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辉盛世公司怎么样  常州市嘉宏盛世  常州嘉鸿盛世  嘉宏盛世怎么样  北京嘉辉盛世  嘉恒盛世天成  嘉来盛世华庭  


 

 大元朝268年,终于等到在内忧外患之下轰的一声坍塌,而我们的主角在她坍塌之后回到了大明,一步一个脚印,在这个明末清初乱世之中留下的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朱由检元朝最后一个皇帝,史上最富悲剧色彩的皇帝,一生勤政,最后败于自己的性格之上,的话他能知人善任,元朝应吱。。。。刹车的声音,打破了这难得的平静,车头的大灯照在他高大的身上,拖出的影子又显得那么落寞。。

  “王爷,您不认识我了?我是小玉啊,从小就侍候您的。”小玉边哭边说着。

  燥热的天气使得人困马乏,几日看不见一个村镇,对于随行的锦衣卫不无大碍,而对于娇生惯养的车队主人来说,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吱。。。。刹车的声音,打破了这难得的平静,车头的大灯照在他高大的身上,拖出的影子又显得那么落寞。

  “老板,还有机会的,我们可以东山再起的,想想以前我们过的不是比现在还要惨么。”

  “王爷,我是您这次回封地,陛下亲旨特派,随行护卫的锦衣卫千户权阳晖。”权大人拱手道。

  而站在路边的男子却一动不动,消瘦的中年人并没有开口催促,静静的等待着。

  “小玉姑娘,王爷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您跟我过来看看就知道了。”说着权大人当先走去,而小玉紧随其后。

  “姑娘,请问你是?”少年忍不住问道。

  在大院之中左转右转,终于来到了,王爷的居处,不等权将军上前,小玉已经当先跑了进去,而当小玉看到躺在床上头上包满白布的王爷,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小跑着便扑到王爷的床前,

  我们的故事要从五年前说起,那时候的朱由检还不是现在的朱由检,当时的他刚刚被封为信王,正在前往自己的封地途中,而一次偶然的事故。。。。

  “老板,我是来接您回去的。”车门打开,一个身材消瘦的中年人从车厢里钻了出来。

  夏天的夜晚总是短暂的,黎明的曙光按时照在大地上,千古不变。

  这。。。这是怎么回事,眼前那双略显苍白的手哪里是自己的,他紧张的撸起自己的手腕,我的胎记呢。。。。

  而少年本欲伸手阻止权大人离去,然伸到半空中的手。。。

  “是啊,二哥。要变天了呢,我还是不回去了,公司里还有比钱,老几个分了吧,安心的过下半辈子,这辈子没斗过那些洋鬼子,看来只有下辈子了。”

  “权将军,这么急过来是不是王爷醒了。”少女问道,满脸的急切。

  北京前往开封的官道之上,由于年久失修早已泥泞不堪,十几辆马车以及随行护卫的锦衣卫先是出这队人马主人的不凡,可是在不凡的身份,在天命面前,只不过是刍狗。

  “权将军,不过什么,您倒是说啊,王爷怎么了,不会是。。。”少女说着说着声音以略带哽咽。

  “不好意思,跑错片场了。”少年开口说道,语速很快。

  少女抬起头,惊讶的看着王爷,有千万句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书评(425)

我要评论
  • 下半辈&些洋鬼

      “是啊,二哥。要变天了呢,我还是不回去了,公司里还有比钱,老几个分了吧,安心的过下半辈子,这辈子没斗过那些洋鬼子,看来只有下辈子了。”

  • 得的平&的影子

      吱。。。。刹车的声音,打破了这难得的平静,车头的大灯照在他高大的身上,拖出的影子又显得那么落寞。

  • &边的男

      而站在路边的男子却一动不动,消瘦的中年人并没有开口催促,静静的等待着。

  • &道:“

      哎。。。。男子低头叹息一声继而说道:“二哥啊,您是跟我时间最长的,你觉得我这么做是对还是错呢。”

  • 老板,&不是比

      “老板,还有机会的,我们可以东山再起的,想想以前我们过的不是比现在还要惨么。”

  • 这辈子&,我们

      “老板?你在说什么,这辈子时间还长着呢,我们。。”

  • ,黎明&。

      夏天的夜晚总是短暂的,黎明的曙光按时照在大地上,千古不变。

  • 二哥,&最清楚

      “二哥,你知道么,你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说客,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最清楚了,这辈子,哈哈,下辈子在做兄弟吧。”

  • 回去吧&天了。

      “老板,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接您了,请您回去吧,要变天了。”消瘦男语气带着些许的哽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