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天驭灵动  灵动如仙科技  灵动望月仙  仙气灵动的美女  仙气灵动的名字  


 

 的话人死了,灵魂是否可以还在?的话灵魂死了,曾的感情是否可以还在?万物皆有灵,这亦是人的世界,是灵的世界。 天地灵气动天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百余年来,被路人踩得长不出一丝青苔的青条石板路贴着土面延展,穿过大街小巷,歌台酒肆,小桥流水,一直延伸至镇郊的章台寺。平日里这章台寺香火鼎盛,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因而路旁尽是小商小贩,看相算命的,说书唱曲的,不一而足。至于卖香烛元宝纸钱之类的,更是俯拾皆是。特别是赶上今天恰是浴佛节,正有无数的香客来章台寺祈福还愿,正是行人熙熙,商贩攘攘,好不热闹。如同天上的炎阳般肆意的挥洒着喧嚣。。

  说罢少年从屋里拿出一包物事,包袱里有九面巴掌大的圆形铜镜,镜子背面饰有祥云烈火水波等各种纹饰,铜镜上一尘不染,光滑明亮;还有一张符纸。贾三接过包袱看了看镜子,又拿出符纸来塞进怀里贴身放好,说也奇诡,贾三收了这护身符,眼皮竟然不跳了,贾三心里暗喜,慎而重之细细的包好包袱,对少年一抱拳道:“小道长放心,包准办得妥妥帖帖的。我这就告辞去了。”说罢便离去了。符笛看贾三走远了,才转身对着耳室说道:“出来吧,你这鬼灵精。”

  “我们江陵是天师道的地盘,他们难道不怕?”

  却说此时正有一身穿铜钱纹华服的老财携一干家丁佣人刚好从章台寺出来,一齐朝自家凉亭涌去。这财主姓赵,人称赵员外,又由于平日里乐善好施,做了不少修桥铺路的善事,故而又称赵善人。赵员外刚到自家赵字廊亭,却见廊亭里已有两人在,此二人相貌阴隼,穿一身奇异服饰:头冠之上遍插鸟羽,围上一圈蓝黑条纹头巾,上着兽毛坎肩,下穿麻衣布裤,足登绘满蝎子的褐色皮靴,外罩一件斜肩皮袍子,手上戴着皮手套,腰里别了一串的袋子。袋子颜色各不相同,鼓囊囊的。赵善人心中虽不悦,但雨水当头,没言语便走进了凉亭。

  “试探?不知如何试探法?”

  “要去你自己去,赵善人平时待人和善又没老爷架子,还经常布施,半夜三更把人吵起来多不好意思。肯定是你自己眼花,虚惊一场,大伙都散了吧各回各家。”

  “所以我选在端午正午,就是想借用天时,且看看是什么魑魅魍魉。”

  “小道长救我,我碰上邪祟了。”

  此时早有人去章台寺请人去了,没过多久,一小厮领着一须发皆白的老和尚出来了。老和尚头顶戒疤衣着朴素,正是无为大师。众人见无为大师出来,纷纷见礼,老和尚也高唱佛号还礼,快步走上前来,众人自动让出一条道路。老和尚看了看晕倒的赵善人,运目凝视,目光明灭,似乎透过了冥冥,在看什么稀奇的物事。而后走上前用右手单指搭住赵员外的脉搏,口中咦了一声。过了一会又运目四处观望,似乎是在望气一般,众人不明所以。

  “我且去会一会。”符笛说罢就先一步走向了赵府宅邸。

  “听你胡说八道,我看像是南疆的巫师,他们杀人都是无影无形,一不小心就着了道。”

  “听说黄天师云游去了,不然哪来白天就敢作恶的邪修?”

  贾三和符笛正聊着,前面队伍停了下来。原来已经来到了镇西赵员外的宅子。领头的跑到鬼船前,对着符笛道:“恩公,正是这里。”

  到了正午,忽而听见街上敲锣打鼓,还有人高喊开船了的声音。贾三站在门口看,只见街口一群人拐将过来。前面领头一人身上挂了一圈的菖蒲,身后跟着两列人举着旗子开路,紧跟着后面是一辆四轮木板车,车有前四后四共八个人拉着推着,车上放一艘用纸草扎成的旱船,此船有真实的乌篷船大小,船前还端坐着一个少年,少年穿一件道士的七星袍,扎了道士发髻,少年手里拿了三支燃烧的香。贾三纳闷,今年的迎鬼船似乎与众不同?要说江陵临江,何以不去赛龙舟,却有迎鬼船的习俗?其实江对面即是北朝,江面早已经被大军封锁,等闲难以接近。贾三等人群走的近了,定睛一看,那少年竟然是自己见过的小神仙,不禁问向邻里:“今年的船怎么这么大,还有个少年道士?”

  太阳蒸干了雨水,除了空气中的丝丝泥味,几乎没有任何痕迹。

  “怪哉,怪哉。”,老和尚念叨,继而拿出四张符纸来,分别贴在亭子的四根柱子上齐人高的位置。只见老和尚走到赵善人身边,双手合什,口中念念有词,四张符纸上的符文同时亮了起来,亮光互相勾动,摆出一个“卐”字形,十字交叉点向下正对着赵员外发出一束圆光,光圈覆盖住员外全身,同时隐隐伴有梵音清唱。此时赵员外的身体似乎通透了,竟显出一副骨架的影子来。众人啧啧称奇。

  “难道赵善人有古怪?”

  转眼已到了五月,暑气渐起,天气渐渐闷热了起来。农人们坐在树下趁着凉拉着家常,凉风吹过稻田,水稻如浪翻滚。正是梅黄桃红杏儿肥,柳青水绿春色老。到了夜晚,明月悬空,孩童们嬉闹着追逐萤火虫,四周亮着灯火,蛙叫虫鸣不绝于耳。到了半夜,天气渐渐变凉,人们都纷纷睡下了,此时只有“咚!——咚!咚!”的打更声在夜色里飘荡,提醒着人们夜已深了。

  “是整个宅子都有古怪,我问过赵府附近的邻居,他们说看到过赵夫人半夜乘轿子出镇。而且到现在都没回来。”

  “你别着急,且说说出了什么事,什么邪物?”

  “这就是蹊跷的地方,不过两边事情一对照,我还是有些头绪的。今天便去会一会赵员外。”

书评(103)

我要评论
  •   “&么可能

      “是说呢,明天再说吧,像赵府这样大老爷的府上都有镇宅的物事,怎么可能有这脏东西,回吧。”

  • 而镇西&月夜,

      忽而镇西传来一声尖叫,划破了夏天晴朗的月夜,在寂静的夜晚格外的刺耳和突兀。

  • 了雨水&几乎没

      太阳蒸干了雨水,除了空气中的丝丝泥味,几乎没有任何痕迹。

  • 生活是&闻,不

      普通人的生活是平凡而又简单的,人们很快便遗忘了这场雨。茶余饭后偶有传闻,不过妄语妄言而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