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天子剑琅琊  


 

 

此境诡谲,若是找不到出去的路,那就只有在里面等死了。当下,云渊想起来时的千丈云帘,此处便是出去的路,他向四周看了看,左边的墙上似乎有什么在涌动,如热气翻滚,此处多半便是千丈云帘了。

三四十个回合后,大汉已经捉襟见肘,力量殆尽,口喘如牛,可他依旧强使蛮力,虽然表面上未见下风,而实际上吃了许多暗亏,体力渐渐不支。

青灯大师道:“你竟然能识透其中奥秘,还能稳定心神,却是不凡。不过接下来你要面对的是他们的群攻哦。”

“啊……”有人摩拳擦掌。

而黑暗中有细碎的声音响起,若鼠觅食,如蛇行走,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青灯大师形容一滞,摸了摸胸口,怀里的天籁三生盘已经不见了。

一句话说得那些人满面惭愧,那些人纷纷放下兵器,道:“既然宝物已经现世,那就请大师设下武坛,我等奋力比拼,有能者得之。”

可还没等云渊飞身出外,那些云雾又迅速向中间聚拢,再次把洞口遮得严严实实的。而后面那些死去又拼拢的骷髅人又追了过来,云渊只得挺剑御敌,转瞬之间,骷髅人全部被砍得粉碎。

可那些碎骨又重新拼凑,再次复活过来。青灯大师颇以为傲,道:“没用的,只要没有我梵音寺的一大绝学‘无相空空’,你休想出了此门。”

云渊自小就十分敬重母亲,此时听到有人骂母亲,如何不气,当下怒发上扬,凶目大睁,道:“该死!”

一语甫毕,一个大手印便扣在了青灯大师的胸前,打得他倒飞出许远,若非其佛门功法有护身自救之能,他此刻恐怕已是个植物人了。

少时,一个白面书生走了上去,这书生身形绰约,体态曼妙,就是个绝色女子,与他一比,恐怕也要自惭形秽。他对着在场众人,温婉轻柔地道:“在下文甲,不踹冒昧地来一撄兄台锋芒,请赐教!”

青灯大师的话虽难辨真假,但要以佛法化为卍字狱来困住一只蟾蜍,此物必定不凡。

文甲将长剑移了开来,转身对着场外的人道:“小可不才,侥幸赢了一场,不知道有没有哪位兄台上来赐教。”

这时候,青灯大师一声怒斥,道:“还未到争夺宝物的时候,现在就开始自相残杀,这有悖我佛门妙旨,若再不停手,贫僧就取消这赠宝大会。”

云渊冷冷浅笑,嘲讽道:“太素剑下,杀这几个人,如衣上掸尘、掌中吹灰耳。”言语间太素神剑已然祭起,剑影横斜,红芒浮动,缤纷如密雨,纷繁似落花,快得无迹可寻,杀人于无形无影。

大汉笑了笑,朝手心里呸了口口水,道:“既然是你找死,那可怪不得我不仁慈了。”

青灯大师嘴角闪过一丝笑意,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道:“既然众人都有此意,若我再推阻,那就有违众意。”语毕,禅指一点,一座石台拔地而起,石台成八卦状,大可十丈围远。

而此时,不知何处一声巨响,接着祥光浮泛,将洞内的黑暗驱散殆尽。

但云渊嘴上却道:“是么,可是乱军之中取上将人头对我而言并非难事。”说着,大步前行,如潜龙出渊,剑气滔滔,似怒涛拍岸。所到之处,所有拦路骷髅不是被迫退向两侧,便是被剑气碎为齑粉。

书评(303)

我要评论
  • 冒昧地&赐教!

    少时,一个白面书生走了上去,这书生身形绰约,体态曼妙,就是个绝色女子,与他一比,恐怕也要自惭形秽。他对着在场众人,温婉轻柔地道:“在下文甲,不踹冒昧地来一撄兄台锋芒,请赐教!”

  • 文甲将&小可不

    文甲将长剑移了开来,转身对着场外的人道:“小可不才,侥幸赢了一场,不知道有没有哪位兄台上来赐教。”

  • 许时,&来赐教

    许时,一个大汉跳上了石台,他拿着一把*,十分霸气,声势赫赫地道:“谁来赐教?谁来赐教?谁来赐教!”这三个“谁来赐教”一声比一声重,唬得人心底发颤。

  • &器,道

    一句话说得那些人满面惭愧,那些人纷纷放下兵器,道:“既然宝物已经现世,那就请大师设下武坛,我等奋力比拼,有能者得之。”

  • 师合上&现一抹

    眼见众人垂涎三尺,看来必有一番激烈的争斗,青灯大师合上盒子,脸上闪现一抹不露痕迹的微笑。

  • 道:“&去吧,

    大汉看了他这幅模样,调侃道:“你这么个寒窗攻书郎,好好写文章,将来当个状元才是要紧。却跑来这里夺宝,须知我不是卖乖弄巧的小娘子,杀了你倒是让人说我天大的不仁义。你快快下去吧,我不杀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