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紫中万劫为什么成魔  万劫千番只自然  万劫千生到此生  万劫魔宅坐标  万劫千生得个人  万劫千番的意思  千磨万劫还坚劲  千难万劫近义词  


 

 

  暴雪初晴,在天门山法云寺的山路上,张太平已经在积雪中趴了五天了,虽有一身内外兼修的武功,但也被冻得手脚发麻,浑身僵硬。为了不惊世骇俗,不伤及无辜,不在佛门圣地杀生,张太平选择了在寺外雪中伏击。第六天过去了,刺杀的目标惠仁和尚还是没有出来,到是有二个小沙弥下山购买了点粮食,从张太平身边经过。

  张一帆听了街头巷尾关于自己儿子张太平的议论,也暗暗发愁。自己的儿子才二岁多,兆兴城就没人肯教(能教)他读书了。总不能让二岁多的孩子去参加科举乡试,去考个秀才,举人的吧。再说了,就算自己愿意让孩子去参加科举考试,科举制度也不允许二岁多的孩子参加的。父母为了孩子太聪明了,读书太快了而发愁的,张一帆张大员外估计是千古以来第一人了。好在孩子还小,先由他去吧,等孩子大了,再让他去考取个功名为张家光宗耀祖。

  兆兴城附近虽然有几个武林门派,但想要让张太平入门派学武,也不是张一帆这一个不会武功的大财主,大善人,说了算的。这些武林门派,都是每年春天三月份,才举行招收门人的考试的,经考试合格的才招入门派。

  张太平,出道三年,执行的大小刺杀任务十二起。其中名震关西的万马堂堂主楚云飞,河洛绿林大盗刘啸天,云南五毒教的五毒真人蓝星星,这三人在当世武林中,都属一流高手,都乃是穷凶极恶之人,在张太平手下走了都没超过三招,皆被追魂夺命一枪封喉。一时张太平名声鹊起,“绝命无双,太平一枪”,成为了武林第一杀手。

  “张小友,这是后话,你以后自然知道。我们先审一下你的前世,判定你的来生,履行下阴司的手续。”陆判客气的说道,“张太平,华夏大陆武林人氏,虽然你杀了一十二人,但这十二人都是穷凶极恶之辈,惩恶即是扬善,你非但无罪孽还小有功德,现判你来世,仍投人间道,投胎于惠龙大陆,张一帆员外家中,明早带着这佛珠喝过孟婆汤忘记前世经历,就投胎去吧。”

  不一刻,一鬼差送来了生死簿,陆判翻看了一会,说道:"奇怪了,张太平,你阳寿二十二年,你本不该十九岁就身亡的呀,把你的死亡过程说来听听。”

  小男孩跑到张一帆的面前,“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爹,孩儿给你磕头了!”

  张一帆,张大员外见众人提前回来,正感奇怪,莫不是自己这聪明绝顶的儿子,又有啥惊人举动了?

  张太平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一府衙的大堂上,堂上坐在一个白面书生,大堂二边站着八个牛头马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陆判竟喝醉了,趴在酒桌上就睡着了。

  “你现在是在冥界的判官府,我姓陆,大家都叫我陆判。”堂上的白面书生介绍道。

  张太平正是这个杀手世家的第十八代传人。他四岁开始习武,父亲张大林也是他的第一个师傅,家传七七四十九路追魂夺命枪,六岁时已经练得滚瓜烂熟,炉火纯青。七岁开始修习佛门内功绝学“易筋经”,八岁学习轻功“八步赶蝉”心法。十六岁一身内外兼修的武功大成,在家族十八代弟子比武中夺得第一,成为第十八代“绝命”的执行者,在江湖上行走,执行刺杀任务。其他的弟子则承担起,打探消息,接受刺杀任务,谈判刺杀价格等幕后工作。

  张太平轻唤几次,都不见陆判醒来,百般无聊中便起身在房内转悠,看到书桌上,放着文房四宝,一本《地藏菩萨本愿经》,便随手翻阅起来,几万字的经文,那知居然能一目百行,过目不忘。暗自奇怪,自己的记性没这么好吧,就欲唤醒陆判问个究竟。一抬头,看见那颗黑色佛珠就放在桌上的一个玉盒内,好奇心大起,伸手拿起佛珠想看个仔细,手刚握住佛珠,七彩霞光涌现,张太平的魂魄和那颗佛珠都消失了。

  “好,你等着!”赵家少爷带着家丁灰溜溜的跑了。

  “算你狠,今日我们认栽,那花灯我们不要了,你可敢留下姓名,荣我日后报答!”赵家少爷悻悻的说道。

  “小友,你杀的十二人中,有一绿林大盗叫刘啸天的,是我前世的仇人,故而备酒为你饯行。”陆判言不由衷的答到。

  一行五人灯会也不逛了,直接打道回府。

  那青衣汉子史茂全,闻声看了一眼张太平,转身买了花灯,扬长而去。

  第八天,目标还是没出现。

  “娘,没事的,你让张仁叔叔抱着我,远远的看就行。”

书评(223)

我要评论
  • 审前生&吧。”

      “不错,你已经死了,你的魂魄跟我们走,去阴司地府,审前生判来世,转世投胎去吧。”身边地下突然冒出的牛头马面说道。

  •   人&今天终

      人界终南界面的惠龙大陆上,兆兴城,张员外府里。丫鬟,女仆,接生婆忙个不停,张夫人怀胎三年零六个月,今天终于生养了。

  • 已经做&平喝孟

      七彩霞光涌现的同时,陆判居然醒了,看着张太平和佛珠一起消失,已来不及采取任何行动了,还是赶紧去禀报阎王,所吩咐之事,已经做完,只不过出了点差错,没给张太平喝孟婆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