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青天宫内,一位老道盘坐蒲团上,闭着眼睛应是睡着了,神态安详。小唐瑶看见了,对司夜比了个嘘,随后像是两只小猫蹑手蹑脚走到了老道面前,走近了便能听到老道发出轻轻的鼾声,小唐瑶憋着笑拿起神台上画符的毛笔,沾了沾红色朱砂水便在老道脸上创作起来。

“你说你,都四十多的人了,还是个道士,你咋害怕鬼呢?”司夜一脸嫌弃的说道。

“想好了。”司夜并没有犹豫。

“师兄说:你是做什么汇率转换的,你这算哪门子汇率转换。你这明明就是个香烛纸钱店嘛。”司夜说到,随后他转念一想,“等等,你这所谓的汇率转换,就是别人给你真钱,你给别人冥币啊?”

“谢谢陈阿姨的夸奖,陈阿姨做的衣服最好看啦,我们山上的孩子都喜欢你做的衣服。”

“好师弟,我当初做道士纯粹混口饭吃,要不师弟,你用那个九什么雷的,给它灭了,就当帮帮师兄我。”张伯文拉了拉司夜讨好的说到。

司夜做了个拱手礼,唐瑶做了个作揖礼“参见师兄,师父。”

“相思无解,对相思无解,那司夜你可要小心点了,千万别患上相思。”小唐瑶语重心长的对司夜说。

陈裁缝店里,“啊呦,小姑娘现在长的说越发水灵了弄。我要是又个儿子呀,肯定让他以后娶你哦。”陈裁缝给小唐瑶量尺寸说到。

司夜看着吃着津津有味的小唐瑶,敲了下自己的头“对了,我差点可把正经事忘记了,小瑶跟我去见师兄,师兄找咱俩。”“早课结束,午课尚早,师父找我们做甚?”“去镇上看看有没有你师祖的信,还有小瑶你现在在长身体,个子长的快,该给你重新做件得体的花衣了。”司夜说着,却忘记自己还穿着师父留下来的纳衣,衣服已经缝缝补补好多次了,上面已有了不少补丁。“师祖,哦也对,师祖也该寄信来了,那马上下山,我让师父也给你做一件新衣裳,司夜你的衣服都这么破啦?”两个孩子起身走向了青天宫。“我不用,我喜欢穿师父的衣服。”司夜摸了摸小唐瑶的头,两人越走越远。

“书上说: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疾苦,可重楼七叶一枝花,冬至何来蝉蛹,雪又怎能隔年?司夜你说书上是不是写错了?”唐瑶嘴里塞着驴打滚,含糊不清的说到。

“司夜,你在这儿站着别动,看好唐瑶。师兄我进去看看,有没有师父的信件。”司夜点头答应了,张伯老便走进了邮局,青城山下的徐家村挨家挨户都装了电话机,甚至有些富裕的人家已经买了手机,但张伯老与司夜的师父还是喜欢写信,他们的师父叫张世尊乃是青城山三顺道第九代传人,道号青天道人。司夜他的关门弟子,是他十年前世俗间游历捡的孩子。当时为了养活襁褓中的司夜可苦了青天道人,一个道人一个男婴就这么在世俗漂泊了三年。等司夜四岁了,该上学了,他便将司夜送到了青城山上,司夜也就这样成了青城山辈分很大,年纪很小的一个例外。

陈妈裁缝店外,“师兄,到底怎么了?”“唉,师父算到自己大限将至,可能要羽化了。”

“唐瑶快跑。”司夜拉着唐瑶就往大殿外跑,唐瑶一边跑着一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大概过去五分钟,只见一群孩子兴冲冲的从青天宫冲了出来,向着司夜跑过来。

司夜沉吟了一会“嗯,书上没错,既然世间无其药材,那么相思既是无解。”

“司夜是不是忘记了小唐瑶的礼物。”唐瑶看到司夜鼓鼓嬢嬢的麻袋现在已经空空如也,委屈巴巴的问到。

“二师兄,你看不到?”司夜有些不解,难道二师兄后面那只女鬼不是他养的?这时,司夜才想起来大师兄说二师兄学艺不精,恍然大悟,原来大师兄说二师兄学艺不精是真的不精呀。

“司夜,我的礼物是谜语吗?”“这些谜语背后都藏着宝藏,只要你能破解,这些都是你的。”听了司夜的话,唐瑶眼前一亮,“司夜,真有你的,这个礼物有意思,我喜欢。”唐瑶给司夜竖了个大拇指。等所有师侄们都拿到了礼物,司夜走进青天宫,师兄正在闭目打坐,司夜从拿出一双新鞋,轻轻放在了师兄左则,做了个拱手礼,静静退了出去。

下山

2022-05-11

带师父回家

2022-05-11

龙城陈真璨

2022-05-11

降猫妖

2022-05-11

重回青城山

2022-05-11

初会女鬼

2022-05-11

影鬼

2022-05-11

北郡大学

2022-05-11

军训

2022-05-11

军训(二)

2022-05-11

军训(三)

2022-05-11

书评(379)

我要评论
  • 无解,&那司夜

    “相思无解,对相思无解,那司夜你可要小心点了,千万别患上相思。”小唐瑶语重心长的对司夜说。

  • 说着他&拿起神

    “唉,等一下,让师父准备下。”说着他拿起神台上的桃木剑,八卦镜,可就在拿起八卦镜时不经意一瞥。

  • 二两,&又怎能

    “书上说: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疾苦,可重楼七叶一枝花,冬至何来蝉蛹,雪又怎能隔年?司夜你说书上是不是写错了?”唐瑶嘴里塞着驴打滚,含糊不清的说到。

  • 个大约&十岁的

    “小师侄,在想什么呢?”这时一个大约十岁的男孩走了进来,小小年纪却有着一股得到高人的气质。

  • &人抚了

    青山道人抚了抚胡子“免礼,今日叫你们两人来,是要带你们下山的。”

  • &衣,走

    “你忘记给唐瑶做新花衣了。”“哦对,给唐瑶做新花衣,走去陈裁缝那。”这次下山除了看看有没有师父的信外,最重要的就是给唐瑶做新花衣了。

  • &那么相

    司夜沉吟了一会“嗯,书上没错,既然世间无其药材,那么相思既是无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