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之畔,有仙山雁荡,因灵气氤氲,向来为仙人修驻之所。莫离生来孤儿,如精灵般四处游荡在雁荡山中,又因机缘凑巧之下,被仙师收养,自此就了他传奇的仙旅…… 玄剑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没有人知道小镇的来源,只是依稀晓得,他们世代都生活在这里,世世代代……长的足以让他们忘记他们悠长的历史!即使记得的,也只是老人们口耳相传的那近二百来年的光景。。

  他腰悬利刃,嘴角微微上扬,一副嘲讽的表情:“大哥,我也是奉命行事,老祖宗说了,留下她们母子,你还是继续做你的少主。”说完瞟了瞟床边的女人。

  那女人闻言,心中一股不详的感觉油然而生,于是立马抓住风牧的手,坚决道:“要走一起走,否则我是不会听你的话的。”

  风牧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早年,他在风家受尽了冷眼,只因他的母亲身份低微,且并没有强大的母族依靠,所以家族的长者并不喜欢这个“不明来历”的孩子,不过凭着精湛的修为,他还是当上了少主。

  婴儿的啼哭声更高了,屋子里,一片愁云惨淡,微弱的烛光,仿佛即将断气的老头,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自从这些人来了以后,小镇便不再像以前那样平静,每年都偶有几起怪事发生,不过小镇的居民并没有受到伤害,倒也没有注意。

  “哼!”风牧一阵冷哼,眼中蔑视前方的男子,道:“我风牧不过是庶母所出,我母亲是草原的牧民,所以得了个这样的名字,少主一位,我风牧自认担当不起。”

  “咯吱……”

  风越将手中宝刀横起,毒针径直撞到刀鞘,并弹了出去。一切只在电光闪石之间,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吃惊,直到听见毒针落地的声音,才冷汗直冒起来。这是高手的本能反应,若不是他修为精湛,恐怕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那女人望了望外面的人,他们并未发觉,于是小声的道:“牧哥,用他作人质,咱们一起逃出去,从此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女人抽泣着说道:“牧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们把小声带走,即使是杀了我,也不会。”

  风越反唇讥笑道:“大哥,此言差异,虽然你娘身份卑微,配不上父亲,但是老祖宗爱惜你潜力无限,所以欲让你未来掌他老人家的衣钵,如今你这样说,岂不是伤了老祖宗的心?”

  雨还在下,雷电也没有停止,外面足足有二三十人,听到这一脚门声,立刻上前将二人合围了起来。

  众人大惊,眼前的这一幕是始料未及的。

  “哼!你们放心,我怎么舍得杀了这么好的亲弟弟?”风牧动了动手中的短刀,算是警告那些死士,而后向前方的竹林走去……

  深夜,一声婴孩的啼哭打破了平静,风家,一个男人搓着手,满脸的不安,在他身边,女人哄着怀里的孩子,愁容惨淡。

  门被轻轻推开,这是一个年轻男子,他带着斗笠,身材有约八尺,面色呈现一种不健康的苍白。

  这样的格局延续了很多年,直到几年前,小镇来了几批不明来历的人,陆陆续续的,约莫有数百人。他们自称商客,在小镇的边缘建了许多大宅子,并且定居了下来。

  男人握着拳头,开口说道:“难道真的要将小声抛弃?我不甘心!”

  他将风越押解起来,以刀抵住风越的脖子,一脚踢开大门,向外走去。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风牧不&我风牧

      “哼!”风牧一阵冷哼,眼中蔑视前方的男子,道:“我风牧不过是庶母所出,我母亲是草原的牧民,所以得了个这样的名字,少主一位,我风牧自认担当不起。”

  • ,他是&不会拿

      “不!”风牧面色凝重否定道:“我很了解老祖宗,他是不会拿风越当回事的,用他做人质,我们无异于自投罗网。”

  • 了那微&:“你

      男人吹灭了那微弱的烛光,小心翼翼的翻开一块床板,道:“你们母子先走,一会遇到魔门的人,赶紧撤退,我殿后。”

  • 地道的&现在应

      风牧摇头说道:“我风牧岂是等死的人!你放心,我早已联系好魔门的朋友,只等子时,他们便在地道的另一边接应,现在应该差不多了。”

  • 足有二&,听到

      雨还在下,雷电也没有停止,外面足足有二三十人,听到这一脚门声,立刻上前将二人合围了起来。

  • 样平静&都偶有

      自从这些人来了以后,小镇便不再像以前那样平静,每年都偶有几起怪事发生,不过小镇的居民并没有受到伤害,倒也没有注意。

  • &到几年

      这样的格局延续了很多年,直到几年前,小镇来了几批不明来历的人,陆陆续续的,约莫有数百人。他们自称商客,在小镇的边缘建了许多大宅子,并且定居了下来。

  • 都依靠&维持生

      鸡爪山地势较高,山上植被茂盛,物产丰饶,盛产药材、野味、野菜、柴火等,山中的民众都依靠着大山维持生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