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剑凌空诀  


 

 孟家寨世代传说《半空中诀》,天下独步武林,因十年前一桩孽缘,大厦忽倾,家破人亡。流落异乡在外的孟少游因而成了武林中人疯狂的追逐的目标。花绝山庄前任教主风飞花突然匪夷所思失踪,一职教主残暴不堪入目。孟念之独自一人独自闯荡武林,几个红颜,几个知己。得贵人出手相助,却也常累人性命。山花如绣颊,江火似流萤。此时正是琅州最为繁盛时节。比之山花江火更为耀眼的,便是此地朱门富户孟家庄。只需沿着青杏渡口一路向西,琉璃瓦为顶,玲珑砖作墙,珠箔琼钩,金窗绣户,繁华至极之处便是。。

  青衫男子拍拍马儿,“去吧!”只见那红髯的高头大马转身朝江边走去喝水。男子一笑,也取出水壶痛饮了几大口,待得缓过气来,看着这富丽堂皇的精致亭台,心下暗道,这琅州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天下第一富庶之地,就连江边供行路人休息的亭子和小道都如此富丽堂皇,不知是否比得起石崇的金谷园,想来这孟家庄庄主也不过是个繁华富贵的一俗人而已。转念又想,单凭世代相传的凌空斩就足以独步武林,却又置身武林之外,师父此番还特地命我自来给他送请柬,护送他前往昆山,这孟庄主定然有他过人之处,但其为人却又久居内室,以至江湖上对他总是所知甚少。

  “教主放心。小孩儿已经安置妥当。”衣服上绣着雪花红梅的女子说道。

  曲敬亭心下感激,对着天空喊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曲敬亭拔剑说道:“这位姑娘,虽然不知你与孟兄有何恩怨,但我奉命保护孟庄主一家前往昆山。绝对不会任凭姑娘滥杀无辜!”

  “混蛋!坏我好事!”林叶娘恨恨地骂道。

  河滩上却早已不见来人的踪影,只留下三人和地上的一个锦囊。

  曲敬亭在其中接挡不暇,心里暗想,这剑法竟好似那公孙二娘的《剑器舞》,快而不乱,剑光似闪电一般,快得令人无从看出破绽。这四女子莫非就是江湖中传言的花绝山庄四庄主?一这样分神乱想,四女子的剑随即步步紧逼,曲敬亭慌忙定下心神。

  经过半个多月的风尘仆仆,好容易到了孟府,看着孟庄主令人备下的上房,足足是自己昆山上房间的三倍大,房内装饰陈设富丽典雅自不必说,难得的是四角还放上茉莉香花,还有芳香玉液的沐浴金汤伺候,曲敬亭觉得自己像是误入了某个小姐的闺房一般。

  足足睡了十个时辰,直至第二日快中午了曲敬亭才醒过来。简单梳洗后,刚出房门,忽而听见不远处有人吹箫。循着箫声信步而行,只听得曲调悠扬,时而如小溪潺潺,时而如细雨沥沥,过渡自然而洒脱。他并不是十分懂得音律之人,却也听出这是《诗经》中的《邶风?静女》。

  曲敬亭拾起锦囊,中有一字条写道:“柳叶庄。”

  林叶娘冷冷道:“我本就不是好汉,何况,对付奸诈之人,何须讲道义!”

  “兰庄主,那小孩,确定已经中毒身亡?”林叶娘道。

  小厮们见状纷纷拔腿就跑。

  飘飘急道:“爹!”

  “谁,是谁!”林叶娘四顾,喊道。

  却说那孟飘飘三人,正自以为今日难逃一劫,却不想突然之间一阵浓雾,一股强大之力将三人带离密林。待得视野渐渐明晰,三人已经到了一处河滩。

  席间,只见一未见过面的儒雅男子,风度翩翩,一身淡蓝色的锦衣华服,孟老庄主笑道:“敬亭,你和飘飘想必已经认识。这是我的儿子,念之的爹。”那人接着笑道:“早听爹提过曲大侠,今日得见,实属乐事。在下单名一个扬字。”“孟扬?原来少庄主就是江湖上扶危济困,侠义心肠的孟公子,大名真是如雷贯耳,得见真人,才是我的大幸啊。”曲敬亭心里早对仁义大侠孟扬敬佩不已,却没想到竟是孟家庄的公子。

  二人悲痛不已,但又念及此时毒尚在身,便忍痛在河滩边上埋葬了老庄主。取了木头做墓碑。待日后再来迁移回乡。

  “教主,那这个臭男人怎么办?”菊庄主道。

  曲敬亭从小就拜师学武,从未见过一个女子如此清新灵动,不觉痴了。这一下午,二人就在树上吹箫唱歌,谈天说地。

书评(459)

我要评论
  • ?那好&,飘飘

      “你听过?那好,我们上去,我再吹一曲你听听。”说完,飘飘双足一点地,轻盈地上了树。曲敬亭笑了笑,也纵身一跳,与飘飘并排而坐。

  • 到自己&儿,她

      林叶娘看着孟扬的笑容,突然间,当初和孟扬初见,学习剑术,相知相爱的种种都仿佛就在昨天,历历在目。她一时呆住,竟不禁柔情百转,陡生落寞之感。然而,想到自己无辜枉死的孩儿,她脸上的柔情转瞬消逝。

  • ”兰庄&太便宜

      “且慢!”兰庄主伸手拦住正要上前的菊庄主,“教主,这样杀死了他,不就让他得以一家团聚了吗?那岂不是太便宜了他。”

  • 忘得一&一剑飘

      笛声忽而停止,密林之中传出女子尖刻凄凉的笑声。“哈哈哈!好个孟公子,侠义心肠,扶危济困。咱们十年之约,你倒是抛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了!”话音未落,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手持一笛一剑飘然而至。

  • 敬亭看&主意。

      曲敬亭看着飘飘,心里打定了主意。“飘飘!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们的!”

  • 飘,你&我啊。

      曲敬亭不忍,道:“飘飘,你不会一个人,你还有我啊。我虽愚笨如木,但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