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北宋风华不绝

    作者:楛木

    类别:历史 | 连载中

    编辑:无限诗情 | 在读:29203 人



 

 观南宋初年纪常扼腕叹息,噫吁戏!不能够以身相代。悲哉!  恰此间有闲暇,遂遣小白赴南宋,嘱之曰,汝此去,不可以噪音扰民生,不可以乱政情,见美女须柳下惠,视名利如陌上黄花,此去谨记,不可以使我华族文华绝断,再遭浩天劫难。老夫盼小白大功,英雄归,道路洒水扫杨威当务之急解除了,身体里种种不适又涌了上来。他睡着了。再睡一觉,醒了,身体的不适也就自然得到缓解了。这是他自己总结出的对抗身体在强烈运动中受伤所带来的痛苦,百试百灵的绝招。。

  这让他的境界再一次升华了。他执拗的这么认为;当然人生角色转换套用生物进化理论,这个过程有得到就会有失去,比如从爬行前进的进化到直立行走你就失去了哪根在你需要的时候能帮你平衡身体的尾巴。杨威也是。在他争取他认为更美好的过程中,他原本很严肃认真对待的婚姻解体了。他不认为在这个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都要活出自己的个性的时代里,还有柔情如水的女人。婚姻很悲哀的离他而去。让他更感到的悲哀的是除了孩子的赡养费,那个他认为自认是很了解的女人没有任何先决条件头也不回地离他而去。他不认为这件事是个打击,他自己认为自己不会被外来的事物所打败,自己的思想就象不锈钢那么闪亮那么坚强。这件事如果说有些许负面影响,那就是再有心情灰暗的时候再也找不到人可以对她诉说。他热爱上了能挑战自己极限的所有运动。拜专业运动员为师,完成了从滑翔飞行到高空无氧跳伞再到雪山的顶峰上漫步。他觉得自己就差一步,就完成了自己与自己的对话。所以他没听从海事部门的危险天气所有船只回港停靠的警告,只身一人驾着他的小艇,不自量力的想要完成自我交流。

  杨威当务之急解除了,身体里种种不适又涌了上来。他睡着了。再睡一觉,醒了,身体的不适也就自然得到缓解了。这是他自己总结出的对抗身体在强烈运动中受伤所带来的痛苦,百试百灵的绝招。

  想要凭一己之力克服所有困难的他,流着泪在漫天的海风带起的浪涌里苦挣苦拼苦挨。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的到这了。

  杨威缓慢的睁开了眼。自己明明在海上和风暴在玩命,怎么这会又在这了。头痛的不适反应让杨威立刻就想再昏昏睡去。可是口干舌燥,嗓子眼像着火让他无法忍受。半晌,杨威用快要燃烧的喉咙挤出一个字来,“水”。那个美妇从旁边人手里的托盘取过一个精致的茶盅,有两个十三、四的小美眉一个搂肩托背,一个趁杨威肩背刚离开床就往他颈后垫了一床丝被,两个人配合得如同行云流水,杨威愣是没感觉到有一丝的不适。那个美妇左臂轻轻地垫在杨威的颈后,右手把茶盅送到了他的嘴边,左臂又轻轻往下一沉,右手茶盅里的羹汤顺势就流入了杨威的口中。进入口中的羹汤淡淡的甜,浓浓的香,立刻驱赶走了他口干舌燥带来的烦恼。杨威闭着眼睛品味着口腔里舒适的变化,心里暗暗的一声长叹,这是真获救了!不过没有经历过海上的狂涛恶浪人如风中的树叶相对比,又怎能领略陆地上不动如山般安稳的美好。

  可是…这里不是医院,空气里没有那股子药水味。房间里的陈设也很古怪,要说是返璞归真,这种爱好没点实力可不是你想就行的。不对,刚才帮助照顾自己的人里也许、好像、居然有几个未成年的小女孩,童工?这里的主人怎么是这个这样子,这简直就是最卑鄙的犯罪行为啊!他心里一念至此,实在是忍不住骂出了一句粗口。屋子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包括他自己。这是谁的声音?怎么会是个小孩子的声音,杨威惊恐地紧紧闭上了嘴巴。刚才的声音明明是从自己的嘴里发出的,怎么会这样。他忍不住直接坐了起来,又是一次发自内心的惊恐和嘶吼却又死死地堵在了喉咙想发声却怎么也过不了声带这一关,憋的杨威从胸腔里发出呼呼声响。

