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裁凶猛娇妻难招架

    作者:李哈哈

    类别:都市 | 连载中

    编辑:惊起绿窗眠 | 在读:3161 人


总裁太凶猛衿弈颜屑  


 

 女主陆澄是出了名的“陆大花”,虽然是陆氏家族的大小姐,却让很多男人避之还来,所以女主像极了男人的做派,丝毫不像一个女人,更谈不上淑女。可明明是女主宫易扬,宫氏家族的继承人,惹上了这个小祖宗。女主受不了约束,想法想办法的要端掉自己和女主的孩子,还得和女主复婚。两个欢喜冤家会带给什么样有趣的的故事?宫家。。

  “我是你第一个男人。”男人坚持不懈。

  听见那边暗沉沉的吼声,陆澄脖子一缩,身体一下子坐直了,半句话弱弱咽了回去,一脸撞上猫的耗子的神情。

  …

  哼,就不信这个伪君子还沉得住气。

  这个无欲无求的“圣人”居然吃得下陆大花,还让人怀了孕,传出去又是一个劲爆消息,舒书摸着下巴笑的含蓄。

  陆澄回过头,挣脱开他的桎梏,歪着头打量着男人,只见他俊逸的脸上铁青,忽的计上心头,嚣张的扬起下巴,嗤笑一声:

  沙发上的男人,五官深邃,一双眸子如同寒潭,幽深中散发着凉意,颜色极淡的薄唇紧紧抿着。修长的双腿交叉伸着,微侧着头听身旁人喋喋不休,要是不看那冷冽的眸子,倒是一身内敛的温文尔雅。

  突地,一阵铃声打断了舒书的话。

  宫家站在京城顶端的世家之一,要说五年前陆家锋芒无人能及,那么如今的宫家就是唯一能让陆家退避三舍的世家,至于陆家的继承人则与当初的“陆小阎王”有过无不及。

  电话里传来明显的呼吸声,像是气急了,声音急躁:“马上给我回来!”

  男人默不作声。

  “谁说这是你的孩子,我的小男朋友能从医院排到长城边上,我说今天奇了怪,见过捡钱的,没见过上赶着捡绿帽子的!”

  宫易扬皱着眉头,迈开长腿,三两步跟上那个逃命似的小女人,气急败坏吼:

  “陆大花!”电话那头气急败坏。

  她的父亲以前是扬城的小商贩,一发达没两年就生了陆澄,按照当地的风俗,头胎女儿,不能娇养,她刚刚学会附庸风雅的父亲正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舒城兰花,随口取名,陆兰花。

  家?

  宫易扬眼底闪过一丝暗淡,紧接着怒火如野火燎原,一路直冲而上,烧的他心肺灼痛。

  舒书手下狠狠一哆嗦,酒瓶直直砸在脚上,疼的直吸凉气,也顾不得被砸的脚,惊的声音都变了形,对着沙发上的人痛心疾首说:

  只见她脑袋上盘了个道士髻,用根木筷子歪斜的别着,宽大的T恤空荡荡挂在胳膊上,整个人焕发着一种富有年代感的憔悴又带着一脸衰意。

  陆澄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回来,满脸凶神恶煞,粗里粗气道:“你全家都是陆大花,宫易扬我警告你,别跟着我了!”

书评(340)

我要评论
  • 月就跟&里实在

      “不瞒你说,其实我男人上个月就跟女人跑了,我爸在街边摆摊,我妈重病在床,家里实在没钱才把我卖给那个男人的,他这一跑,我肚子里又怀了孩子,让我们以后怎么活…”

  • 话那头&急,似

      电话那头略带焦急,似乎灾祸临头:“易扬,陆澄做人流这事你知道吗?”

  • 人怀了&息,舒

      这个无欲无求的“圣人”居然吃得下陆大花,还让人怀了孕,传出去又是一个劲爆消息,舒书摸着下巴笑的含蓄。

  • 家宠上&胆的祸

      陆家宠上天的大小姐,全京城闻风丧胆的祸害之一,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自己没命活。

  • &的皮鞋

      客厅的阳光被割裂成大块的光斑,伏在地毯上,一双亮黑的皮鞋将他们踩在脚下。

  • 也沉不&起来就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却再也沉不住气,脸上带煞,额角爆青筋,噌一下站起来就往外走。

  • 胳膊上&人焕发

      只见她脑袋上盘了个道士髻,用根木筷子歪斜的别着,宽大的T恤空荡荡挂在胳膊上,整个人焕发着一种富有年代感的憔悴又带着一脸衰意。

  • 六不通&一套。

      没成想,眼前这个四五六不通的医生,压根不吃苦情戏这一套。

  •   电&来明显

      电话里传来明显的呼吸声,像是气急了,声音急躁:“马上给我回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