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天庭文武财神,被贬凡间做赘婿,地位地下,但那又如何,我是文武财神,商界王者,有武功没有神级经商头脑,破谜案,斗商界,傲江湖,成就富可敌国,虽然美女麻烦缠身,可我只专情于那个她。纵然其他财神来暗地里对着干,懦弱皇朝欺凌压迫,我都能迎刃而解,以我财,时值清晨,正冉冉升起的旭日预示新的繁荣一天开始,吐出的第一缕晨曦悄悄落在了宅院的一座屋顶上,蓬荜生辉,犹如是披上了一层金纱,洗尽铅华呈素姿,褪去了世俗的锦衣。。

  兴致过后,钱花停下转动,摸着昏沉的脑袋,对御递傲慢地吩咐道:“算你有眼光,现在老娘特地允许你去换一套比较干净点的衣服,准备和老娘去面见尊贵的客人”

  顾庄主眼看钱山,手指御递,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钱家主,这是令婿,怎么打扮的像个佣人一样?”

  眼前长得惊天地泣鬼神的女子,正是御递的夫人:“钱花”

  妇女说出如此恶语,御递却是无动于衷的样子,依旧是像被植入程序的机器一般翻着屋顶,但他心中则是毫不平静,憎恨地想着:“你们就笑吧,若是我以后重振辉煌,一定要狠狠的打脸,给你们一个血淋淋的教训,让你们这种人也尝尝被肆意践踏尊严的滋味”

  钱花选了个位置大大咧咧的坐下,而御递这个相公则是在钱花的瞪视下,与丫鬟杵于一旁,脸上无悲无喜,跟普通的佣人别无一二。

  顾庄主喜出望外,满怀期待地问道:“悦儿,你可有办法解决老夫的燃眉之急?”

  御递还在极力适应着这份从未有过的气氛,便含糊地点点头道:“自然”

  提及此事,顾庄主愁眉不展地摆摆手道:“别提了,刚开始还有些买主,但自从三天前以后,基本都是无人问津,现在我正在考虑转铺呢”

  “钱家主,你这是何话”顾庄主脸色有丝不悦,然后没等钱山反应,手招御递,歉意地笑道:“御贤侄,快坐到老夫身旁来”

  女子手指宅院后门,脸色冷若寒霜地怒道:“滚,贱人”

  ……

  被抽得七荤八素的妇女如蒙大赦,丧家犬般连滚带爬地奔出宅院。

  “呼”御递停下手头上的活,放眼远眺繁华的街道,长呼一口清气,迷茫地喃喃自语道:“不知何时,才会有我的一片天地?”

  时值清晨,正冉冉升起的旭日预示新的繁荣一天开始,吐出的第一缕晨曦悄悄落在了宅院的一座屋顶上,蓬荜生辉,犹如是披上了一层金纱,洗尽铅华呈素姿,褪去了世俗的锦衣。

  只不过到目前,还没有他的用武之地而已。

  如此良辰美景下,总有人来煞风景。

  少年名叫“御递”,本来是天庭上最年轻,同时也是最牛掰的文武财神,可惜后来因为名字犯了欺君之罪,被贬下凡间,投入一名有钱有势的女子家里,即将成为人人羡慕的小少爷。

  屋顶之上,朦胧的雾气还未完全消散,嬉嬉闹闹的缭绕着一名少年,衬托得少年好比是仙境中的巨子,庄严而孤独。

  自从他**,多少冷嘲热讽徘徊于他的耳畔,尽管他心胸豁达,但俗话说得好:泥人都有三分气呢,长期的日积月累,在他心中堆积了大股怨气,有埋怨是在所难免的。

书评(451)

我要评论
  • 观后半&子替他

      屋顶上,御递楞楞地眼观后半幕,似乎响亮的耳光声还在他耳边回荡,倒不是因为女子替他出了口恶气,反而是意外女子竟然会替他出头。

  • 回答道&为一个

      钱山脸上的笑容瞬间跌下,厌恶地瞥了一眼御递,不屑地回答道:“作为一个一无是处的赘婿,打扮成如此模样是理所应当的”

  •   “&:“御

      “钱家主,你这是何话”顾庄主脸色有丝不悦,然后没等钱山反应,手招御递,歉意地笑道:“御贤侄,快坐到老夫身旁来”

  • 易掉,&免费的

      九年前,年仅八岁的御递就是在这所大厅中,被无情的交易掉,成为注定嫁不出去的钱花的相公,其实本质上就是一个免费的终生佣人。

  • :“顾&”

      时过半晌,钱山本着以主待客地礼节,打破了尴尬的局面,皮笑肉不笑地向顾庄主开口问道:“顾庄主,不知你那家新开张的绸缎铺子经营可好?”

  • 小”之&开眼中

      虽然是处于低处,但此刻的御递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感,激荡起他胸中的澎湃热血,拨开眼中笼罩未来的雾霾。

  • 宅院后&贱人”

      女子手指宅院后门,脸色冷若寒霜地怒道:“滚,贱人”

  • 好菜令&厚肆逸

      大厅中,排场相当阔绰,木桌上摆满山珍海味,大鱼大肉,好酒好菜令人眼花缭乱,空气中浓香醇厚肆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