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风华金刀案  大明六扇门捕快  大明捕快漫画  大明金刀案  网游之金刀捕快  大明小捕快  混在大明当捕快  


 

 长刀捅破愤懑事,铁锁锁尽众屑小,明弘治十年间,顺天府小捕快丁四以“不放过我一个坏人,很不错抓一个好人”为念,凭一腔热血,误打误撞,最后帮组太子平乱了处心积虑的宫变,使朱祐樘顺利继位,丁四也被朱祐樘封为金刀捕快。自此,他斗倭寇,玩朝堂,缉盗追凶,打阳春三月,北京城笼罩在一片春色中,杨柳吐出黄色的嫩芽,远远望去像是罩上了一团轻纱,街头墙角的桃树杏树也攒足了劲似地迎风开放,吸引了许多蝴蝶在花间流连,冷清了一个冬天的北京城一下子热闹了不少,街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他们脱去冬日厚重的棉衣,沐浴在春天的阳光中,有一些爱俏的年轻人更是迫不及待地换上鲜艳的衣衫,向人们展示他们的青春胜火。。

  丁四哈哈一笑,笑声刚落,伸手将腰间金灿灿弯刀拔出,刀刃顿时在阳光下泛起点点冷意,吓得罗威等人迈出的脚步又缩了回来,一个个看看张延龄又看看丁四,不知道是该上前还是要退后。

  罗威闻言“哇”一声又要哭出来,但他嘴巴刚张开就听到张延龄一边唉呀一边说道:“你才是傻子呢。”随后嘴里又骂道:“罗威你个王八犊子,老子没摔死也被你闹死了。”

  那被救孩童的爹娘早在一旁不住地千恩万谢,中年人见孩童无事,就准备和年轻人一起离去,那孩子的爹娘拉住中年人的衣裳,一定让中年人留下名字,好找个机会报答。中年人哪肯说出自己名字,嘴里只说“不用客气”,可惜这对夫妇甚是坚决,死活不肯松手,旁边年轻人见中年人一时走不开,在旁边笑着说:“我们大人姓丁单讳一个四字,人称金刀捕快。”这对夫妇还没反应过来,丁四已分开他们,对年轻人说:“润泽,走,看看谁如此大胆,竟敢在闹市驱马狂奔。”一面说,一面大步向前走去。

  他话音刚落,其余三人便一阵大笑,中间一人还添乱似地喊道:“罗威大嘴巴,敢将天吹塌。”

  他身旁一位穿蓝色织金锦面料的年轻男子闻言嗤之以鼻说:“罗威,你向来爱吹牛皮,我打赌你这匹马肯定跑不过我屁股下这匹‘小黑’。”

  那叫延龄的男子白皙的脸上浮上一丝得意的颜色,打着哈哈说:“罗威,你可愿跟我比试一下?”

  丁四听他们说得不堪,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厌恶,就见胡润泽已轻手轻脚把张延龄扶了起来,张延龄虽然这跤摔得不轻,但胜在年轻,并无什么大碍,他呲牙咧嘴站起来,嘴里说道:“都是你这个二货跟我赛马,若不然,老子哪会从马上摔下来。”

  宣武门大街,行人如织,其中大多数人是到西郊或是西山游玩的,他们或呼朋唤友,或拖家带口,俱是兴致高昂、心情舒畅。行人中,有五位年轻的公子甚是引人注目,他们都在二十岁左右年纪,鲜衣怒马,分外威风。几人本来相貌就长得端正,又被身上华丽衣服衬托,越发显得唇红齿白,惹人羡慕。他们显然是已经习惯了周围人或艳羡或惊讶或忌恨或胆怯的目光,旁若无人的在大街上谈笑风生。

  罗威看了看街上的行人,有几分犹豫地说:“此处行人众多,咱们等出城到了西郊空闲处再比试吧。”

  罗威四人一听,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胡润泽不由大怒,当下暗暗攥紧了拳头,只要他们敢先动手,自己定要将这几人教训一顿。丁四看罗威几人情形,冷笑一声,嘴里喝道:“你们还想动手不成?”

