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华圣体,本具法身,不生亦不灭,不垢亦不净,不增亦不减,不一亦不异......  一人一生只结一次丹,少年却摸出自己的金丹去炸元婴老怪......  无色界八天,吾破之!阎罗十殿,吾灭之!  苍生罪业,吾一肩担下!十方法界,禁不起吾一弹指间..白光逐渐凝成实体,幻化成一个女子身影,女子背着一柄蓝汪汪的古剑,容颜清丽,温婉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可侵犯的冰凉,她淡淡地看了波旬一眼,冷声道:“你就是此界魔主?”。

  “林然哥哥!”谢婉发现了人群中的林然,兴奋地朝他招了招手。

  看着她这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林然心里颇不是滋味,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谢婉在帮他,他从来都不能为她做点什么。

  女子接着问道:“本宫要开封界之门,此界佛主是谁?”

  直到四五年前,一群游方的道士来到山上,他们开宗立派,广收门徒,至此以后,这里的地气开始流失,人畜多病……

  没过多久,小路上的雾气渐渐消散,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地盯着雾气消散的方向,那里,仙人要来了。

  林然转头看向谢婉,见谢婉也正看着自己,他急忙别过脸,二人就这样坐在一起,看着天边的晚霞,一时间陷入沉默。

  今天是谢婉上山访道求仙的日子,也许也是自己和她最后一次见面......

  谢婉侧过脸朝他莞尔一笑,“好呀,我还怕你不去呢,我先回家了,明天见......”

  林然郑重地点了点头,鼻子微微有些发酸,看着少女夕阳下远去的背影,他的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挣很多很多钱......

  白光逐渐凝成实体,幻化成一个女子身影,女子背着一柄蓝汪汪的古剑,容颜清丽,温婉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可侵犯的冰凉,她淡淡地看了波旬一眼,冷声道:“你就是此界魔主?”

  谢婉也在人群之中,她的身后跟着几名家丁护卫,此时的谢婉,一身绫罗绸缎,粉黛妆颜,云鬓高高耸起,在清晨的迷雾中,宛如仙家少女。

  黑暗中,一只乌鸦扑扇着翅膀冲天而起,在婆娑之巅盘旋一周,随后往地底钻去……

  女子美眸一转,稍露不悦之色。

  谢婉是大家闺秀,难得上一趟街,可是每次偷溜出来,她都会把家里好吃的点心带给林然,有时候自己来不了,也会叫家丁送到林然摆摊的地方......

  林然扫了一眼她身旁的护卫家丁,微笑着摇了摇头,走到了一处角落里,欣赏着那画中的少女,神情一阵黯然。

  波旬不敢迟疑,化作一道黑光遁去……

  林然抬起头,看向冰窖正中央,那里正停着一块很大的方形寒冰,冰里面似乎有些什么东西,林然眯起眼仔细打量着,可是冰层太厚,很难看清楚里面的事物,为了看仔细些,他迈步朝中央走了去......

  “嘿嘿,菩提往生......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四海八荒的东大陆之上,有一座山,由于形状像一个大葫芦,得名葫芦山。

  雾气消散后,在众人震惊的神情中,一道虹光乍现,随后万千光华在天空中交织,渐渐凝聚成一座白玉仙桥,仙桥就像变戏法一般,无限放大,一直延伸至众人面前方才停住,白玉桥上烟波缭绕,亭台水榭,精美绝伦,简直是如同仙境一般的存在。

楔子 梵音

2021-07-19

书评(375)

我要评论
  • 摩尼,&他,一

      波旬稍作迟疑,却不敢驳逆眼前女子,回道:“此界佛主是释迦摩尼,我这就去通知他,一个时辰后解开封界可好?”

  • 着翅膀&一周,

      黑暗中,一只乌鸦扑扇着翅膀冲天而起,在婆娑之巅盘旋一周,随后往地底钻去……

  • 蓝汪汪&眼,冷

      白光逐渐凝成实体,幻化成一个女子身影,女子背着一柄蓝汪汪的古剑,容颜清丽,温婉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可侵犯的冰凉,她淡淡地看了波旬一眼,冷声道:“你就是此界魔主?”

  • 天是欲&—魔佛

      他化自在天是欲界的第六天,此天的统治者便是婆娑界之恶主——魔佛波旬!

  • 法雨,&气瞬间

      此时波旬正在梵天殿内与一名老者下棋,就在他举棋不定之际,殿内突然降起了七色法雨,一股冰凉的寒气瞬间弥漫整个大殿,随后,一道白光破碎虚空,在虚无中闪了一闪,瞬间来到他的跟前!

  • 嘿嘿,&菩提往

      “嘿嘿,菩提往生......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 门,打&本就是

      开封界之门,打乱平行宇宙的秩序,本就是逆天妄为之举……

  • 老者不&其后。

      波旬急忙放下手中黑子,朝白光跪了下去,老者不敢大意,紧随其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