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公主墓出土照片  高阳公主是谁生的  唐朝高阳公主怎么死的  武媚娘传奇高阳公主扮演者  高阳公主的儿子到底是谁的  高阳公主小说  


 

 柳笙再次穿越回永徽,阴差阳错下,与一位合浦公主相识相恋,虽然在赐婚前夕,李世民却为女儿改了封号,是为高阳公主。面对自己历史上最有名的淫妇,柳笙该何去何从,答案,尽在本书。  好吧,这么写简介,所以很有诱惑力了吧。  嗯嗯,顺道,本书是历史休闲剧,一切与入目的,是一间略有些昏暗的房间,并没有灯光。借着这不强的光线,可以看到屋内的摆设,一张木桌,摆在窗前,上面放着一些笔墨纸砚,旁边还有一个书架,摆着不算多也不算少的书卷。其余的,便也没什么了。。

  柳笙尴尬道:“这个,,,确实不记得了,在下如今除了家中母亲,其余的事情,都不太记得了。”

  又翻了翻书架,却只见上面的书都十分的破旧,纸张都已发黄,而且每本的笔迹也都并不一样,甚至可以看到错别字的修改痕迹。轻轻一嗅,隐约还能闻到墨香,应该是手抄本。

  柳笙无语的撇撇嘴,自己前世课堂上这么说话,也不在少数,从来没有问题,就算有问题,老师也不会在意,想不到如今反而成了一桩事由。柳笙自知理亏,也不顶嘴,只是低声道:“夫子言重,学生知错了。”

  最后,自己附身的这家人,似乎并不十分富裕。以自己对古代的了解,刚才看到的那个小小的庭院,搁在现代还算是值钱的宅子,在古代,就只能算是一般而已。

  首先,自己似乎是穿越了,而且如果不错的话,似乎是在唐朝的贞观十五年。

  在房间的一角,终于找到了,不过,是一面铜镜,十分的模糊。镜中隐约可见一个模糊的人影,一头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后,面目并不清楚,但是似乎十分的俊秀,并不是柳笙原来的模样。

  前世的柳笙,对于古典方面,也算是有一定的底子,但只是业余爱好而已,离可以科举的水平,那还差得远。如今听到娘亲似是宽慰,其实暗含期许的话,柳笙心头苦笑,却仍是答道:“娘亲放心,孩儿定当努力。”

  基础的经文经义,早在几年前,柳笙还未穿越而来的时候,就已经讲过了,所以柳笙在家,白看了几天的四书五经。至于诗赋和策论,柳笙对于作诗的平仄对仗,还是懂得一点的,而且前世因为喜欢古典,因此也背诵了大量的诗词。

  妇人正在洒扫庭院,闻言溺爱的看了柳笙一眼,便笑着应了,放下手中的东西,来到柳笙的房内。

  而柳笙这么做,一方面是自己确实还挺感兴趣,而且也确实需要对于一些东西做一些最基本的了解,而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过两天即将到来的学院生活。学院是必须要去的,而到时候若是夫子考察自己的课业,结果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那不光自己难堪,更是是要伤透王氏的心。

  捏起床边的长袍,还有一堆散碎的零件,柳笙艰难的把它们套在身上,花了半天的时间,才系好所有的系带,打理好所有繁琐的细节。这时,柳笙看着,才算是像那么回事了。

  事实上,柳笙如今还在一个书院里上课,这次也就是生病,夫子才特意准了几天假,如今病好,眼看便要再重新开始上课了。

  这时旁边一名学子也是阴阳怪气的接口道:“柳公子生的如此风流倜傥,学业倒是其次的,只要靠着这幅皮囊,俘获哪家小姐的芳心,以后飞黄腾达,也是易事。”

  然后,自己真的还叫做柳笙,没有改名字,只不过多了一个字,字怀云。虽然柳笙对自己的字竟然是怀孕,十分无语,但是所幸这个时代的人,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么邪恶,因此也还将就着可以用。

  此时突厥已灭,吐谷浑也被打残了。李靖早已年老,不再参与朝事,长孙无忌还正是壮年。其他如杜如晦已经早逝,房玄龄年纪也是不小了。其他文臣武将,也都差不多退休了。整个唐朝,此时一片平静,却日益蒸蒸日上。

  柳笙长嘘一口气,知道眼前这关算是过了,便随着林轩一路进了大门。来到学堂,只见是一个不大的教室,坐着二三十人,每人面前一张木几,上面摆着笔墨纸砚。众人都在读书,对于柳笙二人的到来,也未见什么反应。

  思虑一番,夫子便也就和蔼的开口道:“柳笙,正好我也借此机会,考察一下你的课业,不用紧张,无论好坏,作上一首,今日便算你无事了。”

  林轩面色难看的端正着坐姿,理也不理柳笙,而柳笙在叫了几声发现没有回应后,也终于明白了事情似乎有些不对,便回过头来坐直了身子,但,为时晚矣,刚一扭过头,迎面便对上了夫子的目光。

  幸运的是,柳笙附身的此人,生的一副好皮囊,虽说身子虚弱,但是卖相绝对一流。面如冠玉,唇似涂脂,身量也是不低,只是有些瘦弱,再配合柳笙如今的气质,倒真的有些温文尔雅的书生气质。

  问了片刻,夫子到了。两人便暂时停止了问答,正坐了身体,开始听课。

书评(97)

我要评论
  • 两人便&。

      问了片刻,夫子到了。两人便暂时停止了问答,正坐了身体,开始听课。

  • 倒是其&皮囊,

      这时旁边一名学子也是阴阳怪气的接口道:“柳公子生的如此风流倜傥,学业倒是其次的,只要靠着这幅皮囊,俘获哪家小姐的芳心,以后飞黄腾达,也是易事。”

  • 当柳笙&傻眼了

      但是,人生何处不乌龙,此处不龙彼处龙。当柳笙来到了传说中,长安城最好的书院,白鹿书院的门口时,顿时傻眼了。

  • ,正面&的看着

      回头一看,却是一名年轻学子,正面带疑惑的看着柳笙。

  • 诧之色&我讲解

      那个学子面见惊诧之色,张大了嘴,良久说不出话来。柳笙又开口道:“兄台,若是方便,还请给我讲解一些,在下感激不尽。”

  • &轩面色

      林轩面色难看的端正着坐姿,理也不理柳笙,而柳笙在叫了几声发现没有回应后,也终于明白了事情似乎有些不对,便回过头来坐直了身子,但,为时晚矣,刚一扭过头,迎面便对上了夫子的目光。

  • 脸的阴&笑,柳

      看了看夫子带着和蔼和鼓励的眼光,和林轩在旁边担忧的神情,还有庄毕仁一脸的阴笑,柳笙轻轻一笑,铺开一张白纸,拿起了毛笔。

  • 仁的心&但是有

      至于庄毕仁的心思,自然便是趁柳笙写出烂诗之后,大加嘲笑一番了,但是有夫子坐镇,倒也不怕他说太难听的话。

  • 毕仁自&好的呆

      庄毕仁自然不会知道,眼前这个他自以为只是皮囊好的呆小子,如今灵魂已经偷天换日,换成了另一个柳笙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