  弘治十二年。

  罗威听他骂自己,却是喜滋滋地喊道:“谢天谢地,你总算没事,都说祸害遗千年,想你也没这般容易死。”

  就在刹那间,眼看马就要撞到那孩童身上,一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了过来,长臂将孩童一卷,纵身一跃,竟是闪开了奔马,生生将这孩童从马蹄下救了出来。张延龄在马上还没看清楚这一幕,就感到马一面奔一面颠起来,原来他心里紧张,死死拽住缰绳,马痛得厉害,就有些发狂,竟想把背上的人颠下来,张延龄一个不稳,从马背上重重摔了下来,只觉得顷刻间天旋地转,脑袋发晕。他这边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周围人群高喊:“这马受惊了,快快闪开。”原来,他所骑的那匹马竟狂性大作,不管前面有没有行人,只管横冲直撞。就在大家慌作一团时,只见一人从人群中闪出,纵身一跃就跳上马背,死死拉住缰绳,任那匹马颠来颠去,却是始终不放开手里的缰绳。那马又发狠挣了几下,那人将身体牢牢贴在马背上,夹紧马腹,那马见甩不开所骑之人,也渐渐没了脾气,将速度放慢,那人一声长喝:“吁。”马应声也就停了下来。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罗威见几人不依不挠,哪肯失了面子,当下把胸脯一挺,对着几人说:“这可是你们说的,若是等会有了什么闪失,都算到延龄身上呀。”说完之后,一夹马腹,高喊道:“驾——”那马就如同一道闪电,向前方疾驰。

  正在这时,忽然又从外面响起了一句气急败坏的喊声:“你又是谁?敢在这街头耀武扬威、横行霸道,要知道,这是当今皇后的弟弟,你要敢动他一根毫毛,全家八代都不得安生。”随着喊声,三名少年把各自所骑之马塞到所带小厮手里,匆匆就挤进人群,正是刚才落在后面的几人,罗威与张延龄赛马,几人在后面慢慢悠悠走着,嘴里还赌着罗威与张延龄谁能赢,没想到正走着看到路旁围着许多人,又在马上匆匆看到张延龄鼻青脸肿站在一旁,正被人怒斥着,还以为张延龄与人生了口角动起手来,几人都是无法无天、不怕惹事的,当下就高喊着挤了进去。

  丁四听张延龄一说,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为什么刚才那马不受控制,赶情是两位纨绔公子临时起意在这街头赛马,他眉头一皱,身上泛起冷意,嘴里口气不由加重了几分:“你二人竟敢在这闹市赛马,不怕马匹受惊踏了路边行人?你们可知刚才要不是我反应迅速,有孩童就要在马蹄下丧命了?”

  叫延龄的男子骄横地说:“怕什么,若是马好,自是腾挪自若,越是人多的地方,越能显出马的能耐来。”

一、惊 马

2021-06-07

二 怒 斥

2021-06-07

三 春 色

2021-06-07

四 面 圣

2021-06-07

五 远 行

2021-06-07

六 接 风

2021-06-07

七 失 窃

2021-06-07

八 初查

2021-06-07

九 访友

2021-06-07

十 不平

2021-06-07

书评(472)

我要评论
  • &行。”

      五人中一位年轻的公子身穿一身绿色的缂丝长袍,满脸得意洋洋,向旁边的四人炫耀说:“这匹马叫‘追风’,是我花三百两银子买来的,当真是奇快无比,人骑在上边恍若踏风而行。”

  • 了颜面&绳,不

      张延龄见罗威所骑坐骑果然厉害,面上一紧,生怕在同伴面前没了颜面,赶紧一抖缰绳,不甘示弱地向前追去,剩下三人在后面哈哈大笑。

  • 了脸,&略有几

      那叫罗威的年轻人一下子涨红了脸,略有几分恼火地说:“我所说之话着实不虚,要不,谁敢跟我赛赛。”

  • 吧,再&一两个

      旁边三人又起哄道:“罗威,你别是找借口吧,再说,就算吓了一两个行人,冲着延龄建昌伯的名号,也是不敢声张的。”

  • &的行人

      罗威看了看街上的行人,有几分犹豫地说:“此处行人众多,咱们等出城到了西郊空闲处再比试吧。”

  • 落,其&喊道:

      他话音刚落,其余三人便一阵大笑,中间一人还添乱似地喊道:“罗威大嘴巴,敢将天吹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