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世扑朔迷离,童年时代经历过了国破家亡的彦又,初入江湖的他又将遭受怎样的江湖际遇?一个是风华绝代,万人追捧;一个是金国公主高贵的蛮不讲理;身陷矛盾的他将如何决择...... 帝阙草木深几许以及最新章乱世出英雄,靖康之后,北盛南衰,也有过岳武穆的天下无双,可惜名声太响,势力壮大的过快,终免不了功高盖主的流言蜚语,最终被奸相秦桧暗害于风波亭,武穆之后,再无英雄!。

  这边彦又初入江湖,对江湖礼节自然全然不懂,瞿老这一番话下来,自己竟不知如何作答,本来脸皮就薄,又很少和陌生人对话,脸上瞬间涨红。无天散人看了笑了笑,答道:“承蒙不弃,在下师徒二人路经此处,得遇瞿家后人,实乃大幸。小徒彦又,初入江湖,不懂规矩,惊扰了二位,还望海涵,至于名号么,江湖散人,不值一提。”见无天散人不愿提起自己的名号,二人也不强求。

  这小校震怒,却也没看清是谁扔的馒头,大叫到“谁,谁用馒头砸你爷……”剩下的一个“爷”字仍然没说出口,另一个馒头又不知从哪飞过来,把剩下的几颗门牙一并砸下来了,身边的几个官兵想笑又不敢笑,只是涨红了脸在旁边身子抖着控制自己笑出来。

  乱世出英雄,靖康之后,北盛南衰,也有过岳武穆的天下无双,可惜名声太响,势力壮大的过快,终免不了功高盖主的流言蜚语,最终被奸相秦桧暗害于风波亭,武穆之后,再无英雄!

  “师父,怎么了?”彦又不解。

  见师徒二人上来,瞿老二人也忙上去迎接,看到刚才的青年走在一个年近古稀的老者身后时也颇为诧异,因为他们竟然感觉不到这位老者修为的高低。凡学武之人,其修为都能从他的一言一行中看出端倪,如果从一个人身上完全感觉不到武学气息的话,那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眼前的人武学修为太高,你们差距太大;第二,眼前的人根本不会武功。要说瞿老也算是江湖上面一等一的高手了,自然不信这时间还有人修为高到让自己完全察觉不到,因为这不仅要求修为奇高,还要求此人有一颗洞穿世界的心,只有如此,才能达到古人所说的“天人合一”,完全自由的控制着自身的每一个毛孔的呼吸。他不信眼前这位老者属于第一种人,但是看在那位青年对其如此敬重的份上,想必也必有过人之处,也到没有怠慢,深深一揖。

  “彦又,你还记得为师平日教你要如何做人处事了吗?”

  绍兴五年春,金人南侵,余等奋起抵抗,略见成效。翌年,金帝完颜吴乞买亲率五万大军在此入侵,余等虽奋不顾身,然敌众我寡,朝廷衰微,终是节节败退,不日及抵采石矶,采石矶被占,则大宋屏障尽失,万忘无天散人出山主持大局,以定河山。九龄百乞。

  无天散人站起身来向瞿靖二人作揖:“山高水长,后会有期。”瞿靖二人也连忙还礼,四人在中军官惊怒的眼神中从容散去。

  彦又师徒二人不日来到临安城下,这几天天又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朦朦胧胧的雨笼罩着此时的帝都,像是在向他师徒二人倾诉一个民族的哀怨。临安依旧繁华,但是却再也找不回开封府当年的神韵了……

  “彦又,怎么又在发呆了,把前一个月教你的剑法演练一遍给为师看看”。背后响起了师父无天散人苍老有力的声音,彦又走神之际,师傅走来竟然毫无知觉,纵是师傅武功高绝,但是想起刚才自己毕竟是在想一个女子,彦又不由得顿时面红耳赤,连忙点头诺诺“是,师父!”无天散人虽然也感觉自己的徒弟脸上不对劲,不过却以为是彦又练剑所致。

