司高层的各种刁难,她也能轻而易举地解决......”

写到这,突然一束光闪过,她眼前一篇漆黑,脑子一片混乱,混乱之中,依稀听到了记者的播报声:“顾清黎,被誉为业界最年轻的女企业家,前几日,在一场车祸中受伤,至今仍昏迷不醒,让我们来看看现场人员带来的最新消息......”

“顾清黎?年轻的女企业家?这不是我小说里的人物吗?”顾璃缓缓睁开双眼,她起身望了望四周,从她身上的病号服和四周的消毒水味,她确定她是在医院。

“顾总,您总算醒了,您昏睡了一天一夜,可吓死我了。”助理潇潇小跑过来,牵起她的手关心道。

“顾总?哪个顾总?你又是谁?”顾璃疑惑道。

潇潇心想:该不会出个车祸把脑子给撞傻了吧?

“我是你的助理潇潇啊,顾总您可别开玩笑了,公司等着您回去主持大局呢。”潇潇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你说的不会是顾清黎吧?!”顾璃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回过神,眼睛瞪大地看着潇潇。

“对啊,您不就是顾清黎吗。”潇潇疑惑道。

“那我的公司名叫什么?”

“YZ啊,您不会失忆了吧?我这就去叫医生。”潇潇小跑着出了病房。

顾璃眼神呆滞地望着天花板,心想,难道......我穿书了?还是我自己写的书......

那原本的顾清黎呢?难道在这场车祸中去世了?

顾璃挠了挠头,烦躁地踢了踢身上的被子。

“叩叩叩”

“请进”

“医生,我们顾总刚醒,目前看来没什么大毛病,就是脑子可能撞伤了,她好像记不清一些事了,您帮她检查检查。”潇潇向医生解释道。

医生完成一系列检查之后,看着CT图,说了句:“没有什么大毛病,脑子也没有什么损伤,可能是因为某些外部刺激,导致的暂时性失忆,过段时间就会好的,你们也别着急。”

“那现在可以出院了吗?医生。”顾璃看着医生说道。她在这里躺了一天一夜,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虽然这具身体可能不是她的,但是生理上的难受是真的。

“我建议你再留院观察几天,因为后续我们还要重点观察你的身体状况。”医生反驳道。

“别呀,我再待下去,没病都要憋出病来了。”(大哭.jpg)

潇潇看着自家总裁这幅非出去不可的模样,叹了叹气,说:“医生,您让她出院吧,我们之后定时来医院复查。”

医生看了看她们俩,无奈说道:“好吧,适当的出去呼吸新鲜空气也许对康复有好处,注意这段时间不要剧烈运动,也不要到处乱跑,以免触碰到伤口。”

顾璃的眼睛瞬间放光,笑着对医生说:“好!谢谢医生。”

而此时的潇潇,还并没有发现,她的顾总,已经换了个人了。

“潇潇,你说我是因为车祸进的医院,那撞我的人是谁?”

“是周家大公子,周倾礼。”

“周倾礼?”顾璃顿了顿,周倾礼,是她笔下创造的另外一个人物,是个花花公子,但他和顾清黎的关系仅次于家族企业和她公司的合作,生活中并没有什么交集。

而且,顾璃的小说里,并没有写过这场车祸,那这场凭空出现的车祸,难道......

“他在您昏睡的时候有来探望过您,他挺愧疚的,在这待了好久才离开。”潇潇解释道。

“好,我知道了。”

回到家,看着眼前这栋别墅,内心一阵狂喜,没想到自己笔下的大别墅,有一天成了真实立体的,这好比中了几百万的彩票,甚至比中了彩票更开心。

收敛了自己的表情,顾璃走近别墅,这栋别墅,比她小说里描写的更胜一筹。也许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正体会到这种惊艳。

(之后的顾璃在文中就写成顾清黎了。)

第二天,顾清黎一大早就醒来了。

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通过缝隙照射进来,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洗漱完随便吃了些早饭,便拨通了潇潇的电话号码。

“潇潇,我今天想去公司,你带我去看看吧!”顾清黎有些兴奋道。

潇潇惊讶道:“顾总,您大病初愈,才出院,就要去上班?累垮了怎么办?况且医生也说了最近要注意您自己的身体状况。”

顾清黎带着哭腔撒娇似的说:“好潇潇,你最好了,你就带我去看看吧,而且出去散散步看看风景也对病情有好处,我就去看看,不上班不工作。”

“那好吧,就去看看,你可别这时候拿自己身体开玩笑。”潇潇无奈道。

顾清黎的语气中透露着愉悦:“最爱你了,潇潇。”说完便搭上潇潇的肩,仿佛两人是无话不谈的挚友。

但是今天的顾总和以往不太一样啊,她以前从来都不会撒娇,今天怎么.......

