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彩,一个自海上漂游到北荒村的女娃。拣到她的夫妇,抬起头见漫天霓虹的云彩。给她取名为霓彩,从此后她叫古霓彩。霓彩慢慢的慢慢长大,望着古氏夫妇慢慢的变老,可她的容颜却只逗留在十七岁。古氏夫妇不安心她一人在世上,曾给她说媒。可与她朋友相处的人都落荒而逃,也没一人娶她。又因为她的容颜会身体衰老,村里的人暗地里说她是妖。古氏夫妇了年迈,严禁不带着霓彩搬去荒无人烟的疆北荒域。古氏夫妇寿终正寝,留下的霓彩一人居住荒域。如此过了四百多年,几道火光砸进荒域,被打破了霓彩的波澜不惊生活。“你是?火焰兽?火虫子?但是……火蚯蚓?”焱烐,一条焦黑焦“这,这是怎么了?”。

“夫君,这河水怎么都是死鱼啊。”

火焰兽伸着小舌头,看起来累的不轻。霓彩坐在地上,背靠着透明的墙,神色落寞。

霓彩吃着吃着,又想起了娘亲和爹爹。他们离世之前告诉自己,她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是从河里捞上来的,不知道来历。而他们一生无儿无女,也就当霓彩是亲生的一样。

“这,这是怎么了?”

北海海域,一时间尸横遍野。附近的渔民看着海上漂浮的各种海洋生物,只觉得背脊发寒。

“你是?火焰兽?火虫子?还是……火蚯蚓?”

“殿下,名册,还未统计齐全的时候。陛下入梦,已经拿走了。”

火焰兽眨巴着眼睛,看看那根被扔下的萝卜,又看看霓彩。偷偷的爬上桌子,将萝卜一口吃掉了。

“父帝拿走了?父帝不是在闭关吗?”

“火焰兽,不用点火了,没用的。”

“夫君你快看,彩霞……好美啊……”

霓彩也有些害怕,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好像是什么大型的东西掉下来了。

古氏夫妇带着她搬进疆北荒域的时候,还会出门采买。那时候,她还能吃到娘亲做的各种饭菜。可古氏夫妇离世以后,她就发现,自己被困在了这一处地方。她曾试过,四面八方都出不去。她会被一层看不到的墙阻挡,第一次撞上的时候,额头起了包。她试过几次,便不再试了。荒域里能找到什么,她就吃什么。幸好有火焰兽和小虫子陪着她,不算太孤单。

“火焰兽,给我生个火吧。”

“啊!火焰兽!”

可海里千亿万计的生灵,就算渔船打捞,也捞不完。几日过后,海上臭气熏天。渔船受不了这种恶臭,不再出海。又过了几日,附近的渔民都争相搬离北海海域。

火焰兽明显对墙没有兴趣,还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冒黑烟的地方。

“好听,就叫霓彩吧。”

“你是命理星君,你不晓得?”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卜!你&起你了

    “火焰兽!你又偷吃我的萝卜!你这么能吃,我要养不起你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