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只要你您签了这份合同。以后千万亿家产都是您的了!” “什么合同?什么千万亿家产?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作为世界第一首富的长子,罗灿倍感十分的烦恼,说“出车祸啦!”。

“你这话什么意思?”罗灿咬了咬牙,狠狠地攥紧了拳头。

“你这话什么意思?”罗灿咬了咬牙,狠狠地攥紧了拳头。

“罗灿,你这个废物。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思雅指着罗灿的鼻尖大骂一声,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这罗灿自然是不会同意的。即使如今两人离婚协议已经签订了,可就因为孩子的问题拖着迟迟没有去民政局办手续。

这罗灿自然是不会同意的。即使如今两人离婚协议已经签订了,可就因为孩子的问题拖着迟迟没有去民政局办手续。

与此同时,一辆黄色的出租车猛然停在了医院的门口。车上,一名身穿着短裙,脚踩红色高跟鞋的性感女子,迈着急促的步子的向医院内走了进去。

一声清脆的耳光传来,霎时间,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医院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雯雯,爸爸在呢!”罗灿坐在了小女孩的床边,眼中充满了愧疚和溺爱。

那年大学毕业,罗灿的室友叫上了许多好朋友一起聚会喝酒,其中就有思雅在场。那一晚,大家都喝的很醉,完全失去了意识。

“呵呵,你永远都是这幅德行。”思雅冷笑一下,有些恨铁不成钢道,“孩子跟你,我爸妈会给她掏医药费吗?罗灿,你好好想想,到底是雯雯的命重要,还是你的面子重要。你心里就没个轻重吗?”

“宽限几天?呵呵,你以为我们这里是善堂啊?”小护士对着罗灿冷笑了两下,随即嘲讽道,“也是,一个小保安能有什么钱?不过我看你老婆挺有钱的,去找她要啊!我估计你也不差这一次了。”

“我的积蓄全部给你还债了,现在我一分钱都没有。”思雅声音有些沙哑,一滴眼泪从她眼中滑落出来,罗灿伸手想要去擦却被她一把将手给拍开。

罗灿怀中抱着一名浑身是血的小女孩焦急的冲进了大厅里,他瞪大了充满了血丝的双瞳,嘶声力竭的呐喊着,“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医生,你,你们快救救我的孩子!”

“罗灿,快去交费啊!”思雅冷冷的喝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病房,女儿出事几乎让她失去了理智。

罗灿也想先进去看看女儿,可想了想之后,他还是跑到了医院前台先交费用。

罗灿愣了一下,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捂着脸站在一旁默不作声。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他心中繁衍出了无穷无尽的愧疚,两行清泪也从脸颊上无声的落下。

罗灿怀中抱着一名浑身是血的小女孩焦急的冲进了大厅里,他瞪大了充满了血丝的双瞳,嘶声力竭的呐喊着,“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医生,你,你们快救救我的孩子!”

罗灿也想先进去看看女儿,可想了想之后,他还是跑到了医院前台先交费用。

说完,小护士转过身去开始忙自己的事情,懒得理会眼前的这个怂包。

第14章 初恋

2021-06-07

第14章 初恋

2021-06-07

第21章 羞辱

2021-06-07

第21章 羞辱

2021-06-07

第24章 宰人

2021-06-07

第24章 宰人

2021-06-07

第25章 针对

2021-06-07

第25章 针对

2021-06-07

书评(148)

我要评论
  • &头。

    “你这话什么意思?”罗灿咬了咬牙,狠狠地攥紧了拳头。

  • 的打转&。

    “罗灿,你这个废物。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思雅指着罗灿的鼻尖大骂一声,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 晚交不&被轰出

    那小护士不屑了撇了他一眼,“今晚交不上医药费,你就等着被轰出去吧!”

  • 都掏不&起,真

    此时,那护士默默在心中冷笑。这个废物男人,就连自己的孩子住医院的钱都掏不起,真不知道怎么做一个父亲?

  • 声。这&脸颊上

    罗灿愣了一下,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捂着脸站在一旁默不作声。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他心中繁衍出了无穷无尽的愧疚,两行清泪也从脸颊上无声的落下。

  • 年,罗&债。

    可是没想到,正好就在雯雯刚出生的那一年,罗灿一手创立的公司便面临倒闭破产,甚至还欠了一屁股债。

  • 可想了&。

    罗灿也想先进去看看女儿,可想了想之后,他还是跑到了医院前台先交费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