潇潇摇了摇头,可能是我多想了。

两人一同来到了公司,逛了一圈过后,来到了顾清黎的办公室,顾清黎走到办公桌前,一张立在桌上的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照片上的人长着和顾璃一模一样的脸,但不同的是照片中的她不苟言笑,冷冰冰地,俨然一副女强人的姿态,穿着打扮也与现在穿着休闲装的她截然不同。

除了这张脸,她们几乎没有共同之处,无论是性格,能力,还是经历,顾璃都不如顾清璃,但这毕竟是顾璃脑子里幻想出来的人物,完美也是必然的。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潇潇探出头看向门外,只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至少有180的大高个,一双深邃的眸子隐约透露出一丝的玩世不恭,但再仔细去看,便会发现他的眼中更透露出一丝势在必得的自信。高挺的鼻梁,完美的唇形,这男人,简直就是脸蛋天才,纵使站在大街上,也是人群中的焦点。

他在人群中,用玩世不恭的笑容,靠近一个小女生,问:“美女,你们顾总在哪?”女生看得出有些许紧张,但眼睛里透露出的是对男人的仰慕,她说话声音都变得有些结巴了:“顾总......在......办公室......”

“谢谢你。”说完又对她笑了笑,不笑还好,这一笑又引来了一阵骚乱,公司的女生都纷纷上前,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但是很显然,周倾礼的目标,只有顾清黎。

他拨开人群,径直往办公室走去,看见了潇潇探出来的头,邪魅一笑:“叫你们顾总出来。”

顾清黎闻声走了过来:“潇潇,是谁来了?”

“这么快就把我忘了?顾总?”周倾礼擒着一抹笑容推开门,看向顾清黎。

顾清黎的双眸对上了周倾礼深邃的双眸,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她的心跳漏了半拍,确实,周倾礼有那种让人一见钟情的资本。

这是顾清黎第一次见到周倾礼,除去上次的车祸事件,这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初遇。

“怎么,爱上我了?看得这么入迷”周倾礼挑了挑眉,往顾清黎的方向走进了一步,打了个响指。

顾清黎猛然回过神来,又往后退了一步。

看来这个放荡不羁的花花公子应该就是周倾礼了,那个撞顾清黎的人。

“可惜了,当初怎么就没给他们写一条感情线呢。唉,算了,我还是离他远点吧,现在刚到这,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顾清黎心想。

整理好思绪,顾璃学着顾清黎的姿态看向周倾礼的眼睛,用一种疏离的态度对他说:“爱?我的爱可没这么廉价。况且周公子的女朋友这么多,也不缺爱,不是吗?”

“不错,还记得我是谁。”周倾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道。

“潇潇,去帮周大公子倒杯茶吧。”顾清黎略过这个话题,转头对潇潇笑着说。

“好的,顾总。”潇潇起身往门口走去。

“周大公子今日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不是单纯聊天这么简单吧?”顾清黎边说边往办公桌走去。

“你怎么把我想的这么坏,我就是来看看你,毕竟是我先把你撞进医院的,来表达一下歉意而已,哪有那么多坏心思。”周倾礼故作委屈的样子说道。

“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顾清黎作势起身往门口走去。

周倾礼上前一步,将顾清黎困在了座椅和手臂之间,身体向前倾,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你......你干嘛!”顾清黎显然被他的这一举动吓到了。

“我只是想和顾总聊聊天而已,可惜某些人对我的防备心太强了,我只能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了。”周倾礼邪魅一笑,脸又往顾清黎的方向凑近。

书评(243)

我要评论
  • 公子今&这么简

    “周大公子今日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不是单纯聊天这么简单吧?”顾清黎边说边往办公桌走去。

  • 就没给&离他远

    “可惜了,当初怎么就没给他们写一条感情线呢。唉,算了,我还是离他远点吧,现在刚到这,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顾清黎心想。

  • 你带我&顾清黎

    “潇潇,我今天想去公司,你带我去看看吧!”顾清黎有些兴奋道。

  • 清黎第&意义上

    这是顾清黎第一次见到周倾礼,除去上次的车祸事件,这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初遇。

  • 潇潇,&且出去

    顾清黎带着哭腔撒娇似的说:“好潇潇,你最好了,你就带我去看看吧,而且出去散散步看看风景也对病情有好处,我就去看看,不上班不工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