  他慢慢的对这个妇人做了个他自认为不用担心的微微的笑容。缓缓的转动目光打量这个房间。妇人所在的这一方,面积不大,也就三十来个平方,床右手方的墙面有一扇很大的窗,整个窗用木格分开,贴着淡青色的窗纱,窗外透射进来的光线明亮又柔和,满室的暖光。只有建房屋的人极用心才能有这样满室的光线效果。杨威心里暗赞。床的左手方墙面挂着一幅劝学图。图画下摆放有两把长腿矮靠背带脚蹬的椅子,椅子中间还有个相同材质的茶几。正对着床的那面墙的两边悬挂着很大的一幅卷轴,一笔极俊的黄庭小楷抄写的道德经。黄庭小楷,舒张有致,好物件。卷轴下方陈放着一个稍窄的长条几案,上面摆设了两个淡颜色瓶颈细长优美的陶瓶,陶瓶里还插着像是刚采下的花枝,花枝上还挂着晶莹细小的露珠。房间陈设简单实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让人难察的高贵。杨威的眼光倒是被地上铺设的短绒地毯吸引住了,手工的羊绒毯金丝乌线不显张扬的极至华贵,做工极精细,质感都不用触摸,用肉眼看都能看出来。如果说字画类的东西他鉴赏不了,可这地上铺的这类绒毯他在后世可真的是见识过。不夸张的说这绝对是大会堂都没有或舍不得用的家伙,绝对是个好东西。问题是地毯上的图案怎么会带有龙图腾的图案。就算这龙有点走形,但杨威绝对不会认为是自己走了眼,他在前世很多的博物馆都见过这种类似图案的图腾。这东西可不是一般人家能用得起的。床的后面又是个仙人白鹤降福人间的很大的屏风遮住了房间后面的部分。

  杨威决定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在那里有白发的父母、如同天使一般可爱的女儿,那里有他爱的人。还有虽不尽如人意但也是自己辛苦打拼出来的事业,那里凝聚着他的才华汗水和他的美好时光。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他怎能甘心。可他又能做什么呢。

  也很奇怪这个小身体在这个妇人的安抚下很快就趋于平静,同时这个小身体里的天外来客杨威的魂魄却依然惊骇莫名。好赖这几十岁老魂魄的理智还在,这是借尸还魂,还是出了意识故障,自己怎么会和一个小男孩共用一具身体。他不眨眼的看着这个自称阿嬷的妇人,或者也可以说是这个小男孩的眼睛目不转睛的与这个阿嬷对视着。妇人看着这孩子漠然又有些惊恐目光,慢慢的拥紧了这个小身躯。在这一刻,孩子或是杨威从她的眼里读懂了满满的怜惜,还有一丝愤怒。这一刻杨威还仅存的一丝神智让他选择了闭嘴。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他闭着眼一点一点的在感受这个古怪的身体所有的反应。有体温,他甚至还觉得身上薄薄的丝被妨碍了身体温度散发带来的一丝不适。这就证明了这不是个鬼故事。他也能感知到这个小身体里原有的稍显模糊的意识,可他就是不能接受发生了这种离奇的事。

  他就不明白了,这明明就是一具小孩的身体,为什么会是这样?

  他就想不明白了,自己的上一段记忆还在那苦逼的战天斗海呢,怎么一下子就到了这了。我艹,不是穿越了吧,这种小说里的故事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自己是怎么来的呢。脑袋都快崩了,他也没想明白。但他觉得穿越这么不靠谱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在自己这种精英中的战斗机的身上。他,在他所从事的行当里算是成功了。他在享受了决策层的地位带来的愉悦同时,这个地位同时带给他的压力与挑战也如约而至,其中也不乏他身边亲密伙伴利用杠杆原理把压力的天平更多的往他身上倾斜。

  也是,不管谁突然间告诉你“恭喜你,你中了大奖,你换了个身体,换了个身份,换了个时空,你返老还童了,再世为人了。我靠,估计除了张小花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最起码会认为被人耍了。这也太搞了吧。

  身旁照顾他的那个妇人骇的紧紧搂住了他这具幼小的身体,轻轻地用一口带有吴侬软语的口音安慰着他“没事了、没事了阿嬷在呢,阿嬷在呢…”手不停的轻抚他的肩背,嘴里一边轻语呢喃的安抚着他,同时眼里又对旁边侍立的几人发出一个“出去”的凌厉的眼神,可能是这个妇人不想让别人看到这个小身体异常的失态吧。

  他又回过目光看着身边的妇人,缓了好久,他轻轻地问妇人“我怎么了?”

书评(496)

我要评论
  • 克服所&。然后

      想要凭一己之力克服所有困难的他,流着泪在漫天的海风带起的浪涌里苦挣苦拼苦挨。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的到这了。

  • 好久,&地问妇

      他又回过目光看着身边的妇人,缓了好久,他轻轻地问妇人“我怎么了?”

  • 白了,&么会是

      他就不明白了,这明明就是一具小孩的身体,为什么会是这样?

  • 了,身&适也就

      杨威当务之急解除了,身体里种种不适又涌了上来。他睡着了。再睡一觉,醒了,身体的不适也就自然得到缓解了。这是他自己总结出的对抗身体在强烈运动中受伤所带来的痛苦,百试百灵的绝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