  这边瞿老见他伫立窗口如此之久,而且眼中流露出惊叹的神色,也好奇心起,朝着窗口走过来一看究竟。纵是他一生纵横江湖,所见奇闻异事不胜枚举,也被眼前情景震撼猪了。两人无声的立在窗口半晌,不知过了多久,那绵长充沛的啸声终于止歇,他两才从那懵懵懂懂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二人对望一眼,均觉得羞愧难当,特别是瞿老,对方如此青年才俊,其一身修为竟然有隐隐赶超自己之势,自己苦练一声的控鹤功本就善于掌控音律,更是懂得刚才此青年施为的难度,自己这辈子没佩服过谁,此时也情不自禁的对眼前这位青年心生敬佩之意,一种英雄相惜的豪情也从心中升起。

  三年前与师傅去临安拜祭岳武穆,有幸得见晴兮,彦又的心中便再也抹不掉那一撇的惊艳,时间竟然还有如此完美的女子。如今三年过去了,山中无日月,猿鹿为玩伴,不知千里之外的你现在怎么样了。

  瞿老有意结交这位青年才俊,使出了自己成名绝技“控鹤功”,吐出一个“好!”字来,只震的站在他身旁武学修为稍微差一点的那位老者心中一滞,一口闷气堵在胸口,顿时难受之极。

  岳阳楼内,两个老者刚要举杯对饮,听到彦又的啸声,不由的脸色微微一变。

  彦又默默的点点头,他知道,这些年师父每天上千丈岩远眺北国,常常仰天长叹,其报国心切可见一斑,可是为了自己,他老人家却一直不理世事,单是这一点恩情,自己便万死难报。

  “大丈夫立世,一定要坦坦荡荡,上对得起国家,下对得起黎民,惩恶扬善,特别是生逢乱世,更是要以恢复中华为己任,驱逐金人,奋战到死,还我河山!”彦又从小就听无天散人教导,特别是驱逐金人,还我河山的思想早已深入骨髓,此番说来,自然是十分动情,也引得瞿靖二人刮目相看。

  “这位小友意兴勃发,仰天长啸,傥荡磊落,可否赏脸楼上一聚?”他有意不去夸奖彦又功力,因为他知道,在真正的高手看来,武学上的修为远比不上道德上的造诣那么重要,任何事物到了一定的阶段,就不由自主的和玄学、和心连在了一起,这也不得不说是殊途同归,因为万物的本源本是一样的。

  师父大号无天散人,可不是那些江湖骗子用来吓唬人的,江湖上能与师父比肩的豪侠寥寥无几,颇有几分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彦又听说师父原本不是叫这个名字的,只因江湖朋友这样叫惯了,反倒把原名慢慢的遗忘了,涉及师父名讳,他老人家不主动说,彦又自然也不敢问,跟师父这么多年,虽然朝夕相处,彦又对师父的底细却也不甚了解,只知道师父武功盖世,每天都要到附近最高的山峰千丈岩上北眺。

  江南丘壑到了初夏淅淅沥沥的小雨总是下个不停,五年前,同样是一个雨夜,临安城下的一瞥惊鸿,只怕再无缘再见,因为她光环环绕,众星拱月,能有一次邂逅已该知足,这样想着,彦又也就释然了。

书评(351)

我要评论
  •   只&朝天,

      只见无天散人闭眼仰面朝天,无声半晌,然后把一张纸条递给了彦又:

  • 彦又,&。”说

      “彦又,你随我来,有些事情你也大了,是时候告诉你了。”说完便走进了他们起居的草屋。

  • &哪一位

      “瞿老,您可听得出是哪一位江湖名宿在楼下长啸?”

  • 十!问&宿的地

      年不过三十!问话老者虽心里不信,但是碍于瞿老江湖名宿的地位,也不好反驳,只是起身往楼下望去。

  • 骨部位&同,异

      烤好刚打到的獐子,彦又如同往常一般把师父最爱吃的排骨部位切下,拿给师父。却见师父面色与往日不同,异常严峻。

  • 听到彦&声,不

      岳阳楼内,两个老者刚要举杯对饮,听到彦又的啸声,不由的脸色微微一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