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卑贱、仙的自私自利、人的光芒。仙是人的退化,修真是为了更好地做人做事。惊雷,如狂蟒吐信,撕裂长空。。

祝融指着共工说:“共工,你还不明白吗?水虽然能克火,可作为水神的你闭目塞听、不思进取,你的部落早就衰败了,你只不过是一潭死水!又怎能灭得了我生生不息的光明之火?可悲的你空有水的力量,却没有水的智慧!哼,你这个水神,我看也要换换人了!”

浩歌的攻击势大力沉,天宝疲于应付,二十招之后已经渐渐抵挡不住。令天宝万分不解的是,平日里对自己爱护有加的老师为什么会突然攻击自己?而且从这凌厉的招式看来,这绝不是教学战,而是招招都想要了天宝的命。

“祝融!本座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你这个火神居然敢在我水神面前放肆,真是自取灭亡!你知道么?我随时都可以灭了你!”

共工说道:“笑话!战场之上,成王败寇!胜负才是永恒的标准!只要我赢了,便没有人会笑我!”

只听“呼”的一声巨响,风云雷动。一阵火光闪过,蛇头被一只利爪扣住!如此精准而又迅捷的身法,正是三足大金乌!

突然,只听半空中传来巨大的声响,“推山填海”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瞬间炸裂,蓝色的能量球瞬间消失殆尽,“九天玄火”高歌猛进,直奔共工而去!

然而两位大神却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两股神力在二神之间僵持不下。祝融不断地挥动紫阳真火幡,给“九天玄火”增加力量;而共工也端坐在水龙的身上,口中念念有词,更多地洪水翻滚至半空,支援“推山填海”。一时间,双方斗了个不相上下。

自从燧人氏取得火种以来,人们得益于火的能量,对于火愈加地崇拜和尊重,而却冷落了共工这个水神。共工不明白,水与火都有恩于人,为何人们只记住火之恩,而忘记了水之惠。于是,久而久之,他对人类的不满便转嫁到了火神祝融的身上。几千年前,共工就派自己的手下——相柳和浮游去昆仑山光明宫,灭了祝融的火种,于是激起了这场长达千年的水火之战。

二万五千年后,天下共分三十六族,强者一十有二。北有响水、雪华;南有神农、神羿;东有万花、羽蒙;西有拜火、开山。大族周围盘踞着若干小族,既是肝胆相照,又是相互牵制,关系复杂多变。近年来,各族边界冲突不断,都在为了资源与食物斗争。

共工大惊,一时乱了阵脚,几条火龙趁虚而入,在共工的法阵中施展强大的火攻。共工后院起火,分身乏术,加上心中一急,真气渐乱,水势开始杂乱无章地乱流。

武神庙内毫无回应,一切如死般寂静。庙外枝头上的乌鸦叫声,显得诡异而刺耳。

走进旁厅,天宝一眼看到浩歌呆坐在床边,两眼直楞楞地看着地面,借着微弱的烛光,天宝发现浩歌两眼无神,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一道霹雳,劈开不周山山顶之石。

祝融一边斗法一边说道:“神鸟莫慌,我遣应龙前来助你!”

“好样的!”乡长大喜。

“我知道!”天宝斩钉截铁地说,“可我也知道,老师您每天不是真的快乐,您的眼前有一篇乌云,它挥之不去,那是你最脆弱的地方!我不想学习什么天地之魂,也不要去修炼得道,我只希望能学到老师的水平,在这乡间做一名平凡的武师,教会那些交不起学费的孩子们,让他们不被欺负。”天宝这些年都是免费在浩歌的演武场学习,平日里做些杂事。

不周山巍然耸立在天地之间,上抵云端、下踏百川,神圣而又庄严,令人望而生畏。

“不!”天宝喊道,“我只是想……我只是想能够在老师身边。”

老乡长咳嗽两声:“恺乐,你将代表乡里,入选我们开山族的七璇乾坤塔,去接受更高级别的修行,你可知道么?”

场上,弘义身形一闪,变掌为爪,一下扣住恺乐的右肩,他知道自己的拳脚、体力都不占优势,想通过擒拿来争取主动。

书评(244)

我要评论
  • 洪水全&部突破

    另一边,波涛汹涌的洪水全部突破重力冲天而上,无数条水龙在空中游动。龙群的正中央,水神共工端坐在蓝色的神力之中,他蓝发白须、双目紧闭,仿佛在聚集全身的神力。

  • 颗蛇头&直向祝

    只听相柳怪吼一声!其中一颗蛇头突然变长,张开充满毒液的血盆大口,以闪电般的速度直向祝融后背咬去。

  • 里,如&人类赶

    叫好声传到了正在斗法的共工耳朵里,如针刺般剧痛。他怒火中烧,恨不得将这些人类赶尽杀绝,他忽然想到了这次水火大战的起因。

  • ,吹得&生疼。

    祝融也知这一击并不简单,立即跃出火焰之外,悬浮于半空中。只见无数条水龙伴随着巨大的能量球直袭祝融而来,力尤未及、飓风已至,吹得他脸上生疼。

  • 你疯了&的脊椎

    祝融大喊:“共工,你疯了!不周山是盘古大神的脊椎所化,是支撑天地的天柱!你居然将它撞断了!”

  • &人类的

    天神之下,皆为蝼蚁。天神打了起来,谁还在乎人类的死活?

  • 你不要&何用?

    共工怒道:“祝融!你不要得意忘形!水是火的克星,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今天是天亡我共工!与你无关!这天地纲常已乱,这样的天地留之何用?”

  • 大放厥&词!我

    共工嘲笑道:“堂堂火神,居然不懂五行相克之理,还在这里大放厥词!我就先灭了你的嚣张之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