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归这江湖与我,你可以选择了江湖”身置江湖何谈由己“真心实意一番那就付之东流,假意岂非是万古长青?”荆老狗对七七这个状态很是担忧,请了郎中来看,也得不来个什么结果,气的他总是将郎中赶出院子,以至于后来根本没有愿意来他家瞧病的郎中了。邹大娘总埋汰他:又没病总请郎中来干什么,人家瞧不出个所以然你还非逼着人家说你闺女有点病?你个大男人没个经验,我可是懂得很!女人生孩子就是这样,我看七七坚强的很,我生老大那会,别说这些症状了,天天吐的什么都吃不下,还不是健健康康的把孩子生下来了!你就别瞎操心了。。

说着池子里已经哗哗的注满了水,旁边帮忙的人也都准备收拾收拾走了,池子打好了,荆老狗付了工钱,送走了劳力,从厨房提出两个大木桶。

“你赶紧放我下来,我的清白不要了啊,被你扛着这一路我回去怎么交代呦!”

突然天空中一道惨白刺眼的闪电伴随着撕天裂地的轰鸣,惊的屋外的两人猛的一个寒颤。

“这么重要的时候,你就别虎了!出入小心点,小心惊到七七了!”荆老狗也跟着出来,看到云洛的慌乱样,心里更是烦躁的想打人。

云洛听见呼喊赶忙放下了手头的事,散了店里的客人,赶忙跑进后院,此时七七已经被搀扶着进了屋子,一声声的痛呼落在云洛耳里转化成了一阵阵心悸般的担心,屋子里七七躺在床上,汗水已经浸湿了她的发。邹大娘在床边引导着七七调整呼吸的频率,荆老狗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不知要如何。

“那也要看有没有这福气啊。”七七说着捏着床边的绿果子直往嘴里塞,看的邹大娘嘴里一阵寒酸。

“七七?!”

云洛失魂的坐在屋外石阶上,往常这个时间,应该是大家吃完了晚饭,他正陪着七七散步的时候,天上不见星不见月,刮起的风也阴冷了许多。

“你个傻爷们,你懂个什么,哪有生不出来就不生这个理儿,别瞎喊了,我说你们去村里再找几个稳婆过来吧,站在门口瞎着急也没用!”邹大娘卯足了力气喊出了这么一段话,屋里的情况不容乐观,听的荆老狗冷汗直冒。

只见云洛肩头一边一个,扛着两个长得挺像的女人,健步如飞的跑进了院子。

屋外荆老狗跟一群人不知道说着什么,看七七出来了,赶忙放下手头的活

“好好好,你快把她们放下来,我说,我女儿在里面生孩子,请你们来帮忙,你们快进去吧,母子平安必然少不了你们好!”荆老狗一边说着,一边把这两人往屋里推,还不等两人回话,已经关好房门。

屋外一阵乱响,又是人声又是敲打石头的声音过了一会竟然还传来阵阵流水的声音。邹大娘不放心,放下手里的针线活,七七也挣扎着准备起身出去看看。

两个婆子本想出来好好理论理论,自己好好在家里待着突然就被人扛到这儿,可是进门看到眼前景象,理论的心也就放了下来,着手忙活了起来。

“我看你最近越来越能吃酸物,人都说酸儿辣女,准没错”

“七七,你出来干什么,你现在不方便,好好在屋子里待着。”

荆老狗想都没想起身推门而入,屋里静谧的可怕,血腥的气息还在空气中久久不肯散去。床上的那个人,面无血色,双唇禁闭,像是睡着了一样,邹大娘抱着孩子,豆大的泪珠涌了出来,怀里的孩子好像体察到了什么似的,撕心裂肺哭喊的声音伴随着屋外说来就来的急雨响彻整个院落。

“我可不尝,尝了你的果子一会儿你爹进来准说我这么大人还跟孩子抢吃的,你就好好吃吧啊”邹大娘说起荆老狗总是一副又嫌弃又爱不释手的表情,看的七七更是想笑又不敢大笑。

“别在这儿晃了!女人家生孩子你们这俩大老爷们还在这儿干嘛?东西准备好了就赶紧出去!”看着这两个“榆木脑袋”没有半点退避的心思,邹大娘气不打一处来,这么着急上火的时刻,自己就没点眼色!

书评(345)

我要评论
  • &复,屋

    “邹婶啊,怎么样了?”荆老狗也不敢大声询问,只是低声的不断重复,屋里的人,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只有他不断不断的说,屋里却一点回应都没有。

  • 子本想&好在家

    两个婆子本想出来好好理论理论,自己好好在家里待着突然就被人扛到这儿,可是进门看到眼前景象,理论的心也就放了下来,着手忙活了起来。

  • 不开,&中酝酿

    只是房门久久不开,原本欢天喜地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空气中酝酿出一种悲戚的情愫。

  • 空中一&屋外的

    突然天空中一道惨白刺眼的闪电伴随着撕天裂地的轰鸣,惊的屋外的两人猛的一个寒颤。

  • 小心惊&乱样,

    “这么重要的时候,你就别虎了!出入小心点,小心惊到七七了!”荆老狗也跟着出来,看到云洛的慌乱样,心里更是烦躁的想打人。

  • 们还在&,这么

    “别在这儿晃了!女人家生孩子你们这俩大老爷们还在这儿干嘛?东西准备好了就赶紧出去!”看着这两个“榆木脑袋”没有半点退避的心思,邹大娘气不打一处来,这么着急上火的时刻,自己就没点眼色!

  • ,我这&,你把

    “好,好,好,我这就去找,你把七七给我照看好了!不准出一点事!”

  • 去拿过&点一头

    “奥,好,好,热水手帕剪刀蜡烛是吧?我这就去拿过来!”云洛也慌了阵脚,跑出门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