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若欺我,我忍三巡  天若欺我,我忍两天  谁道天不可以欺,亲不可以逆,全因天地容。  若这天地不容,欺之又何如。  ---  话可说的千般壮美,事为难。  这是一个小人物修真的经历,他如我们像,有悲有怒,有悲有惧,也许还倒不如我们,他惊骇时,季的风,携起东海的云与沙,带着南地的暖,攀过叁山,跨过五岳,似有冥灵主宰,一路向北,浑然不觉云衫已乱,沙裙已花。。

  ……

  天时有不公,有时却公,旦苍天不悦,视万物刍狗,那世间便少有可以开心的人了。

  目送两人离开,穆晨走到垃圾桶旁,伸手掏出丢弃的星砂和几个空饮料瓶,将饮料瓶丢回地摊,举起星砂,对着根本不存在的阳光照了又照,十分心痛的再次擦拭。

  本是一句不羁的玩笑,从少年口中说出,却及是义正言辞。

  穆晨“嗯”了一声,咽了口吐沫,忍住了将要溢出口水,伸指想去清理缝隙当中的灰渣,看清姗姗的脸,又怕这个因拆迁震裂的缝隙越来越大,不得已住了手:“我吃过了,不去了。今天风沙大,一会摆摊你就别来了。”

  地铁站前,扫了一眼暗淡的入口,他把钱攥的更紧了些,抬起头,凝视远处公交站台,那些在风沙中狼狈等车的乘客,踌躇片刻,还是迈出了略显沉重的步伐,只是这一次风中终究有了叹息。

  “考不过又怎样,陈强是班长,你林子晴是学习委员,考的比我好自是理所应当。”穆晨挣开手腕,在洗的发白校服身上蹭干净瓶身上的余尘,小心翼翼将星砂放回地摊:“如果没有别的事,就别在这碍眼,耽误我发家致富了!”

  “好了,这次穆晨做的很好,很懂事!”陈强意味深长拍了拍穆晨肩膀,使了个眼色,拎包少年麻利打开书包,从夹层拿出两张红彤彤的老人头,居高临下举起了钱,似圣上的恩赐,等待穆晨伸手去接,陈强却拦住了他:“我都说了,穆晨做的很好,如果按照原来的约定,倒显得我小家子气了,寒了办事兄弟们的心,多加五十!”

  “今天透析的时候你李姨给了娘一个梨子,娘吃过了,不饿,你先吃吧。”妇人冰凉的手捧起饭碗,捂了小会儿,又将白饭推给了穆晨。

  远处,一路悄然跟随林子晴,目睹整个过程的陈强,深陷的眼窝里露出了阴鸷。

  “嗯!”

  雷声总是迟些,闪电消失的时候,轰鸣的雷声掩盖了世间一切警示。丈许宽的天坑,似无底大口,吞噬掉所有令它烦躁的不安。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想拿回我应得的报酬。”穆晨收敛了笑,说的并无卑亢,这却激起了包小弟莫名怒意,他手指向黄沙弥漫的天空,道:“这天是天,对于你我来说,也是强少,不可逾越!我希望你明白,即便你现在不懂,以后也会懂!”

  “都说刮风减半,下雨全无……看来,古人的话,有时也靠不住。”收回目光,少年面对布满尘沙的小摊,叹了口气,伸手去掸。

  路上绕了个弯,到省图还了昨日借的书,又借了些新书。

  又说了会子话,直到穆晨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磨叽的时候,才止了话头。

  “考不过,下次努力便是。即便再输了,她不愿,那个陈强又能拿她怎样?才子佳人,最喜无病呻.吟的痛,也最是无聊。”穆晨虽然不耻林子晴的愁怨,但这事儿本身却让他有点窃喜,逐一本正经嘱咐道:

  穆晨有些意外林子晴揪住的话题,他盯着林子晴苍白的小圆脸,不知为何突然想起自家老房子那拆字外面,圆圆白白的圈,有些滑稽,有些想乐,却是不敢,毕竟自是理亏。

  “知道就好,乐色再好,终究还是乐色。”陈强身边拎包小弟,双手怀抱书包,脊背微驼,余光瞄向陈强,阿谀训斥道:“你要了解自己的处境,对于乐色来说,只有废物利用与直接掩埋的分别,永远不要妄想出人头地,一步登天!”

  “穆晨,你给我说说,什么叫‘想是肥鹅在家经常能吃到肉,肚子里的油水一定很厚。若是先带她去了串店,后面必定吃不下了,不如先弄些刨冰之类的甜品给肥鹅开开胃,等她开心了,再骗她去吃肉串,这样你也好多尝几样……’你平常是就这么灌输姗姗的?我在你眼里就是肥鹅!?”

书评(145)

我要评论
  • 是秋初&的云与

      华夏之北,九月的滨城,即是暮夏也是秋初,南地的风带来夏的最后一抹眷顾,同时也带来了东海的云与沙。

  • 那瓶独&“丑话

      “行,两块钱一瓶。”穆晨利落的将那瓶独家发明的“星砂”丢给了林子晴:“丑话说在前头,今天还没开张,没钱找零!”

  • “强少&里还能

      戏谑声音传入耳中,穆晨收回星砂,面对走来的三名少年,勉强挤出一丝不算悦目的微笑:“强少,您玩笑了,垃圾桶里还能有什么。”

  •   “&了,以

      “翻到什么宝贝了,以后发迹,可别忘了同窗的情谊!”

  • 怒蒙上&随后抄

      林子晴原本白皙的小脸蛋因愠怒蒙上了一层红霜,愤愤掏出钱,攥成一坨甩了出去,随后抄起星砂径直走向垃圾桶,丢了进去。

  • ,在两&个小弟

      陈强走了,在两个小弟的哄笑声中上了宾利。轰鸣的引擎逐渐远逝,留给穆晨的只有一地尘埃。

  •   本&不羁的

      本是一句不羁的玩笑,从少年口中说出,却及是义正言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