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身上陌生的味道钻到鼻腔,一切放佛又回了四年前,每一个她贪玩儿睡着了的白天,这样一双强强有力的手臂总会将她抱起。顾瑾笙皱着眉头,望着逐步逼近自己的男人,紧紧地抓着衣服 “二叔,你刚从国外回去,肯定累了,咱们要不然先歇一歇?” “嗯。”男人宽衣解带解带。 顾瑾笙艰苦的吞咽口水:“二叔,我们有话好好的说……”“她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今天还穿了一身屎黄色的连衣裙,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根本配不上你。”。

“她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今天还穿了一身屎黄色的连衣裙,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根本配不上你。”

“止”字还没说出口,夏瑾笙就被那女人一把推了一把,顺着楼梯“咚咚咚”往下滚。

夏瑾笙半咬着下唇,亮晶晶的大眼睛转了两圈,笑吟吟的挽起陆君的胳膊,“二叔,介绍一下,这是我未婚夫,陆君。”

夏瑾笙狠狠咽了一下口水,权衡之下选择两眼一翻,假晕了过去。

见陆君走近,她伸手挽住他的胳膊,与他并肩而行,走到顾老爷子身边,撒娇似的对着顾军唤了一声:“爷爷,您来了。”

她暗叹一声诸事不顺,狼狈的撑着双手准备站起来,突然看见面前停下了一双男士皮鞋。

“嗯。”顾南尘低低的应了一声。

又是生冷的两个字,夏瑾笙听得心尖儿发颤,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是呢。”

站在一边的女人不乐意了,她一把挽住陆君的胳膊,“说好了是契约结婚,婚后互不干涉,你现在来说这些酸话,什么意思?”

况且,就算媒体那边说得过去,但顾南尘那个人……

等等?屎黄色的连衣裙?

错爱娇妻第二章 订婚宴取消

话落,不止是那女人,就连陆君都被顾南尘身上的冷意冻得身子一颤。

“未婚夫?”顾南尘冷冷出声,周遭的空气仿佛都被凝结住了。

她正准备抬脚离开,却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瞬间如遭雷劈。

男人目光凌厉的扫了站在楼梯上的男女一眼后,蹲下身子将夏瑾笙抱了起来。

“嗯。”顾军的目光在陆君身上来回打量,面上毫无多余的表情,却有种说不出的威严,“既然人都齐了,就开始吧。”

她收回目光,懒洋洋的看着自己的指甲,“我本来坐在大厅里吃甜点,忽然觉得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拉扯着我,让我一定要穿着这一身屎黄色的连衣裙来恶心一下楼道里的人,于是抬眼就看见你们咯。”

陆君一张脸上写满了尴尬,半晌不说话。

订婚的消息已经被各大媒体放出去了,新郎又岂是说换就能换的?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狼狈&来,突

    她暗叹一声诸事不顺,狼狈的撑着双手准备站起来,突然看见面前停下了一双男士皮鞋。

  • 错爱娇&?”

    错爱娇妻第一章 撞见偷情了

    “老公,你不要和那个女人结婚好不好?”

  • 她一把&说好了

    站在一边的女人不乐意了,她一把挽住陆君的胳膊,“说好了是契约结婚,婚后互不干涉,你现在来说这些酸话,什么意思?”

  • &站在楼

    男人目光凌厉的扫了站在楼梯上的男女一眼后,蹲下身子将夏瑾笙抱了起来。

  • “没站&瞧着是

    “没站稳?”顾南尘眸光淡淡的扫了那对男女一眼,“我怎么瞧着是被推下来的?”

  • 道呢…&…”夏

    “谁知道呢……”夏瑾笙的目光自那女人身上滑过,胸大腰细,配着一身紧身连衣裙,的确是让人想入非非。

  • 子一颤&话。

    夏瑾笙淡淡扫了女人一眼,语气如寒冰,惊得那女人身子一颤,竟不敢再搭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